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7章 啊~武当,你比四当多一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武当山,又名太和山、谢罗山、参上山、仙室山,古称太岳、玄岳、大岳、小岳岳……好像混进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的天呐!

作为非不著名仙山之一,武当山的景色可以说是气象万千,前次夜未明踏月而来,算是见识到了武当山的夜景。此番白天到访,所见之景物与夜晚又是大不相同。

在晚上,武当山的天空是黑色的,有星星;

而白天,武当山的天空是蓝色的,有太阳。

“啊~武当,你比四当多一当~~”下得马车,夜未明一边带着林平之朝着真武大殿方向走去,口中还肆无忌惮唱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歌谣,引得周围经过的武当弟子纷纷侧目。

不过他们侧目归侧目,却没有人会主动上前喝止或者找茬神马的。

特别是在看到跟在他身后那一身伪娘打扮,更加让人毛骨悚然的林平之之后,更加没有人愿意无来由的招惹这两个精神不正常的家伙。

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在没有利益冲突的前提下,没人会自讨没群的冲上来找麻烦。

大家都挺忙的!

“哈哈,夜兄你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夜未明的歌声,殷不亏已经踏着飘逸的身法,几个闪身出现在夜未明的面前:“我的任务奖励都已经领完了,就差聆听太师父讲道的奖励还没有兑现,太师父说要等你来交任务的时候再一起讲。”

殷不亏的出现,和他毫无顾忌的话,自然引起了周围人的关注。

发现这一点的他,却是立刻冲着周围嚷嚷道:“该干嘛都干嘛去,别在这里围观,像什么话?”

而那些武当吃瓜群众听到他的话之后,竟然真的纷纷散去,不再继续关注他们这边了。

夜未明见状一把搂过殷不亏的肩膀,口中调侃道:“没看出来,你小子在武当山还是蛮有威信的嘛。”

“全靠平时的积累,混了一个好人缘而已。”

这时,一旁的林平之却是忽然开口说道:“身法飘逸灵动,宛如行云流水,果然不愧是武当弟子。”

虽然修炼“辟邪剑法”让他的声音变得尖细,但平时只要注意一些,还是可以恢复挥刀之前的语调,让别人听不出其中变化的。

而林平之显然也并不会以自宫为荣,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很好的掩饰自己的声音,便如此刻。

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身法,殷不亏这才注意到夜未明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个人,而看对方这一身雌雄莫辨的装扮,脑海中立刻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这位是?”

不待林平之答话,夜未明已经替他说道:“这是林平之,有事情求见张真人,刚好我也要向张真人复命,便将他一并带来了。”

“原来是林公子,失敬失敬。”

表面上客气打招呼的同时,殷不亏已经飞快的向夜未明发出了一个组队邀请,并在其同意之后,第一时间在队伍频道里发言:“我靠,你之前向我询问剧情难道就是为了搞破坏的?看林平之现在的样子,下面是不是已经木有了?”

夜未明秒回:“首先这件事情并不是我搞的,这锅我不背。还有,你真指望固有的剧情会一成不变?”

殷不亏想了想,回道:“好吧,其实原剧情的真正作用是帮助我们了解故事背景和人设而已,是我太过大惊小怪了。”

两个玩家在队伍频道里瞎哔哔的功夫,三人已经来到了真武大殿。

不同于普通网络游戏玩家哪都可以去,类似神捕司议事大厅、武当真武大殿这种一派之主呆着的地方,寻常玩家没有传唤是不允许随意出入的。

所以当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大殿之中除了张三丰之外,就只有他的五大弟子伴其左右。

可能是为了避免逐一介绍显得太水,张三丰在与夜未明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将大名鼎鼎的武当五侠全部打发了出去,让对他们五个颇感好奇的夜未明,终究没能确认究竟哪一个是殷绿亭。

待闲杂人等离开之后,张三丰却是将目光落在了林平之的身上。

老真人见惯了时间百态,即便是一眼看出林平之如今的特殊状态,目光之中也没有丝毫波动,只是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马上又将目光移回到夜未明的身上。

“小兄弟今次前来,恐怕除了领取任务奖励之外,还有其他事情吧?”

夜未明闻言一笑,跟着踢了林平之一脚,后者接到暗示立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说道:“晚辈福威镖局遗孤林平之,拜见武当张真人。求张真人为我做主啊!”

张三丰见状,右手隔空轻轻一挥,就这样凭气劲将林平之给扶了起来,任由他如何努力,竟也跪不下去。

阻止了林平之的大礼之后,张三丰方才平静地说道:“林公子千万不要行此大礼,有话但请直说。”

“事情是这样的……”林平之无法下跪,只能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和伤心的眼泪来烘托气氛:“小人本住在福州的城边,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谁知那余沧海,他蛮横不留情。杀我全家叨逼叨,叨逼叨逼叨逼叨……”

听林平之讲述完他悲惨的经历,张三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而后摇头说道:“贫道对于林公子的遭遇深感同情,但青城毕竟也是武林正道一脉,我武当作为一个外人,实在不方便插手此事。”

对于这种结果,不论是夜未明还是林平之都早有准备。后者向前者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前者点头表示加油:我看好你呦!

然后,林平之便从怀中取出一件袈裟,对张三丰说道:“晚辈当然不敢奢求武当为了我的事情与青城大动干戈,而且对于报仇一事,晚辈也是早有打算,决定用家传的《辟邪剑谱》发出悬赏,请那些武林之中心怀正义之士,替我林家报仇雪恨。”

“只是晚辈人单式微,如果贸然发出悬赏,唯恐大仇未报,便先一步遭了贼人的毒手。”

“所以,晚辈想请张真人出面做一个公证,将这《辟邪剑谱》暂存于武当,如有谁能够替晚辈报了那血海深仇,可来武当山向张真人领取剑谱。”

听了林平之的请求,张三丰的目光顿时变得玩味起来,在三人身上一一扫过之后,平静地说道:“此事关乎重大,我需要考虑考虑,你们先出去等待消息。夜未明留下。”

待两人离开之后,张三丰那仿佛可以看破人心的双眼落在了夜未明的身上:“臭小子,这个套儿是你帮那林平之想出来的吧?老道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你竟然如此坑我?”

“怎么能说是坑呢?”夜未明满脸赔笑的解释道:“这个计划可是得到黄首尊首肯的,而且一旦成功,对于武当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说说看。”

“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

真武大殿之外,殷不亏和林平之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方才终于见到夜未明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

“林兄,事情已经搞定了,你先把剑谱交给我,我代为转呈张真人。大战在即,林兄便先一步回神捕司养精蓄锐去吧。”

“不亏,你跟我进来,张真人要开始讲道了。”

说完,又是两只白鸽同时从夜未明的身上飞了出去,在空中排成了“求月票”三个字,齐头并进的朝着神捕司的方向飞去。

此间事了,也该轮到三月和非鱼他们两个行动了。

虽然说事情并不着急,夜未明一个人的话也忙得过来。但既然作为领队,总不能把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不是?

更主要的是,那些收益不高的跑腿功劳,他懒得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