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5章 嘴硬的林平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窃贼是不是真的有品位夜未明不知道,不过他却是让韦小宝将那些失窃的字画,每一个都找人仿制出一份一模一样的出来。

字画这种东西,与正品一模一样的叫做赝品,而这个制造过程称之为造假。

在原版不在的情况下,夜未明也不要求他们的造假天衣无缝,只要与正品有个八九分相似就可以了。

他要拿着这些东西,去试探一下那个赤霞庄的底细。

离开皇宫,夜未明立刻飞鸽传书他的私人度娘殷不亏询问相关情况。

后者则表示皇宫失窃这种事情在武侠小说里是在算不上新鲜,可能性太多,他不知该如何说起。

至于说赤霞庄,殷不亏则表示,那是什么垃圾庄子?

木有听过!

果然在游戏里,就算是原著党,也不可能知道所有事情。

看来自己接到的这个任务,并不是出自某一个武侠原著的故事,而是一个游戏里的……原创?

摇了摇头,夜未明直接联系三月:“小师妹,干啥呢?”

三月:“任务陷入了僵局,你能帮帮我吗?”

夜未明眼睛一亮:“需要打架?”

三月:“你难道忘了,我的任务是让林平之交代真相!”

夜未明:“Σ(°△°|||)︴这个任务你居然还没完成,难道你的察言观色,就只是为了和人家砍价用的?”

三月:“╮(╯_╰)╭他如果说话我当然能看得出来真假,可问题是那小子直接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问啥也不说啊!”

好吧。

面对一个装聋作哑的人,三月的“察言观色”还真需要配合一些其他技巧才能发挥作用。

夜未明:“你先去大牢门口等我,我跟你一起去撬开这个死猪的嘴巴。等任务完成之后,你跟我走一趟,我这边的任务需要你的技能来辅助。”

三月:“>( ̄ˇ ̄)/没毛病!”

……

大牢位于神捕司大院的后方,设有重兵把守,寻常武林人士也不敢轻易靠近。

夜未明作为神捕司的第一玩家,今天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在出示令牌之后,与三月并肩向其内部走去,夜未明开口说道:“那林平之现在一家子已经全部脱离了危险,而他犯下的又是杀人重罪,虽然他未必如何懂法,但杀人偿命的道理想来他还是明白的。更何况,现在我们并无其他佐证,只要他咬死不肯说话,我们就无法定他的罪。”

“道理我都懂……”三月无奈的一摊手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没有办法撬开他的嘴啊!偏偏游进还下了死命令,只能审讯,不可用刑,你让我怎么办?”

“当然是要突破他的心理防线了。”夜未明自信的一笑道:“一会看我的表演,你只需要主意观察,并将技能反馈的信息在第一时间截图发给我就可以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关押林平之的牢房。

福威镖局的案子是黄首尊亲自点名督办的大案,林平之作为这起案件的关键,自然也受到了特别的优待。

他所居住的牢房是一个守卫森严的地下室单间,周围的墙壁都是用坚固的青石堆砌而成,坚固无比。囚室的四周插着24根火把,将整个地下室照得通明。

这样的描述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

夜未明也是在一愣之后方才反应过来,貌似现在这林平之的待遇,与鳌拜之间就只差困缚住四肢的锁链了。

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墙边闲置的铁锁,只能说鉴于这林平之的武功低微,把这个步骤省略掉了而已。

不过相比起鳌拜的囚室中只有一些稻草可供铺垫,林平之住得反而要舒服许多,起码有着一整套的纯棉被褥,让这个细皮嫩肉的小鲜肉不至于熬出病来。

此刻的林平之正坐在靠墙的位置闭目养神,听到动静之后,下意识的朝着夜未明与三月走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转又再次闭上了眼睛。

眼见对方如此一副不肯配合的模样,夜未明当即嗤笑一声,不屑地说道:“全家上下灭门在即,亏你还有闲心在这里打坐养气,还真是好修养啊。”

夜未明这句话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林平之闻言立刻再度睁开眼睛,怒视着他道:“你说什么?”

夜未明则是毫不退缩的与之对视,再次开口确认道:“我说你们林家灭门在即,满门上下都将在劫难逃!”

“你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夜未明不屑的冷笑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给你分析分析。”

说着一撩衣襟,直接在距离林平之三米之外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而三月则是双手环抱胸前,站立其后,就好像是一个忠诚的侍卫。

看着林平之焦急的眼神,夜未明却是不紧不慢的缓缓开口说道:“你的外公,也就是洛阳金刀门的门主王元霸,虽然也算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但不论是个人武功,还是门派势力亦或是江湖势力,真的拥有与在江湖中屹立百年以上的青城派相提并论的资格吗?”

林平之闻言表情一滞。

经过之前的事情,他多少对青城派的可怕有了一定的认知,再不是之前那个自以为是的公子哥了。

金刀门如何,青城派又如何,他的心里自然也有着自己的衡量。

而这个衡量的结果,显然并不是他想要的。

脸色变了数变,林平之终于还是倔强的开口说道:“他们不敢!”

“不敢吗?”夜未明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跟着又放在嘴边吹了一口:“能说出这句话,说明对江湖的了解并非一无所知。”

“事实上,江湖上觊觎你们林家《辟邪剑谱》的人不在少数,之所以至今没有人动手抢夺,也不过是没有一个名目而已。”

“这就是江湖。今天如果那些觊觎你家剑谱的名门正派敢动手强抢,明天他们就会成为武林公敌,到时候自然会有大把的正义之士为武林除害,顺便将江湖绝学《辟邪剑谱》名正言顺的据为己有。”

“所以,觊觎你们林家《辟邪剑谱》的门派有很多,但谁也不想成为那个为他人做嫁衣的蠢蛋。”

“不过这一切的大前提,就是他们没有那个可以名正言顺对你们动手的借口。”

“但是不久之前,你却亲自把这个借口送到了青城派的手中。”

微微停顿了一下,夜未明终于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自日前那一战之后,江湖上已经传出了风声,当初在福州城外被你杀死的那个操着四川口音的纨绔子弟,正是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

“余沧海死了一个儿子!”

“江湖上向来都讲究快意恩仇。”

“所以,就算余沧海将你们福威镖局上下杀了个鸡犬不留,江湖上的其他人最多也只能抱怨两句他做得有些过了,却绝对不会有人说他不该报仇。更加没有人可以以此为借口,对青城派出手。”

“因为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听完夜未明的话,林平之早已经呆若木鸡,本就白净的小变脸上,更是看不到半点的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