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刑天冷笑道:“春风兄这句我就不敢苟同了,我为了学习道心种魔,也曾经对原著有了一翻细致的研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春风兄应该并不感到陌生吧?”

我点头道:“这个自然,但是做人的话,当然要人品好一点才好。要不怎么说人品吗?这和天品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哈哈哈哈哈……”听了我的话刑天发出了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随后我也大笑了起来,笑了许久,两人才先后收了笑声。

我嘴角依然保持笑容道:“我们之间,是否后笑,应该比先笑更有意义呢?”

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沉声道:“谁先笑,谁后笑都不是问题!谁能笑到最后才是最重要的!”说着四周的天地元气不断的向自己的身体聚集,第二轮攻击已经蓄势待发。他现在用的是道心种魔中的一个高深法门,名曰“魔噬天地”。是迅速将天地元气吸收入体,以此将攻击力提升到最大程度。但这种法门也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因为他是以自身的魔种将天地元气强行吸入体内,这种威力太大有伤天和,聚集起来的天地力量必须要找一个对手发泄出去,否则在强大的天地压力下,必定会爆体而亡。所以无论是前一次交手,还是混战中,他都没有用过。直到现在,他认为我已经可以承受这种力量了。

在他听到我说出先笑与后笑的话时,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显示出了他的心理露出了一丝破绽。而这种破绽一旦产生,绝对不是先发动攻击就可以弥补的。当然,弥补的方法比较简单,只要平心静气中正安舒就可以轻易化解,但是我会给他这个机会,来化解我苦心经营出来的这一点破绽吗?答案当然是——不!

在他聚集天地元气的同时,我猛向后退,随手拔出了插在身后不远的祭血魂。在拔枪的同时,我手腕猛向上一挑,将原本插着祭血魂那两人高、直径近半丈的巨石挑起,翻转一百八十度,向刑天砸去。同时那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树静石动”!这树静石动乃是一式融合五行之力的奇招,在天地元气的催动下,威力自然可见一般。

刑天右拳再次挥出,隔空的气劲轰中巨石。一击之下,居然把巨石轰得粉碎。比起围观的其他玩家,这时最为诧异的人正是刑天本人。刚才的日月精华已经表现出了战神图录威力决不会在他的道心种魔之下,可是为什么这招树静石动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正在他微微一愣的空挡,被轰得粉碎的巨石竟然没有完全崩溃,而保留住了巨石中间的部分,成一个巨大的刀型。由于外围的时候已经抵消了他的隔空拳劲,所以这石刀的下落速度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当他反应过来时,石刀已经劈到了他头上尺许处。

看到此情景,刑天反镇定了下来。先前因为心理上的一点破绽造成了判断上的失误,但是这次的石刀则一定是树静石动的真正威力。只要可以了解,那么再强大的力量也有一拼之力。面对巨大的石刀,刑天居然没有一丝的退意,双拳左右齐出,在千均一发之际,轰在了石刀的刀锋利两端。他从此开始吸纳天地元气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现在所聚集的力量已经接近了他的饱和状态,而石头毕竟是易碎之物,在如此强大天地元气的轰击下,顿时被轰成了无数碎块,向四周分散。

而这是,又是带有神威的声音再次传来“动静之机”!随着神威之声,一个红点自他两拳头交叉处上方划过,直指其眉心。这一枪在声势上来讲要远远不如燎原枪法,甚至连杨家枪法都有所不如。但是这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一枪,却深得动静间的天地至理,以刑天之能,一时间也觉得无从下手,只能上抬双臂来各挡这突如其来的一枪。

“嘭!”开战以来的第一次短兵相接,终于在我的精心设计下发生了。而刑天在失去主动的情况下,被我一枪之力打得离开了脚下的巨石。双脚在瀑布上方的河面上划出了两条长达六七丈的水浪,才平稳地站立与水面之上。

这时被刑天轰碎的石刀随片才纷纷落入水面,发出一串的“扑通”之声,却十分有节奏感。而此时天边突然窜出一片乌云,将初生的阳光全部掩盖住了,天地之间再次归于黑暗。而玩家们的照明工具虽多,但仍无法照及远在一里外的我们,除了少数内力深厚者外,其他人再无法看到我们的行踪。

所谓“苍蝇不钉无缝的蛋”,武功练到我们这个程度时,更是随时注意着不让自己露出哪怕一点的破绽。在起初我们都保持最佳状态的时候,谁都无法给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因此我们才先后用多种方法互相试探,直到刑天的眉头一皱,心理上出现了一个十分微小的破绽,我才开始了全面的猛攻,并将战果不断扩大。而这种级别的战斗,只要给对手抓到一点的破绽,就很难挽回,而如多米诺股牌一样,使自己节节失利,直至最后的败亡!

