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水中魔龙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洞中无日月,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内伤终于彻底痊愈了。不但如此,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这里不但空气清新,而且天地灵气居然要比外面浓上许多,运功期间,内力居然用精进了一些。按理说在这个封闭在地下三十多丈的地方,空气怎会如此清新?真是怎么样也想不明白。

现在依然什么东西也无法看到,处于人类的黑暗的天生恐惧心理,我不由内心不由打起了鼓来。一时居然不敢再有所行动了。

过了半晌,我突然自嘲一笑,心想:我什么时候胆子变的这么小来着,与这里未知的危险比起来,面对魔种大成的刑天应该更可怕一点吧?和刑天对战的时候我都能从容不迫冷静面对,不就是为了现在吗?

克服恐惧后,我的脑筋再次变得灵活了起来,灵机一动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些小说里的投石问路来。于是从包袱中取出了一块碎银子,轻轻一松手,很快就听到了银子落地的声音。知道这里距离地面已经不是很高了,心理才有了底。

由于我经常在野外烧烤,所以身上备了不少的火褶子,可是现在却不敢乱用。虽然我对《破碎虚空》的故事不是很了解,但是当初玩单机游戏的时候还记得,这里的魔兽应该不少,除了随机的“地雷”外,记得里面的主角传鹰的战神初现,就是和一头魔龙打的时候练成的。万一我现在将火褶子一打,一群魔兽给我来个群起而攻之,那景况可就不是很好了。

轻身落回地面,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在这里值得庆幸的是,虽然依然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却可以感觉到一丝空气的流动。虽然流动的很慢,但是对于修炼过闭目武道的我来说,已经可以大致的掌握到这里的情况了。

我感觉到自己身在一个宽敞的四方大殿之中,上方就是接住我的网子。而大殿十分空旷,再难感觉到其他东西。当然,最珍贵的资料就是,我可以确定,这里除了我之外,并不存在其他生命体。也就是说,我现在点亮照明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取出火折子一晃,火褶子遇风便燃。接着火折子的光亮,我终于看清楚了四周的景物。我置身的大殿之中,除了上方掉下来的入口外,每一道墙上都布有三道门,每一道门都十分深邃,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面对这样的东西,你不会知道门后是一个宝藏还是一头凶兽,又或者两者兼有之。而只有一面墙上,没有门,只有一个巨大的椭圆型雕刻。

九道门几乎是一个样子,使我不知道到底应该走哪一道门才是正确的。思量间,我将目光转移到那唯一没有门的墙上的椭圆雕刻之上。仔细观察下,居然是一幅星图。对于天文学,我可是门外汉,不过好在小弟人品好,身上的宝贝也多。没有丝毫犹豫的,我拿出了鲁妙子的天文学与星图对照起来,希望能找到一些关于这未知暗殿的提示。

可是直到火褶子烧完,我非但一无所获,反越看脑袋越浑,鲁妙子著作中的东西,这里全有。而鲁妙子天文学上没有的东西,这里还有!最后我终于还是懒得拿第二个火褶子再研究了,以我这样一个对天文学没有什么了解的人,要在这上面找出答案的话,恐怕七夕也未必能有结果。

扔掉火褶子,收起天文学。我突然灵机一动,重重地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下。暗骂道:我还真是笨蛋啊,这个游戏不是尽量忠实原著吗?我现在下线到网上找一本《破碎虚空》看看,前面的路不就一片光明了吗?想到这里,我马上选择了下线。

系统提示:你身在任务场景中,禁止下线。

还真是滴水不漏啊!早知道我早来之前看看啊,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不过抱怨也是没用的,还不如把精力放到其他几个门上,希望能找出一点端倪来。

再次拿出火褶子,我反复研究下,终于决定走星图对面墙上的中门。因为当我站到这个门前时,隐隐感觉到有浓烈的生机从门外透出。虽然不知道这个感觉是好是坏,但是在潜意识里我认为,正确的门,就应该是和另外八个不一样的门。

临走前我突然灵机一动,取出了戒指里留存的几套布衣、长服裁剪一翻后,还原成了一块巨大的杂色大布。在把一直备用的墨和水混合一翻后,将墙壁上的星图拓印了下来,打算留过下次向鲁妙子要酒时的见面礼,相必,他一定会喜欢得爱不释手的。不管怎么说,白喝了人家那么多的六果酿,现在有好处也应该想到人家不是?

