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0章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原来,作为一个经常作奸犯科的惯犯,妄言有着十分充足的被人追杀与反追杀的经验。

而利用复活点的系统卫兵反杀敌人,更是他屡试不爽的脱困绝招,一般人妄言不告诉他!

今天之所以说这么多,其实也是向后两次被秒杀得有些暴躁了,这才逞一逞口舌之快。

他要趁着夜未明被系统卫兵弄死之前,再好好的嚣张一把,让夜未明知道,他这个小偷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被我偷了东西,就要乖乖的自认倒霉。

下次见面的时候,要记得绕着走!

想要报复回来,想要索会失物?

那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事实上,他原本的也并没有想再死上一次。他做出的佯攻架势,实则就只是在拿着剑瞎比划,根本就没有将目标锁定在夜未明的身上。

如此一来,在系统的判定中,他只是在对着空气舞剑。只要夜未明出手“反击”,就会被判定为主动攻击。

然后,他就可以借助系统卫兵之手完成反杀,然后从容离去,深埋功与名了。

只是没想到夜未明的攻击竟然如此之快,如此之猛,只是一剑暴击,他就直接被秒杀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的损失也不过是多死一次而已。对于整体计划影响不大。

然而……

在妄言嚣张的话语声中,夜未明的表情却是依旧平静如恒,不但没有任何的紧张害怕,甚至就连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都欠奉。

而那四个“无敌”的系统守卫,在围住夜未明之后,却是重重的将手中长矛在地上用力一跺,跟着便齐齐做出了一个让妄言大跌眼镜的动作。

这四个在面对玩家时高达200级的系统卫兵,竟然同时朝着夜未明跪了下来!

难以置信的妄言不甘心的揉了揉眼睛,期待着眼前这一幕只是一个幻觉,然而当他将手从眼睛上面拿开之后,却是无奈的发现那四个系统卫兵竟然真的在下跪。

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挺胸抬头,单膝跪地,一只手握着长矛,矛尖比如向天。

在妄言一脸懵逼的目光注视下,同时喊出了一句让妄言更加懵逼的口号。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相比起妄言的懵逼,夜未明却是心里门清。

事实上,作为朝廷的公职人员,他对系统卫兵这种功能型NPC的了解,又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偷都不如?

对于系统卫兵的实力,他自然清楚得很,不过……

看了一眼手中这把虽然本质上是里龙吟剑,但外表却是尚方宝剑的大宝剑,夜未明随口说道:“没你们的事了,都退下吧。”

打从装备入手的那一刻起,夜未明就知道,这件特殊外装的作用绝不仅仅是杀人不掉侠义值那么简单。

正如这把剑的简介之中提到的那样。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这就是尚方宝剑!

这才是尚方宝剑!

这才是这把宝剑真正的威力所在!

“喏!”

对于夜未明的吩咐,四个守卫齐齐应了一声之后,便退回到他们各自的岗位上,目不斜视的继续扮演他们的工具人角色。

只留下复活点中央的妄言,站在风中独自凌乱。

“看样子这些系统卫兵并没有打算为难我呢。”手中提着尚方宝剑,夜未明一步步的朝着妄言逼近:“那么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研究一下归还宝剑以及赔偿精神损失费的问题了。”

原本夜未明只不过想要追回金霞剑罢了,只是没想到这货竟然如此嚣张,态度简直恶劣到了极点。

现在一切尽在掌握,夜未明当然不会再和他客气什么,必须要让他把吞下去的东西连本带利的吐出来才行。

牙崩半个说不字,夜未明并不介意把他轮白!

面对着气定神闲的夜未明,妄言忍不住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失声问道:“那些系统卫兵竟然会听你的?woc!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知道?”

“当然!”

夜未明眨了眨眼睛:“不告诉你。”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也别想拿回你这把本属于你金霞宝剑了!告辞!”说话间,妄言将金霞宝剑在身前一横,跟着使出了一招野战八方藏刀式……

“噗!”

随着金霞剑的剑锋在他脖子上掠过,妄言的身形再次化作一道变光,直接消失在夜未明的眼前,再也没有出现。

虾米情况?

夜未明足足等了五秒钟的时间,见眼前的复活点依旧平静如昔,不由暗自皱起了眉头。

这个惯犯果然狡猾得很,自保的手段并不止利用系统卫兵反杀这一招而已。

“你不用等了。”就在夜未明思考下一步的对策时,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声音忽然从他身后数米之外的地方响起:“玩家如果在一个小时之内连续死亡三次以上,第四次是可以随意选择一个曾经去过的场景复活点进行复活的。现在妄言究竟在什么地方复活,恐怕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转回头来,夜未明不由的眼前一亮。

原来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个英姿飒爽的红衣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单手插着腰,一副略显懒散的模样,依旧是红衣黑发的造型,依旧是背负单刀。

正是当初在福州城惊艳现身,一人一刀连续战败神捕司小队数人,斩杀唐三彩于长街之上,后来被夜未明用狼灭战术逼退的那个红衣少女。

她的名字叫做……

厄……她当时跑得太快,好像没说。

他乡遇故知,虽然是一个冤家对头,但夜未明还是很有礼貌的回以微笑:“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到,好巧啊。”

“一点都不巧。”红衣少女依旧是那么不给面子直接反驳:“我是接到妄言的求救信息,专程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

夜未明笑容如故:“可惜你还是来晚了一步。”

“我并没有来晚。”红衣少女摇头:“事实上,从他第一次复活之后被你杀死的时候,我就已经赶到了,全程欣赏你们的表演。”

“哦?”夜未明闻言不由眉毛一挑:“既然你早就到了,为什么不出手救人?”

红衣少女眨了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我为什么要救他?”

夜未明被这少女前后矛盾的话弄得一愣,不禁无奈的提醒道:“是你自己说的。”

“我说的是,我是接到他的求救信息之后,特意赶过来的,可没说过我赶过来是为了救他。”红衣少女笑吟吟解释道:“按照我们和他的协议,我们出钱,他帮我们搞到一样叫做‘痛苦的一袋米’的东西。我们属于那种最可耻的金钱交易。”

“他自己因为盗窃被你们追杀,而且还是因为他不肯归还赃物接连被杀,更主要的是,他偷到手之后不肯归还的赃物还不是我们约定好的一袋米。”

“所以,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怎么看都与我无瓜。”

“我凭什么救他?”

我勒个去擦!

夜未明忽然发现,眼前这少女说得居然头头是道,让他根本无法反驳。

沉默了两秒,夜未明无奈地问道:“既然不打算救他,你专程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干嘛?”

闻言,红衣少女的双眼之中仿佛燃烧起了两团炙热的火焰:“当然是为了挑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