第 13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5月17日下午7时,外城供给站广场出现寄生类怪物入侵事件,系新型寄生方式。审判庭已针对该新型寄生方式补充审判细则。目前基地内危险已被排除,请居民放心出行。”

“为提高审判准确度,保证审判者全程在庭,今日起城门开放时间缩短为上午8-12时,下午2-6时,请注意回城时间。”

“据灯塔观测,节肢类怪物、寄生类怪物繁殖季提前开始。为防止空中入侵,基地超声驱散仪工作强度提至iii级,第二平原、第六盆地、西南峡谷危险等级更新为四星。请注意野外安全,做好全身防护。相同消息已投放至野外各队伍。”

“5月17日下午7时,外城供给站广场……”

三条广播循环播放,肖老板抬手,啪一下关掉,低头继续打磨模具。

安折仍然在那个角落里种眉毛,但这次不是普通的种眉毛,肖老板在人偶空白的脸上用灰色笔画了具体的形状和走向,他是在练习给审判者的人偶种眉毛。

杜赛死了,但经由杜赛介绍的那笔订单还要继续执行,因为肖老板已经得到了一半的定金——他们之前商议好的交货时间是一个月后,店铺送货上门,地点是6区13号建筑的一个房间,到那时候,雇主会把另一半货款也付齐。

陆沨的眉色和发色一样,是纯粹的黑。很鲜明的一种颜色,长眉微微斜起,成一个轮廓鲜明的眉峰,而后渐渐变窄,末端收拢成薄而锋利的眉尾。光是这一对眉毛,就花了肖老板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描画。拿到人偶脑袋后,安折不仅要严格按照模板种眉毛,还要时不时抬起头来去看面前支着的平板电脑上一张陆沨的侧写照片,核对有没有出现误差。

这块平板电脑是今天上午七点钟,那个买手机的黑衣服小青年送来的,说是哈伯德先生送给肖老板的礼物。

送完礼物,他还瞧了安折一眼:“嚯,你找了个好活,现在有钱找我买手机了吗?”

安折感到很抱歉,他的工资只够喝土豆汤,只能回答他一句“没有”,小青年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他送来的平板电脑里存了几张陆沨的特写照片。大多都是昨天这人在黑市巡防的时的样子,角度很合理,其中一张还有安折出镜,不过照片的焦点在陆沨身上,其它地方都很模糊,他只是照片角落里一个白色的影子,前面摆着一碗土豆汤。

肖老板“嘿”了一声,道:“哈伯德在黑市手眼通天,搞到几张审判者的照片还不是小事。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照片拍得好,也能做个差不多。”

说罢,他又把照片来来回回划动几遍,道:“这张脸真能让女人发疯。你喜欢他吗?”

按照人类身体的生理性别,安折不是女人,所以他没有发疯,只是觉得很难受。他对这位审判者有点生理上的恐惧,这座人类基地里,只有陆沨怀疑过他不是人。安折想,假如有一天自己死在人类基地,那一定是被审判者开枪处死的。

他说:“我不喜欢他。”

“那你是反对党咯。”肖老板说:“我最讨厌反对党,我上一个徒弟就是。”

安折:“为什么?”

肖老板:“他拿着我的工资,竟然有脸每周都请半天假去游i行示威。”

安折:“……”

“我也不是反对党。”他道。

“我不管你是反对党还是拥护党,”肖老板语重心长:“不请假就可以。”

“我……不请假。”安折说了一声。

面对肖老板听完这句话后脸上露出的慈祥笑容,安折试探问:“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经过他这些天来的观察,

肖老板的店面其实不算小,角落里有几个闲置的货柜,货柜与货柜间可以住下一个人。

肖老板问:“怎么了?”

安折知道基地中的人一般不会轻易搬家,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会被统一分配住所——当然,住不住又是另外一件事了,绝大多数佣兵的一生在野外度过,地下三层的男人和女人们也很少回到自己的家。

但他实在是不想回117号建筑了,乔西的纠缠让他很疲惫。

“我的邻居。”他给肖老板解释道:“他总是……”

还没等他找到合适的措辞,就见肖老板了然地挑了挑眉:“他想和你上床?”

肖·斯科特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情,安折确认。

“并不是。”他否认:“他只是一直想接近我。”

肖老板:“这和他想和你上床有什么区别?”

“有的。”安折认真回想乔西的所作所为:“我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

有些事情,没有办法和肖老板说,只能用“我”去代替“安泽”这个名字。

“我和他一起长大,是邻居。我给城务所的报纸投稿,有一点稿费,他在外面当佣兵,有时候我没有钱了,或者他没有了,就会互相照顾。”安折道。

“但是后来,我想考供应站,他不要我考,说……太难了,要我和他一起去野外,做一点轻松的工作。”

听到这里,肖·斯科特嗤笑了一声。

安折看向肖老板,想得到他的一些评价,他想不明白乔西为什么要那样对安泽:“为什么他要这样?”

肖老板拿着一根人偶的手臂,一边拿一枚小矬子打磨它,一边道:“你考上供应站以后,脱离平民,出人头地,他怎么办?他这辈子就是个普通佣兵,你还会跟他一起过吗?”

说到这里,肖老板又抬起头看安折一眼:“说不定,你一进去,就能勾搭上供应站的高官,他可占不住你了。”

但安泽不会这样。

安折道:“我不会。”

“你不这么做,他也会这么想,”肖老板完成了一枚指甲的抛光,喷好清漆,转向下一枚指甲,“谁能说得准呢,人就是这么难看。”

“所以,你呢,千万别跟这种没出息的人搅在一起——”

安折垂下眼,他觉得肖老板确实是一个好人,一个好的长辈会给年轻的人类提供未来人生的指导,有时候深渊里一些群居的怪物也会有这样的行为。

但紧接着,就听肖老板下一句道:“你呢,好好在三层留意着,找个大佣兵队的头儿,哈伯德那种级别的,保管他见你就绕道走。他要是还敢找你,就喊你男人揍他一顿。不是男人也行,ar1104的女队长,见了你肯定喜欢,但是她长得像个猩猩。”

安折:“审判者的手指比这个要长一些。”

肖老板大惊,骂骂咧咧开始返工,无暇再给安折提供人生指导了。

看着埋头修补的肖老板,安折笑了一下。

——他就这样在地下三层住了下来。

没有了乔西,世界清净了很多。安折预支工资买了一张折叠床,住在店铺角落里两个空货架之间,晚上,人偶的四肢、眼球、头颅都能陪他睡觉。偶尔出去的时候,他也会被佣兵拦住询问价钱,不过肖老板教了他一句很有用的话——“我有人了”。这四个字能应付所有佣兵。

实际上,他所有的只有一具还没成型的人偶,这人偶还在日复一日地打造下,长得越来越像陆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