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4章 岱宗如何的威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事实证明,这个机关人不但对岱宗如何的计算毫无反应,甚至就连计算难度都堪称傻瓜级。夜未明仅仅用了不到半分钟时间,便完成了推算,然后身子猛地一个前冲,身子凌空跃起,一招“浪迹天涯”直接刺在机关人胸口处一个馒头大小的蓝色标记之上。

-4430!

一击之下,打出了货真价实的成吨伤害!

伤害之高,就连夜未明也始料未及!

按照他之前对自身上伤害的估算,哪怕是暴击,能够打出2000左右的伤害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事实却是,他的伤害在预想中的基础之上,再次翻了一倍!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岱宗如何”激活之后的效果就是,他下一击的伤害将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次提升一倍!

也就是说,一次普通的攻击就可以打出相当于暴击的高额伤害,而暴击则是可以打出更加恐怖的成吨伤害!

果然不愧是绝学,真正的威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在此之前,夜未明基本都是把“岱宗如何”当成了一个提升攻击力和暴击伤害的被动技能,外加一个强力嘲讽的主动技能来使用的。

唯有的两次激活成功,一次是在王盘山岛,被爆发全部实力的谢逊一拳将宝剑轰了个粉碎,没能目睹其真正威力如何。

另一次则是破除鳌拜的护体功法,不过那一次有着罩门攻击的额外加成,同样无法说明问题。

说起来,夜未明自从学会这一招绝学之后,貌似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一招的真正威力!

而躲在身后不远处,正随时准备出手的牛志春,见到这一幕也是被惊得合不拢嘴,禁不住惊呼出声:“卧槽,四千多的伤害!这也太暴力了!”

现在,他已经有些后悔用贡献分配的方式来和夜未明争夺入门令牌了。

夜未明此刻自然是无暇顾及牛志春的感受。机关铜人属于特殊型怪物,全程霸体不是说着玩的,即便被命中要害也不会影响到它的动作,遭到夜未明的暴击伤害之后,顿时将双拳高高举起,朝着夜未明当头砸下。

早有准备的夜未明只是向左边跨出一小步,便轻松避开了这蓄力一击。而这时牛志春也已经冲了上来,同样是一招“浪迹天涯”,准确的命中了机关铜人的左肋,却只打出了589点左右的普通伤害,与夜未明之前的一剑相比,相差将近十倍!

感觉到这机关铜人的皮足够厚,牛志春不由吐槽道:“我说你手里的剑难道是宝器还是神兵,怎么伤害如此之猛!?”

“基操。”夜未明说话间又跨回一步,刚好踩在机关铜人刚刚砸在地面的拳头上,借着对方抬起手臂的力量,又是一剑刺中机关铜人眉心上那颗不起眼的朱砂痣上,又是一个暴击伤害飘起。

-2260!

夜未明这第二击的伤害,远不如之前开启岱宗如何那一下来得恐怖,然而即便如此,也要比牛志春那一击来的恐怖许多。

右脚一点机关铜人胸口,借力后跃。闪开机关铜人又一次攻击的同时,终于再次开口说道:“在这个机关铜人的眉心、小腹以及胸口位置,分别有三块呈现红、黄、蓝三种颜色的特殊区域,是它的要害所在。”

而这时,机关铜人终于发出了交战以来的第一声鸣笛!

“嗡!……”

这牛志春本身的实力也很是不错,在刺耳的鸣笛声中,立刻一个前冲,穿过机关铜人的攻击缝隙,一剑刺在其小腹的黄色区域之上,果然打出了暴击!

-1235!

终于打出了四位数的伤害,但牛志春却是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的四位数是1开头的,而夜未明打出的四位数却是2字开头,两者之间相差将近一倍!

事实上,在牛志春心里郁闷的时候,夜未明也多少为对方的攻击之强感到赞叹。

自家知自家事,夜未明的超高伤害,可是9级《吐纳法》、5级《易筋锻骨篇》、5级《全真剑法》外加《岱宗如何》这门绝学的伤害加成算在一起,最终堆积出来的变态属性。

特别是其中《岱宗如何》一项,可是分别提升20%的攻击伤害,与20%的暴击伤害!

别人打出来的暴击,是基础攻击的2倍,而夜未明的暴击却是基础属性的2.2倍!

如果抛开《岱宗如何》的加成的话,这牛志春的攻击力竟然并不比他弱上多少,可见其基础属性之强,绝对还要更在三月等人之上!

在两个伤害爆炸的高手围攻之下,机关铜人的生命开始飞速下落,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被打掉了五分之一的生命。

打着打着,牛志春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开怪这么长时间,夜未明的攻击几乎是他的双倍,自然而然的,Boss的主要仇恨也都集中在夜未明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不论是计算伤害输出,还是承受怪物的攻击来看,夜未明的贡献都要比他多得多。

那么按照贡献分配的方式来计算入门令牌的归属,他获得令牌的可能性是……

零!

意识到这个问题,牛志春立刻提议道:“我说夜兄弟,为了公平起见,咱们能不能把分配模式改成随机分配?”

所谓的随机分配就是,在摸尸的一瞬间,怪物掉落的物品将随机分配到某一个队伍成员的背包里。不理会其他任何的条件,是绝对的随机。

在这种分配模式下就算是一直在外面把风的三月,获得入门令牌的几率与第一输出兼第主坦的夜未明是一样的。

事实上,这种分配方式之下,牛志春获得令牌的几率也只有三分之一,但这已经是他能想到对他最有利的一种分配方式了。

然而对于他临时提出来的要求,夜未明的回答却是:“不行!”

“喂!”提议被拒绝,牛志春立刻停止了攻击:“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个机关人好歹是我发现的,你总得给我一点希望吧?”

叮!夜未明将队长转交给了你,你成为了队长。

又是随手一次暴击之后,夜未明一边闪避机关铜人的反击,随手将队长的位置丢给了牛志春:“你行你来。”

这个牛志春显然也是面皮极厚之人,毫不犹豫的接过队长的权限之后咧嘴一笑:“嘿嘿,我来就我……靠!战斗模式下,无法改变分配模式。”

“这是肯定的啊……”一边继续有节奏的攻击着机关铜人,夜未明语气平静地说道:“如果不这样,队长岂不是可以在Boss快要倒下的时候随时把分配模式调整为队长分配,然后将所有好东西据为己有了吗?”

牛志春心里苦,可是他偏偏没有任何的办法。

就在这时,队伍频道里却是忽然响起三月的声音:“不好了!”

“有其他人朝着这边来了,看样子至少也有十几个,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和我对打的那个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