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神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们对视了许久,雨也越下越大。雨水渐渐湿透了我们的头发,从额头上流下。刚好有一滴在刑天的眉毛上聚集了起来,然后从他眼前滑过。就在雨滴挡住了他视线的一瞬间,突然发现在雨滴后面,体形如哈哈镜中一样的我,突然动了。这一动,已经冲到了他身前不到半丈的距离。跟着轩辕剑刺出,剑气笼罩内的雨滴纷纷化做利剑,向他攻去。

我一出手就结合现在的天气形势和手中武器的战神图录中,最合适以剑用之的密雨狂剑!无论我们谁,想打败对方都必须依靠种种形势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大最大,并不能露出一点破绽。

而此时的情景在远方的观众眼中,是一股气劲从我身体中向四周爆开,圆型扩张,将身体周围的雨滴弹开,十分好看。只有身在其中的刑天才知道,我这一招虽然看起来散,但实际所有的攻击全部集中在了他身上,没有一丝的浪费。偏偏先前我们的杀气早已互相锁定,而他又不会我的海天术,故无法取巧,只能硬拼。他目光转冷,手中干戚战斧由下向上一挑,正好切入了我的剑雨之中。

“叮叮当当……”一串毫无规则的声响中,斧剑每撞击一下,都感觉到有千均之力从斧身传来,好在他本身功力与我已在伯仲之间,才没有被震出破绽。饶是如此,还是感觉到气血沸腾。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我的招式也将用老。剑雨尽散时,我已经不知所踪了。

在其他人都是一愣的时候,刑天突然抬头看向自己的斜上方。而这时刚好一阵清风划来,我的一剑正借风势攻来,天时无违,借天时之力而发,威力融合天地,自然不会有什么破绽存在,威力也不用多说了。

刑天不敢怠慢,身体向后一仰,躲避开了我一剑中最强的一点,随后战斧子缓缓劈出,看起来慢得令人感觉到有些不耐烦。就在一些修为稍微低一点的观众以为他在找死的时候,看似慢到了极点的一斧,已经劈在了我的剑锋之上。他再次用他那快慢的差异,愚弄了很多人。

当然,那些人中并不包括我在内。一拼之下,我向后方弧线退去,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半圆之后,轩辕剑的剑尖刚好点在了下方河水的水面上,再次向他攻去,剑尖在水面上划出了一道弧型的细浪。从退到攻,我的身体一直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弧线,低手看来还没有什么,但是眼界高如心武、魂影、赵子龙者看到这一情景都是精神一振,因为这样的攻击如果换做他们,绝对无法做到如此的完美。

刑天也是一脸凝重,双手握住干戚的斧柄,并慢慢的将干戚转成了与水面成90度角的垂直角度。身体一面不停地疯狂吸钠着四周的天地元气,并将元气不断的注入干戚内,一道天地元气形成的利刃隐隐在斧锋上呼之欲出。

我这次用的并不是什么新招,依然是天时无违。区别只是第一剑是借助风力,而这一剑是借助水力而发。在冲到他身前丈许的位置时,轩辕神剑猛地上挑,带起了一大片水浪向他卷去。而与此同时身体并没有丝毫的停顿,右脚用力一踏水面,平静的小河面上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花,身体笔直冲入了巨浪的中心,剑与身体成了一个笔直的直线,同紧随先前的巨浪刺向刑天。

“魔威断浪!”刑天大吼有声,干戚稳重的向前一推,先前早已经凝集多时的气刃猛地透斧飞出,劈在了带有我大量剑气巨浪之中。

“哗!”巨浪虽然带着我的剑气,有破金碎石的威力。但是比起他高浓度天地元气结成的气刃,毕竟威力上要分散了许多。一击之下,居然被立刻一分为二,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而利刃则像没有受到丝毫阻碍似的,以原速度向我攻击来,正中轩辕剑锋。

我身在巨浪之中,但是前面的变化却没有一丝的遗漏。两脚猛地交叉一分,再用力一扭。本来直冲的身体马上变得高速旋转了起来。剑斧相交,我高速旋转的一剑马上如电钻一样,将气刃从中拦腰冲断。但是我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收势停在了水面上,抬头向上方看了一眼,淡淡说道:“同样的招式对我连用两次,你不觉得是对对手的不尊重吗?”

