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七夕常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七夕是中国的情人节,自从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流传开以后,七夕就成了我国古代青年男女心中的一个神话日子。今天在游戏中依旧是七夕,但是却没有几个玩家去谈情说爱,或者去做奖励不错的情侣任务。

多数的高级玩家都积聚在了常羊之山,来观看我与刑天的这场生死决战。在我们决斗的那个瀑布的方圆三里范围内,已经被名将盟、静心会以及云垂精骑全部全部封锁了起来,禁止一切玩家或NPC靠近,除了我和刑天之外,有敢越雷池半步者,格杀勿论!

虽然如此,但还是有络绎不绝的玩家留在外围观战,也有部分玩家选择了看直播。他们的目的不但是想亲眼见证这场游戏开始以来最强的对决,更想知道如果自己把武功练至颠峰,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效果。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被玩家们各式各样的照明工具赶走了老远。每个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黎明的来临,时间在人们焦急的心情下,也开玩笑似的慢了起来。

终于在千万玩家焦急的等待中,天边渐露鱼肚白,第一屡阳光透过正东方天际的云霞,散射到了常阳的大地上,众人这才注意到天空居然还有云。随后第二道、第三道光线的透过,天边的云霞也渐渐的消散了,所有人期待的黎明,终于来临了!

这时名将盟占据于此的帮众突然开始走动,并迅速让出了一条宽约半丈的通道来。一个绿倪大轿众星捧月般被四个帮众抬出,这四个帮众每一个都是太阳穴高鼓,眼中精光闪烁,一件可知是内功高手。而轿内之人居然可以在这种时候,这样的出现、更可用这四个内功高手抬自己出现,那他的身份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来到“雷池”边缘时,前方的两个大汉突然向两边一闪,居然与后面的两个高手一起合力将轿子抛向我和刑天决斗的瀑布,虽然他们都是内功高手,但是在距离一里多的这里来抛轿子,还是给人一种不自量力的感觉。

果然如众人所预料的一样,轿子在飞到不到二百米的时候,就开始下落了。眼看轿子就要落地时,高明如心武、浪天涯等人,突然感觉到轿内一股能量波动,将整个轿子包裹了起来。在落起前的一瞬间快速压缩,随后释放。轿子在气劲的弹力下,皮球般再次向前弹起,速度上居然比先前四人齐抛的时候更快了许多,一直到了瀑布顶端才飘然停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轿帘被缓缓掀起,一个身着黑色华服的男子缓缓从中走出,正是今天决斗的两个主角之一的刑天。

刑天出轿子后就一直望向瀑布下面的小河流望去,随之还向那个方向走了数步才停了下来,似乎已经看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除了在部分可以看清楚刑天动作的高手带领下,所有前来观战的人员都如同受到传染一样,齐齐随着刑天的目光,向瀑布下面的小河流望去。在众人的目光中,一黑、一红、一白三个小点迅速从远方快速冲来,其中黑色的在中间,红色和白色则在左右的岸上。

在三个小点的快速移动下,众人很快就按目力高低的顺序,先后看清楚了三个小点的本来面目。三个小点居然都是传说中的生物,其中黑色的是一头巨龙,红色和白色的两个小点则是一冰一火两头麒麟。而今天决斗的另一个主角站在黑龙的两角之间,上手抱于胸前,迎着刑天的目光,嘴角露出了同样神秘的笑容。

我们的笑并不是毫无道理的,刚才他一出轿子的时候,我们的神魔之力就有了互相的感应,在彼此的压力下,我的战神图录居然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身在魔龙头上,我感觉到四周的一切都前所未有的清晰,连河边的一块石头,可以感觉到其中的生命力呼之欲出。人与天地仿佛溶为了一体。

但是当我们的目光相对后,彼此的感应则更加强烈。我的身体仿佛欲挣脱天地的约束,方能感觉到畅快。但是越是如此,反对天地的感觉就越加的清晰,这就好比你抓着一根另一端固定起来的绳子,只有绳子被拉得越紧,你才能更清晰地掌握绳子上的任何一点轻微的振动。对笑间,魔龙已经载着我,来到了“雷池”的边缘。

