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7章 尘埃落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夜未明在密道口几乎白捡了一块令牌,下方的战斗此刻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此刻夜未明与三月两个早已经不再刻意隐藏自己,从一开始的偷看吃瓜,改成光明正大的吃瓜了。

毕竟机关铜人已死,令牌就在眼前,哪怕这些家伙明知道有黄雀在后,也肯定要先把东西抢到自己的手中再说。

而对于夜未明与三月来说,这场瓜吃得还是很有意思的。

单只是牛志春阴险狡诈的骚操作,便将这场大乱斗的观赏性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家伙之前两次三番想要在夜未明与三月面前炫耀他的轻功,而事实上他的轻功也确实厉害,还要更在夜未明与三月两个人之上。

两个人之所以每次在这个问题上都晾着他,也不过是不想给他得瑟的机会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轻功不俗的家伙,此刻竟然表现得笨拙无比。每次抢到令牌的人被围攻干掉,他的反应都要比别人慢上半拍,每次都等别人先一步将令牌抢到手里之后才联合其他人一起将其击杀。

然后再抢令牌,再慢半拍……

他这几乎明目张胆的套路,就连单纯的三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家伙分明就是自己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才故意抢不到令牌的,然后再用这种方式,一个个的蚕食对手。”

“话说他做得如此明显,难道那群人真的看不出来?”

“也许还真看不出来。”夜未明平静的解释道:“只要得到入门令牌,就可以拜入隐藏门派慕容世家。这原本也没什么,但它真正的杀伤力却在于,慕容世家并不要求玩家一定要叛出师门,而是可以以别派弟子的身份成为慕容世家的客卿。”

“客卿虽然无法享受弟子的福利,却也有机会接到门派任务,学的慕容世家的门派武学。对于玩家们来说,这个吸引力才是最大的!”

“甚至放弃客卿的身份,也可以得到一份一次性的任务奖励,虽然从长远来看不如这个客卿身份实惠,但可以更快的将其转化为自身的实力,也同样具备不小的吸引力。”

“如此巨大的利益当前,又有几个人的眼里还能看得到其他东西?”

三月闻言只能无奈的点头,心里却是暗想:如果不是和阿明在一起执行任务的话,自己会不会也和那些被自己鄙视的白痴一样,不顾一切的去争抢那块入门令牌?

这时,却听夜未明又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有人看出他的套路来又怎么样?”

“入门令牌掉在脚边,捡还是不捡?”

“别忘了这只是一个任务副本,唯一的死亡惩罚就只是令牌掉落,外加身上的积分被清空而已。赢了得到巨大的好处,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种情况下,谁会放弃近在眼前的发财机会?”

“现在战斗打得差不多,我们也该出手了。”说话间,夜未明已经从上风口的密道处一跃而下,悄无声息的朝着战场方向靠了过去。

战场之上,牛志春依旧在继续着他的表演。

“令牌在他身上,弄死他!”

“靠!你丫的居然敢抢老子的令牌,看我不弄死你!”

“小贼,道爷的东西你也敢抢,看剑!”

“锵!”

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眼看着混战的人群已经从十几个减少到了五个,牛志春算计着只要再弄死两个,他就可以直接将那块令牌抢到手里。因为剩下的三个即便联手,他也可以轻松的应对。

然而却不料他势在必得的一剑,竟被眼前这个家伙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一刀给封住了!

果然,任何一个玩家,都可能有着自己的后手。

这一下,完全超出了牛志春的预料之外,待他刚想追上去继续抢攻时,却是忽然听到“噗”的一声,跟着便见到半截青绿色的剑尖,从这个玩家的心口冒了出来。

-2232!

随着一个暴击的数字闪出,这个藏了一手的玩家直接被打成了一道白光,留下一块令牌之后,到副本外面的复活点报到去了。

一剑捅死这个本以为自己是例外的玩家,夜未明一甩手中的青竹宝剑,似要甩去剑刃上本不存在的鲜血,动作潇洒之极,同时口中酷酷的说了一句:“竟然攻击我的队友,当真找死!”

“他们是一伙的,先弄死他们再抢令牌不迟!”

见到夜未明与三月出场,四个被牛志春耍得团团转的家伙终于意识到自己居然一直被这个胖道士给当枪使了,当即不再内讧,转而朝着夜未明他们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然而夜未明既然选择在这时候出来,自然说明这几个残兵败将对他们已经不再构成任何威胁了。

仅仅不到一分钟之后,整个洞窟之中就只剩下夜未明小队的三个人了。

一波屠杀下来的,倒是让三人各自斩获了5000多点的积分。

说起来也是在之前的交战之中,这些家伙在彼此厮杀的过程中将积分滚起了雪球,在养蛊模式之下,最后尽数归入了夜未明三人的口袋。

“嗡!”将闲杂人等全部干掉,夜未明很是装逼的在青竹剑的剑身上弹了一下,跟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攻击我队友者死。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怎么就说不明白呢?”

“队长!”眼看夜未明装出了一个高手寂寞如雪的逼,牛志春连忙凑上来,一边将队长转就给夜未明,跟着笑嘻嘻地说道:“这块令牌,咱们怎们分?”

此刻此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刚好站在那块入门令牌周围的三个方向,每人与令牌之间的距离也都是一米左右,形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

看了一眼地上的令牌,又看了看一脸憨笑的牛志春,夜未明笑道:“其实怎么分都无所谓,拍卖或者打赌、比武都行,要不你划出一个道来?”

被夜未明把皮球踢了回来,牛志春一时之间却是为难了起来。

到底要怎么做才对自己更有利呢?

比武?

如果是在进入这里之前牛志春还是很有自信的,可是在见识过夜未明那堪称恐怖的攻击力和敏捷的身手之后,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是这个变态的对手。

拍卖?

按照这个入门令牌的价值来看,他的身家真未必就把东西拍到手,就算侥幸成功,也肯定是要大出血的。

牛志春自问很抠,舍不得鸭!

犹豫了半天,最后终于说道:“石头剪刀布如何?一局定胜负!”

“好!”说话间,夜未明收起青竹剑,同时将右手背在身后,对牛志春问道:“你打算出什么?”

“我说我出石头,你信吗?”

“信!”夜未明笑得更加灿烂:“那我就出布克你。”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快开始吧!”

“好!”

说话间,三人已经各自做好了准备。

“剪刀、石头、布!”

夜未明说的是实话,牛志春却说了谎,他们两个出的都是布。

而三月出的却是剪刀。

正如牛志春所说,一局定胜负。

令牌自然而然的落入了三月的口袋。

对此,牛志春只能无奈的感叹运气不好。没有输给夜未明这个奸猾似鬼的家伙,竟然败在了单纯的三月手中。

嗯……

以他的智慧,恐怕很难想象这游戏里还有类似“察言观色”这样的技能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