刑天果然身在我的正上方,听到我的质问,微微一笑道:“现在无论我们谁不尊重对手,都等于是在玩命,我还要争霸天下呢。”顿了一下,浓烈的杀气已经再次从斧中透出,坦然道:“不过这和先前的并不一样,春风兄小心了。”说话间又一次连续向我劈出了三十六斧,每一斧都是高浓度天地元气形成的气刃。

他这次的攻击虽然从角度上,和上次的三十六斧可说完全不一样,但是我却能准确的把握到其中有某些微妙的联系。就凭借着这点灵感,我轻松地挥剑挡开了他的每一下攻击。斧刃和剑气相互碰撞的余威将四周的河面轰得水花四溅,像是被烧开了一样。只有我脚下的一小块水面保持着平静,不,应该是说比先前更加的平静了,平静得好象一直都是静止的,以我的双脚为两极,形成了一个太极图案。

三十六斧过后,刑天飘然落在了我对面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随后先前被气劲震得一阵翻腾的水面,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的脚下依然保持着那个太极图案,轩辕剑向上一挑,已经提到了我和鼻子高度相若的位置上,道:“刑天兄真的是黔驴计穷了吗?现在的位置是常羊山,而我手中的兵器是轩辕神剑。如果你再没有能让我感到意外的东西,恐怕你的命运就是同和你同名的那个战神一样了。”顿了一下,两眼一寒,一字一顿地说道:“断——首——葬——于——常——羊——山!”

刑天反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没有把握的话,恐怕你的话确实可以令我出现破绽,以至于饮恨与此。不过现在嘛,嘿嘿……百暗封界!”随着他最后一声惊若响雷的暴喝,我四周的空间突然变的扭曲了起来,以我为中心,周围的天地元气迅速流失着。

正在我一惊的时候,刑天继续说道:“你以为我刚才真的是想用同样的招式对付你吗?那你也未必把我看得太简单了。我分先后两次连出了共七十二斧的时候,就偷偷的将魔种的魔气隐藏在每一斧中,再经过与你的硬拼散落在四周。而魔种之力没有直接的攻击能力,别人也根本是无法感觉到的。”

我感觉到流失的只是四周的天地元气,与我本身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心下稍安说道:“而你七十二斧中放出的魔种,就是构成这个百暗封界的本源力量?”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一定要尽快冲出去才行。

刑天微微点头,并一步一步向我逼来,一边走一边悠闲说道:“如果你想从我的百暗封界里冲出去,就不用妄想了。我的这个百暗封界一旦布成,不但敌人无法再借助天地元气作战,而且发出攻击的时候也会受到影响,最多可发挥出平时八成的力量。”说着右手一挥,一道气刃毫无先兆地向我斩来,不论速度还是强度,都比先前整整提升了一个档次。

我面色凝重,凝集功力,不退不让,一连九剑攻击出。这一剑是我集合了自身独孤九剑与战神图录中的九三重刚结合而成的一式新招,威力上则更有些许的突破。在现在这样不能借助天地元气的环境了,这一招才是最实用的。

“嘭!”一击之下,我被轰得倒退了三丈距离。双脚在水面上划出了两条长长的水浪,才渐渐停稳。在出剑的同时,我才确定了他说的确实非虚,我方才聚集了全身功力发出的九剑,居然每每都在出剑的刹那间受到某种干扰,威力居然发挥不出应有的八成。

刑天得意一笑,继续说道:“在这里,天地元气并非凭空消失,而是在被我快速的吸收。所以在我的这个百暗封界中,不但你功力的发挥得到了有效的遏止,我自身招式的威力也得到了增强,可以发挥出原本十二分的威力。我们本就旗鼓相当,你认为在这样此消彼长的情况下,自己还有机会吗?”说着再次向我发出了猛攻,一出手就是连续七斧,将我所有的进退之路全部封死。

我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再次硬抗。

“锵锵锵锵锵锵锵……”我施尽了浑身解数,勉强挡住了他的七道气刃。但是还是被他充满了天地元气的气刃震得受了重伤。狂喷了一大口血雾,身体断线风筝般向后跌飞出去。此时刑天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悠闲道:“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