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0章 坐地分赃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阎罗刀(黄金):一把精心打造的宝刀,杀气极重。

攻击力+180,内力增幅20%。

简简单单的属性,但却比夜未明手中的青竹剑还要更加强悍三分!

《胡家刀法》(两页残篇)(中级):只有两页的《胡家刀法》,其中却包含了刀法之中一些精华杀招。

修炼需求:臂力60、身法80、悟性25

见到这两页刀谱,非鱼忍不住惊呼道:“原来《胡家刀法》之中缺失的那两页居然在这里!”说完,面对这两人怪异的目光又是尴尬的一笑。

毕竟,现在还没到瓜分装备的时候呢。

悲酥清风:一种极其霸道的毒药,无色无臭。对玩家使用,可使中毒者全属性下降90%,对NPC使用,可使其浑身麻痹,不能动弹。打开瓶子,毒素会自动挥发至空气之中,防不胜防。使用次数1/3。

这就是直接让非鱼废掉的那种霸道毒药?

虽然只剩下一次使用机会了,但如果使用得好,其价值同样不可估量!

悲酥清风的解药:悲酥清风的解药。使用次数8/10

这个没啥说的,属于悲酥清风的配套产品。

断魂膏:来自药王谷的奇毒,涂抹于兵器或暗器之上,见血封喉!使用次数7/10。

金钱:200金!

看到阎基掉落的一大堆东西,夜未明冲着小桥竖起了大拇指:“小桥妹子,你手真白!”

“切!”不屑的甩了甩如瀑的秀发,小桥傲娇地说道:“某些人刚刚可是还说,常态下Boss的掉落,是固定的来着,这和我的手白不白有什么关系?”

夜未明嘿然一笑:“我也没说有关系啊,就是单纯的夸你手白而已。”

小桥翻了一个白眼:“油嘴滑舌。”

就在夜未明调侃小桥的时候,非鱼已经默默将阎基掉落物品的截图发发到了队伍频道之中。

夜未明见状不禁露出会心的一笑,跟着在队伍频道里发言道:“现在分发装备,大家可以报需求了。”

闻言,非鱼精神一振,连忙说道:“我要那两页刀谱!”

很显然,这两页刀谱正是他急需之物,一副生怕别人和他抢的模样。也不想想,队伍里除了他之外,还有谁是用刀的?

作为队长的夜未明没有任何墨迹,甚至就连例行公事的询问其他人意见的步骤都省略了,直接大手一挥,秘籍便落入非鱼的背包。

跟着,又在队伍频道里说道:“今天这次任务,非鱼的牺牲最大,不但中了毒,还损失了20点的侠义值。”

“我收回之前的话,从这阎基的表现上来看,貌似这火不真的点着,他还真未必会从屋子里出来。所以非鱼的牺牲是绝对有价值的,甚至可以说是必须要有人做出这个牺牲的,所以第一件掉落物品由他来进行优先选择,大家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微微一顿,又补充道:“唐兄的遭遇着实令人同情,不过你的牺牲并不如非鱼那样来的有价值。所以,剩下的四件物品之中,我们公平竞争,如果需求相同的话,则采取拍卖模式。现在,请唐兄先说出你的需求吧。”

夜未明既然作为队长,在分配装备的事情上必须要做到公正公开,对此众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唐三彩直接在队伍频道里说道:“我要阎罗刀。”

唐三彩的需求,让在场的三人同时一愣,夜未明更是直接问道:“唐兄,你确定没有说错。”

“没错。”唐三彩认真的回答道:“如果有其他人竞争,我主动放弃,如果没有的话,我就选这个了。”

夜未明转头看了一眼小桥,后者果断的摇头表示木有兴趣,又看了一眼非鱼,不过这货虽然肯定对这把刀感兴趣,但他已经选择刀谱了,没有了继续争夺的资格。

于是乎,这把刀的主权直接便被划给了唐三彩:“回头我们去复活点接你,顺便把刀给你带过去。”

“不用那么麻烦了。”唐三彩闻言立刻在队伍频道里回道:“直接把刀给非鱼就可以了。”

非鱼大惊:“唐兄,你!”

“是兄弟就别那么多废话。”

夜未明:“我感觉你们两个在撒狗粮。”

唐三彩:“我可以骂人吗?”

非鱼:“我可以骂人吗?”+1

小桥这时却是捂着嘴,娇躯乱颤,显然是忍笑忍得很是辛苦。

不再理会非鱼愤怒的目光,夜未明转对小桥说道:“小桥妹子,现在就剩下两种毒药了,你选哪个?”

“断魂膏!”小桥回答得毫不犹豫。

夜未明闻言不由的略感惊讶:“难道你不觉得悲酥清风的效果,要会更加给力一些吗?”

虽然夜未明一眼就看出了这悲酥清风的价值,但他却不希望因为小桥的刻意相让而得到这件东西。

却不料小桥听到这句话之后,却是理所应当地说道:“对我来说,其实还是断魂膏的作用更加实惠一些,加上我们古墓派也有着独门的暗器手法,完全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微微一顿,又看了夜未明一眼,半开玩笑地说道:“而且这个悲酥清风的使用方式与断魂膏这种直接给兵器淬毒的毒药不同,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而且还是只能使用一次的那种。并不是所有人拿到手里,都可以对大限度发挥出它的价值的。”

“大概,也只有像夜大哥这么功于心计之人,才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吧?”

听到妹子的评价,夜未明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说得好听叫功于心计,换一种难听的说法那就是卑鄙无耻吧?

刚刚被夜未明一句“撒狗粮”恶心到了的非鱼。则是立刻在队伍频道里发了一句:“小桥妹子所言极是!”

唐三彩随之附和。

对此,夜未明义正言辞的表示:“像我这么刚正不阿,胸怀坦荡的人,怎么可能功于心计,你们这是污蔑!”

小桥连忙道歉:“对不起,夜大哥,但我还是觉得,悲酥清风和你这么刚正不阿,胸怀坦荡的人更配。”

非鱼:“附议!”

唐三彩:“附议!”

“算了,懒得和你们计较。”夜未明大手一挥,将断魂膏分给小桥,自己收起了悲酥清风和它的解药,然后拿出一口价值50金的松木棺将阎基的尸体收敛起来,得到《刀法心得》×1,得到《医术心得》×1,得到《毒术心得》×1。

这个阎基居然一口气给夜未明提供了三本心得秘籍,这究竟是棺材的加成,还是因为阎基是在常规模式下被杀死的,就连殓尸也能一次性爆出所有可能掉落的东西?

用悲酥清风的解药给非鱼解了毒,夜未明精神一振道:“咱们这就找那个苗人凤交任务去吧。相比起阎基掉落的这些东西,我反倒对这次任务的奖励更加期待呢。”

说完,三人便展开身法,朝着距离最近的村镇飞奔而去。

此时,大火烧的正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