我挥手阻止了魔龙和两头麒麟的前进步伐,魔龙会意地将龙头一低再猛然抬起,已经将我向正前方抛了出去。当我前飞出半里左右的时候,抛力消失,我右脚一踏河面身体猛向瀑布上面冲飞出去,速度比之刑天的轿子尤有过之。

这一冲直接冲到了一里之外的瀑布顶端,而且还在迅速向斜上冲去。我凌空一个翻身,硬是以内力使身体在空中停顿了下来,随后一把祭血魂取出抛下,当长枪插在下面的石头上面时,我也轻轻落到了枪柄上,淡然说道:“刑天兄,好久不见了。”说着又看了看四周的人海,自嘲道:“我应该没有来晚吧?”

刑天平静说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现在刚好是黎明,你来的不算早也不算晚。”冲他的态度上可以看出,他的境界在也刚才的气息牵引下得到了提升,至于到达了什么程度,我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说起初我们一个为了野心,一个为了复仇,两人都是有目的而决战的话。自从我们相互感应的时候开始,就由于体内能量产生了奇怪的变化后。我们两个已经开始享受这场无二的决斗了。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小说中那么多高手都喜欢决斗,因为当你的能力达到某一颠峰的时候,能找到一个可以和你旗鼓相当的对手,实在是一件令人热血沸腾的事情,这种感觉不是亲身经历的话,即使是在昨天,无论别人对我怎么说,我也不会明白的。

这时天地间的光芒开始越发明亮起来,刑天冷笑一声,突然向前跨出了一小步。随着他着一小步,整个瀑布发出一声“轰隆”巨响,这响声仿佛发自瀑布本身,连瀑布从天空落下砸在水面上的巨响都已经被完全淹没。随即我感觉到天地间的元气正在飞快的聚集在他右手拳之上,似缓实快地向我轰来。

我也同样向前跨出一小步,身体自然的从祭血魂枪头落下,左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小圈,初升的阳光迅速集中在了我刚刚画出的小圈内,变得格外耀眼。随之右手轻轻的放在光圈上,感到一阵温暖传入心肺,舒畅无比。见刑天一拳头已经轰出,轻轻向前一退,光圈迎上了对方集天地元气的一拳。集苍天之用于生息、化阴阳之秘于旦夕、乍实乍虚、无用之功。是为战神图录之日月精华!

随着光圈被退出,我的四周突然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日月精华!”这并非是我所喊出的,而是当战神图录升级到高级之后自带的特殊音效果,比之如来神掌的梵音相比,强度上则不是可以同日而语的。甚至比之刑天刚刚塌出的雷声,更具有一种庄严的神威,站在做外围的观战者,听起来都如在耳边。

两股相互撞击,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好像本来就应该如此一样。两股天地元气瞬间互相化解,重归于天地。刑天并没有继续出手,我也停了下来,平静地与他对视。两人对视了一阵后,还是我先开口道:“没想到我现在已经有与你一战的实力了吧,是否已经开始后悔当初没有趁我心有牵挂的时候将我除去呢?”

刑天淡然道:“你认为这么说,就可以令我产生后悔的念头的话,恐怕春风兄就大错特错了。”自从我们互相感应到对方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决战就已经开始了,不论是先前的出手试探,还是现在的语言攻击,都关系到整场战斗的结果,随便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会在蝴蝶效应下产生极其可怕的结果,因为谁也不会大方到给对方弥补破绽的机会。

我潇洒地纵了一下肩道:“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因为那样的机会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我这么说你信吗?”

刑天坦然点头道:“以后当然不会有了,因为今天我们两个中,只能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常羊。这是唯一的结果,不会有第二种可能的存在,因为这里毕竟是游戏,系统不可能因为我们两个,而单独制造出一界来让我们破碎飞升的。”

我点头道:“这点我十分赞同,但是你的名字是刑天,而这里又是常羊之山,从运气上讲的话,似乎对你不是很有利哦?”

刑天反问道:“你自认为自己的运气会比我好吗?”

我坦然道:“那是当然,我的运气自然不错。当然这主要都是因为我的人品好,人品好运气自然就好,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