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青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王林收回目光,眼中的悲哀王平看不到

没有人知道,他不让王平修道的真正原因,孙泰不知,王平不知,只有王林自己,才明白,这一切的根本

他是无法去对王平开口,为了王平,他不能……这一切,与柳眉的死,无关……

心中的叹息,王平同样听不到

目光落在车窗外的原野,王林沉默

马车内,王平同样如此,父子之间的沉默,渐渐的越来越浓

许久,王平转过头,望着自己的父亲,从侧面看,父亲脸上的皱纹多了,他心中升起不忍轻声道:“爹,我错了”

王林转过身,和蔼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祁水城,是冉云星上三大帝国中大秦的副都之一,仅次于京都的繁华,再加上临近河川,使得此城,极为热闹

马车驰入城内,在驿站停下,王林父子二人,下了马车,来到了这繁华的城池

如此热闹的大城,是王平前所未见的,他看着四周,好似把之前不愉快全部忘记

城东一家颇为华丽的酒楼内,王林迈步而进,酒楼的伙计连忙上前,笑脸相迎,带着他父子二人在大厅靠着窗户的一角坐下,不多时,酒菜端上

许是因为王平的相貌太过英俊,他坐在那里,立刻便吸引了酒楼大厅中很多女子的目光,对于这些,王平少年时间在村子中便早就习惯

王林没有动筷,而是拿起酒喝了一口,神色平静,至于王平,也是浅尝则止

“从今以后,我们便在这里生活,一会先去买个宅子”王林放下酒,平淡的说道

王平点头,笑道:“爹,这里不错,看惯了山水大海,看到这热闹的大城,很是有种恍然入世的感觉”

王平声音刚落,一旁的桌子处,便传来一声嗤笑

这桌子上坐着三人,一个苍发锦衣老者,样子颇为威严,双目虽说略有昏暗,但开阖之间全身却是有一股贵气涌现

他旁边坐着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那位英俊不凡,器宇轩昂一身紫衣穿在身上,有金线环绕刺绣,看起来,是名贵不已

至于那女子,约双十年华,一头青丝如瀑,虽非绝美,但却颇有一股飒爽

那嗤笑者,便是紫衣男子

“这傻小子倒也有趣,许是第一次来祁水城,居然还卖弄一些什么见惯山水,出世入世的学问”紫衣青年对着身边的女子,轻笑道

他的话语并未低声,半点不落的传入王平耳中,王平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至于王林,则是拿起酒壶,喝了一口,目光好似随意的扫了一眼那桌子上的三人

那女子同样秀眉一皱,轻声道:“好笑么?”

青年笑道:“青宜师妹,为什么不好笑”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厌烦,把头扭了过去

青年冷哼一声,他刚才之所以耻笑王平,正是因为在王平进入时,眼前这个一向冷淡的女子,居然抬头看了一眼

以他的身份,若非是为了这个女子,岂能来到这里吃饭,此刻看到对方如此表情冷哼中转过头,盯着王平

“这样的相貌,若是生在一个女子身上,定是绝世的妖娆,可惜,却是在一个男人身上,可惜了……不过做个娈ji倒也适合”紫衣青年平缓的说道

一而再的挑衅,使得王平放下筷子,转过头,望着紫衣青年,平静的说道:“好一副堂堂的相貌,若是生在人身上,定是翩翩的俊朗,可惜,却生在了畜生身上,可惜了……”

紫衣青年面色一沉,尚未说话,但坐在一旁的那个苍发老者,却是皱着眉头,喝道:“静雅轩什么时候连这样的人都可以进入了,没有教养就让老夫帮你家长辈教训一二”老者说着,手中筷子一甩,好似电闪一般直奔王平而去取的,是王平的双肩,若真被这双筷子打中,王平的双手,此生,便算是废了

在那老者出手的瞬间,一旁的女子,轻呼一声,猛地站起身子,就要去追那飞去的筷子

只是在那筷子飞射而来的刹那,却是立即好似失去了力道一般轻柔柔的落在了王平的身边王林眼中寒芒闪烁,放下酒壶,抬头冷冷的看向那苍发老者

一眼

那苍发老者全身一震,好似无数奔雷在青年的脑海中凭空炸响,对方的那一道目光,如同利剑,疯狂的顺着其双目刺入,破开了老者的心神,烙在其灵魂之上,好似要把其魂魄搅散,好似要把丹火熄灭,金丹碎裂

此人身体顿时一僵,好似被强大的雷电打中身体一般,手脚完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这……这是……”老者心神剧震,头皮发麻,其眉心是有强烈的刺痛感,好似被拿到目光穿透而过

剧烈的心跳之声,在刹那间回荡老者体内,几乎快要崩溃,他全身一片冰凉,如同赤身**的面对敌人一般

他的一切,都在这一刻,被一道目光瓦解

一口鲜血从其嘴角流下,这鲜血中,还带着一丝金色,其金丹,在这一刻,裂出了缝隙,丹气散入血脉

这老者,是一个修士,结丹修士至于那紫衣青年,则只是略有炼气,女子,尚未筑基

既然一个结丹修士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凡人出如此恶毒之手,那么王林,便毫不犹豫的,出了杀机

何况这老者招惹的,是他王林的儿子

“你……”老者坐下的椅子,啪的一声碎裂,他整个人翻到在地,面色苍白,立刻从储物袋内拿出丹药吞下,随后是立即捏碎了传讯玉简

酒楼内一片安静,很多客人都尚在迷惑之中,但却也有一些机灵者,连忙起身匆匆结账离开

那紫衣青年,彻底的怔在了当场,他看都不看老者一眼,而是目光极为阴沉,盯着王林父子二人

至于那女子,则是神色一变,呆呆的望着王平与王林,似乎怎么也没想到,会有如此变化

“我王林的儿子,不用你来教训”王林收回目光,拿起酒壶,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