走廊深远悠长,仿佛黄泉幽径直通往九地之渊。我暗掐不动根本印,默念冰心诀坚定的向未知的领域走去。富贵险中求!虽然我现在并不想追求什么富贵,但是我一定要找到战神殿学得战神图录上的武功,不管为了自己,为了朋友,还是为了为救我而牺牲的紫荷,不管遇到什么危险,我都必须要获得足以对抗刑天的力量,而目前来讲,唯一的捷径就是战神图录!所以,我没有退路,也不需要退路。

又走了很长时间,前方逐渐宽敞了起来,隐隐有水声传来。这种水落之声我十分熟悉,因为他和我私家别墅里的瀑布声音几乎一样,前面居然是一屏瀑布。想来好笑,我似乎总和瀑布有着不解之缘。先是别墅里的瀑布看到了紫荷出浴,结果差点毁了一对招子。之后又是黄裳与独孤求败的决斗,让我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怨气,使境界更提升了一层。如今在这战神殿中再次遇到瀑布,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好兆头?

胡思乱想之间,我已经来到了瀑布边缘,由于现在已经有了些许光亮,所以并不用借助火褶子,也可以看到瀑布的对面居然还有一个“水帘洞”,瀑布与我这里中间的水道,有三个块看起来比较坚固的石头连接,每两块间隔五丈,应该是给探险者走的。虽然这五丈的距离看起来不近,但是能活着走到这来的人,谁又会被这短短的距离难住呢?水中还有N+1种叫不出名字的水生物在游动,不知道有没有攻击性。不过这个场景实在是太……难道我第一个碰到的魔兽会是一个成精的猴子?

多想无益,我凌空跃起,同时提高警惕落在第一块大石头上。由于第一次飞跃有惊无险,第二次起跳我更放大了胆子,可是刚跃到距离第二块一半距离时,异变突起,自我右边水中突然窜出一条奇怪的鱼类来,此鱼外表类似鲤鱼,却有着鳄鱼一样的大嘴和鲨鱼一样锋利的牙齿,正张着它那足可以声吞一辆小轿车的大嘴,贪婪地向我咬来。

我一惊非小,自从打娘胎里出来,何曾见过这等生物?忙两脚御风,凭空再次提升了半丈,躲过怪鱼一咬后,右手一记神龙摆尾向后横扫,伴随一声龙吟,正扫中怪鱼的脑袋。

“嘭!”怪鱼被我一击打回水中,我也借反震之力再次前飙,跃过第二块巨石,直接在空中向第三块巨石投去。

“扑通!”一声,怪鱼落回水中后,一道百光从水中闪过,怪鱼偷袭不成,终于变成了我的经验。借着这道白光,我发现后方怪鱼落水处不远的地方居然有黑浪翻腾,想来是有更厉害的水怪要出来了。

在这里,我自然不敢托大,精神锁定那片黑浪的同时,祭血魂已经被我取出握在了手中。

“嗷!”又是一声龙吟响起,不过比之我降龙十八掌的音效要真实得多。我眉头一皱时,一头黑色的巨龙上半身已经冲水中窜出,张开它那足以把刚才的怪鱼吞掉的巨大口,径自向我咬来。我就纳闷了,难道我的样子,真就那么好吃吗?

早有准备的我自然不惧它,见它冲来,我冷笑出枪。对付这样的魔兽自然不需要隐藏什么实力,一出手,就是就是燎原枪法中最为凌厉的一式威凌天下。重重枪影将我的身体保护得无懈可击,祭血魂吞吐间向黑龙的大嘴攻去。这就是传说中的魔龙吗?卖相不是很好,比长白山的天池水怪还有所不如,不过实力上倒是一点不差,如果没有祭血魂和湛卢这样的神兵利器,想打败它还真要费上一点功夫。

魔龙似乎也意识到了我这一枪的厉害,居然停住了前冲的势头,挥动右爪扫向了我的枪锋。虽然我对祭血魂的锋利有自信,但是这样继续攻击下去的话,最多也就是给这个魔龙老兄修理一下指甲而已,并不能造成什么实际的伤害。

当机立断我忙收枪,使他一爪扫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