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7章 悲酥清风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神捕司的门派技能绝对是一个好东西,不论是夜未明的验尸、殓尸还是三月的人性测谎仪,都是堪称Bug级别的神技,唯独非鱼这家伙与他们两个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他的“地”字技能对两人来说也相对要显得神秘一些。

直到今天,大家方才亲眼见证了这家伙“万里追踪”的恐怖之处!

一行四人乘坐马车来到苗人凤所说的任务地点,夜未明简单勘察了一下现场之后,只发现了一些战斗过的痕迹,而且凶手貌似是一个用刀的,就只是这样而已。

可是人家非鱼就厉害了,直接断定了凶手的逃离的方向,甚至就连对方的下一站的目的地都直接说了出来。

如此恐怖的追踪能力,恐怕已经接近GPS定位了吧?

然后,一行四人就这么沿着非鱼指出的方向追了上去,沿途几次遇到岔路,非鱼都能凭借他Bug一般的技能直接指出凶手的去向,甚至丝毫没有因为观察线索而影响脚程。

在这个追踪过程中,除了不能乘坐马车之外,可以说达到了玩家们理论上的最快赶路速度。

约莫两个小时之后,一行人终于在一个无名山坡下的找到了一个独立小院。

这个院子看起来十分简陋,除了简单的篱笆墙和一间看起来颇为破旧的茅草屋之外,就只有矗立在院墙角落那个堆得高高的柴火垛了。

众人在院落之外停下脚步,非鱼则是指着院落正中央的茅草屋说道:“袭击商队的凶手就躲在那个茅草屋里,如果苗人凤给出的消息没错,他就是阎基!”

这时,茅草屋中也随之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几位远道而来,阎基不胜惶恐。荒野之地没有什么好酒好菜招待,只有清茶一盏,可以让几位少侠解解渴。咱们先礼后兵,喝过茶之后再动手,却也不迟。”

循声望去,却见一个枯瘦的中年男子已经出现在茅屋中的窗户后面,正冲着几人招手示意,脸上还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若不是之前就听苗人凤描述过此人的恶迹,实在很难让人将他和那个无牙老妪靠墙喝粥看表(卑鄙无耻下流到了极点)的江洋大盗联系到一起。

“我们就不进去了,还是请阁下出来,也免得刀剑无眼,打坏了你家里的东西。”嘴上这么说着,夜未明左手已经开始掐指运算起来。

岱宗如何主动效果,激活!

叮!对方不在攻击范围之内,无法对其进行推算,岱宗如何主动效果激活失败!

这尼玛……

隔着窗户,距离不够啊!

而阎基这时则是随手关上了窗户,同时他的声音自屋中传来:“阎基的人头就在这,几位少侠若是要取,进来拿走便是。”

看到对方死活不肯出来,唐三彩不由得皱眉道:“他不肯出来,我们要不要进去?”

而非鱼这时已经上前一步推开了院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来都来了,咱们肯定是要进去一探究竟的。”

夜未明闻言立刻提醒道:“别忘了,苗人凤说过此人擅长用毒,不可不防!”

“那有什么?”对于夜未明的善意提醒,非鱼依旧不以为意地说道:“既然他有可能在茶水里面下毒,那咱们不去喝他的茶水不就行了,总不能就这么站在外面干等着,什么也不做吧?”

说话间,非鱼已经一把推开茅草屋的房门,跟着又回头冲着众人笑了笑,只是在他微笑的同时,眼中已经划过两条意味不明的泪水。

一条潇洒的背影。

一个回眸的浅笑。

两行莫名的清泪。

此情此景,竟然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决绝味道。

正在众人疑惑这家伙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忽然落泪时,一只脚踏入门中的非鱼却是身子一软,潇洒的身躯直接摔倒在地。

“噗通!”

原本自认为有又帅又潇洒,简称帅洒的他,直接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摔,给摔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一惊之下,非鱼连忙查看自己的状态,跟着顿时大声喊道:“谁都别进来,我中毒了!”

与此同时,队伍频道之中也出现了非鱼了利用他单身二十年手速迅速发出来的一张截图。

悲酥清风:负面中毒状态。你中了悲酥清风之毒,一个小时内臂力、体魄、身法、敏捷降低90%,无法使用内力!

好厉害的毒药!

居然可以让人在无声无息之中中毒,而且瞬间失去了抵抗力,这简直太Bug了!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茅草屋中却是忽然出来阎基的声音:“我说请你们喝茶,你们就真的以为我会把毒下在茶水里?”

“真是太天真了!”

“还有这悲酥清风,可是我花费了无数心思,从西域得来的好东西,专门为苗人凤准备的。可惜这次只暗算到了你一个人,真是便宜了你这小子,浪费了我的宝贝!”

随着阎基声音响起,躺在提上的非鱼立刻见到身材精瘦的阎基,手里提着一口鬼头刀正一脸笑容的朝着走来:“这种陷阱用过一次就很难再发挥作用,既然如此,我就先送你上路好了。”

说话间,阎基已经将手中的鬼头刀高高举起,非鱼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完了!

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自己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这个Boss给坑死了!

悔不该刚愎自用,不听夜未明那家伙的金玉良言啊!

带着无尽的懊悔,非鱼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跟着,他便猛地感觉到脚踝一紧,一股强大的拉扯之力随之传来,然后他便是一阵失重感之下,整个人都被扯得抛飞到了半空之中。

连忙睁开眼睛,这才发现竟是小桥妹子在关键时刻抛出一条白绫,缠在他的脚踝之上,将他从阎基的刀口之下解救了出来。

小桥这一扯,直接将非鱼的身子从茅草屋中抛至院外,小但她毕竟是女孩子不方便出手搀扶,只能对身边的夜未明说道:“接住他。”

“没问题。”夜未明很爽快的回答一句,脚下却是纹丝不动。

让他敞开怀抱去接一个大老爷们?

别逗了好吗!

摔一下又死不了人,摔摔更健康!

好在在场众人之中还有一个唐三彩与非鱼的关系极好,闻言身子一跃而起,一把将浑身无力的非鱼抱在怀里,没让他当众摔上一个狗吃屎丢人。

可是现在众人不得不面临一个全新的问题。

“房间里面有毒,我们不能进去。”一边收起白绫,小桥皱眉说道:“可是那个阎基又不肯出来,我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