我一枪得手后,并没有继续追加攻击。所谓动静之机,动有动的时机,静也有静的时机!只有准确把握动与静的时机,才算领悟到了此招的精髓。我先前出手使他再次失利,而成功的将战果扩大,正是把握好了动的时机。而现在我没有继续攻击,则是静的时机。因为在刚刚失利下,刑天一定不会在让我继续猖狂下去,为此他甚至会用上玉石俱焚的方法。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换了我也会那么做的。而现在我不动,反会给他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以巩固现在的战果。而已落到下风的刑天,要挽回他的劣势就必须强攻先出手,而那样的话,他就有在心理上落了下风,真是棋错一着,满盘皆输。

失去了我们的踪迹,但前来观战的玩家更是丝毫没有乱,我们从一出现到现在为止,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到现在脑中还保留着刚才的残像。而其中有眼界高明者,更是对我们刚才的战术彻底的折服了,如果普通玩家有人会嫉妒的话,那他们的眼中多半是畏惧。如果只靠运气的话,又岂能将战术运用的如此精妙?这样的战术,饶是让他们慢慢去想,所得到的结果也不过如此,可见我们能获得现在的能力,又岂是但是一个幸运可以成就的?

有人说机会对于每个人都是相同的,这句话虽然并不一定十分准确,但是不可否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会。而当机会到来时,就要看你能否把握的住。只有有能力把握第一个机会,才能以此为基础去给自己创造第二个或第三个机会。不然就只能去等下一个机会,而坐等和自己去创造,其中的差距自然是天壤云泥。

借观战玩家在远处的一点灯火的微弱余光,我和刑天都冷冷盯着对方。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嘴角渐渐的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因为我知道,在我的不断反复打压下,刑天根本没有时间去弥补自己的破绽,到现在为止,他依然在全神戒备着,我也同样全神戒备着他。

见我一笑,刑天的眼中杀机更盛,左手掐住了右手的手腕,而不断吸入体内的天地元气居然化成一股实质性的火焰从手中喷出。对我冷笑道:“道心种魔的一大特点就是,可以借它的法门与以前我修炼的天魔册中的武功融合。而这种融合,则可以使以前的武功威力倍增。现在我用的就是炼石补天的升级版——地狱毒火,你要小心了!”而此时乌云已经遮盖住了整个天幕,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我微微点头道:“这个我晓得,否则单靠一种武功,又怎能让你我这种修为的人将功力迅速提升?所以不论是道心种魔换是战神图录,都有这样的功能。”说着眼中精芒大盛,脚下河中的水迅速聚集,围绕我的身体卷起了一条水龙,在刑天的毒火照射下,显得经营剔透。不用我开口解释,那神威之声已经再次响起“天阴冥水!”

刑天不屑地问道:“你认为这些河水真可可以克制我的毒火吗?”

我不答反问道:“你认为战神图录中招式式聚集而成的,会是普通的河水吗?”顿了一下,不等他变招,身体猛地前冲,在水龙的保护下,一头向他撞去。低喝一声:“怒触不周!”在距离他身前半丈的距离时,将整条水龙聚集在右手上,随一拳轰出。

刑天冷冷一笑,将手中毒火隔空向我打出,正撞在我的天阴冥水之上。

“轰!”一道闪电在天空划过,瞬间将整个整个常羊照得通明。

玄阴化气称太阴、玄冥凝结称冥水、冰寒交用、以制火毒。这太阴冥水正是火毒的克星,一撞之下,刑天的毒火自然马上被包容化解,消散于无形。毒火尽散后,我停下了脚步,因为我知道他已经不在先前的位置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