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没有答案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石像之上的红焰,在李元回头的瞬间,全部被石像吸收,其上裂缝,越来越多,一道道红芒自那些裂缝内散出,这红芒内,带着一股血腥的味道,显然是之前葛虹之血。

这些红芒内仿佛蕴含了强大的气息,散出之际向着前方铺展开来的画轴凝聚,只是,在那石像的双眼下,此削,却是同样有众多的裂缝出现,那红芒透出时”远远看去,仿若有一种错觉。

似乎‘这仙人石像,留下了两行血泪

“。我我错了么‘”李元怔怔的望着石像,喃喃自语,眼中露出迷茫。

王林目中冰冷,这李元本身并不可怕,只有问鼎大圆满的修士,王林战之容易,但在这李元体内,却是有一股极强的气息,这气息来自其奴印!

因为这气息的存在,才使得此人身上总是给人一种神秘感。

这气息,王林很是忌惮,他第一次发现这气息存在是当这李元在石像下道出因果时,那突然出现的抽括,那短短的瞬间,便全身湿透的一幕”落在王林眼中,却是意义大不一样。

在那个时候,他只是把此事记在了心中,一直到葛虹死前的目坐j落在了石像之时,王林立刻,脑中如电光刮过,一下子便有了明悟。

葛家,是那仙人之后!至于李究,或许真的是无辜,因为其先祖的一次冒失,使得整斤,家族衰败,成为了世世代代的奴仆、贡献寿元与修为,缓缓地使得那不灭的仙魂”慢慢的恢复。

李家之人喊许真的想要反抗过,但显然,每一次,都是失败,一直到数万年前的那位李家先祖,此人给了李家希望,但奴印经过了数万年的积累”在滋养其主的同时,隐藏在其内的仆魂,同样苏醒,这便有了那李家天资绝伦之人。

于是”明里解开李家奴印,实际上,则只复活其主。

那厂次的失败,王林之前真的以为,是葛家之人上出现了变故”但一直到了最后,他分析为何这李元一定要找上自己时,却有了不同的猜测。

按说对方准备应该很是充足,也不可能算封到进入雷之仙界后会遇到自己,这一切”在王林看到了那石像与想明白了李家乍葛家之间因果后,却是恍然明悟。

因为对方看到了他与阴虚修士一战时,使用出的因果之鞭,所以,这李元才会选择了自己。

因果之鞭,抽的,就是因果!

数万年前第一次轮回之身的失败,其因不再他,不再法器,不再葛家,而是那仙人石像的不愿”他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复活,以断绝血脉的代价,复活被封印的魂,这”便是果。

可以想象,复活仙人,绝非葛虹一人血脉就足够,恐怕此时此刻,,在雷之仙界外的葛家,也正在进行着某种以死亡为代价的祭献。

这因,就是那仙人石像的复活,这果,抽去的,便是其魂内那抵抗的不愿。

仙人之魂,岂能那么简单,以因果之鞭抽之,怕是连同王林自身,也会陷入其内,生死未知。

若此事没有自己出现,那李元,有了第一次失败的准备,定然也有方法,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成功,所以此人之前说,他有七成把握,而有了因果之鞭,则是九成。

王林大胆的猜测,这李元的储物袋内,说不定,也有一件类似因果意境法器的宝物!

这也解释了,为何葛家自数万年前失败后,不知以各种方法仍然保留了三件法器,并且没有丝毫的隐藏这个消息,而是换了一种说法,使得全族之人都知晓。

他们的目的,便是等待,等待李家奴印仆魂的第二次轮回。

所以,李元去了葛家之后,才会如此顺利,只是,王林又想起了这一路上李牙,对待葛虹的种种,前后之事多次给他一种好似换了个人的感觉。

结合石像下李元道出因果时的异变,他更加证实的自己的猜测,真正的李元之魂,并没有消亡,依然存在。

李元的体内,准确的说,只有一个魂,只不过这魂内,却是有两种意念”厂种是真正的李元,而另外一私,则是奴印内的残魂。

相互冲突之下,使得李家的禁制,没有发挥出其该有的全部威力,所以,每次这李方施展禁制,都会有些崩溃,梅花十八禁如此,破灭禁化作的黑线也是如此。

明悟了这一切,王林身在山河内,盯着一脸茫然的李元,没有说话。

他觉得这李元”,有些可怜。

他,是一个忠仆,为了让主人复活,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就如同在那通过石像手印中虚幻的画面里,主人身亡,站在剑尖之上的仆从,回头时那悲伤茫然的双眼。

剑柄之上的主人,已经不再,这世间,仿佛只剩下他,站在那当,尖……,

无数年的等待,两次轮回之身的祭献,可最终,还是逃不出因果。

李元怔怔的望着石像一跪在了地上。

“。主人我‘我真的错了么”

此刻的石像,其上的裂缝越来越多,密密麻麻之下,妙爷威武不?上面的红芒更是浓郁至极,辉映之下,其眼下的血光,也浓了起来,相互凝聚在一起”如同真的血泪。

“为什么你不愿意苏醒我只是想,剑柄之工不再空,主人永远可以站在其上,我站在剑尖,为您征战天地‘”李元喃喃自语,眼中露出一股化不开的悲伤。

王林站在山水之中,默默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他与这李元,没有生死之仇,此煎暗叹,收起了因果之鞭。

“。因其极端的偏执,造成深深的迷失,此人信念在数万年前第一次失败后”便已经有了不稳,眼下这第二次,破损的信念,已然境塌。

石像之上的裂纹,越来越多,甚至连那石剑”连同剑尖之上仆从的石像”也全部如若龟裂,阵阵红芒从其内透出,远远看去,映照了半今天空成为一片霞光。

石像红光之浓”不断地闪烁,到了最后,只见那石像的光芒,缓缓地延伸,被飘在其前方铺展开来的画轴吸收。

开始时”画轴吸入的红芒并不多”但随着其吸收,越来越多的红光从石像内透出”不断地融入画轴内。

到了最后”那红光几乎连成了一片,迅速的涌入画轴中,刺眼的红芒闪烁不断,这奇异的一幕,让跪在地上的李元,呆滞的双目蓦然间爆出兴奋的精芒。

“。主人……”,

红光越来越多”没有丝毫的外泄,姆口被吸几画轴内,渐渐地,石像的裂缝内,那红光黯淡,仿佛其所有,都散发出来一般。

最终,当最后一道红光从石像内飞出,落入画轴之时,那整个石像”蓦然一颤,好似其内失去了魂”变得不再灵动,而是极为平凡。

吸收了全部红光的画轴,散发出刺目的光芒,这铺展开的画幕,边角之处缓缓的升起一团红色的火焰,使得这画幕,从边缘位置开始了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