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魂影来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先下手为强,特别是面对刑天这样的高手,并不能落到被动。内力上,我是根据张三丰传授的太极理论修炼的,但那也只是内力,招式招意上,还依然保持着我原本雷厉风行的风格,这才是我一贯的风格,也是最适合我的风格。身体微微一晃,使用海天术脱离了刑天的杀气锁定。不等他动手,我抢先冲了上去,一出手就用出了“威凌天下”,滚滚枪影充斥满身体前后左右两丈内的每一寸空间,带着阵阵杀气,撞向正前方的刑天。

刑天见我这一招的声势,非是从前可比,脸上微露出惊讶之色。身体一沉,漂浮在空中的位置硬生生的压下了半分,接着力道一送,借反弹之力量跃起,躲过了我这凌厉的第一枪。在两人上下交错的时候,身体一翻,头下脚上一拳打入我的枪影之中。

在他拳头将入未入枪影之前,我枪式一收,漫天枪影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位置交错,我的祭血魂再次从腰眼向后射出,直取空中刑天的小腹。后者不慌不忙,抬脚踢在了祭血魂枪头之上。

“嘭!”刑天借反震之力翻身飘然落地,我也转身停下脚步,鞋底与地面的岩石摩擦留下了一条长约三尺的黑色痕迹。

从交手到现在,我们都只是试探性的攻击,虽然声势浩大,但对彼此都无法造成怎么实质性的伤害。虽然已经开始动手,但未到战神殿真正开启之时,我们都不会拼命用出全部实力的。我是明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要保留实力等待战神殿的开启。而刑天知道现在即使用出全力,我也会避其锋芒,不会和他硬拼,与其无谓的消耗功力,还不如耐心等待时机。而忍耐正是他的成功法宝之一,正以为他能忍,才能掌握了除云垂精骑之外的名将盟全部实力。正因为他能忍,才能等待到了云在天和明镜秋霜决斗的机会,暗杀云在天,并顺利的因此扰乱赵子龙的心神,以其为炉鼎,练成了道心种魔。可以说他今天的成就都归功于这一个忍字,所以他现在所选择的,依然是忍!

我刚才的攻击也非是全无目的的,在他跃起的时候,我刻意地踩了一脚地上的太极图。结果很令我满意,我的脚实实踩在了太极图上。这也就是说,这战神殿,并不抗拒我,刑天因为魔种的关系无法进入其中,但是我能!

一招过后,我们再次恢复了先前的对恃之局。谁都没有再次出手的意思,现在即使再动手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要等的,就是战神殿开启的时刻。刑天微微一笑,平静问道:“你猜猜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是你的徒弟死,还是我的手下亡?”以他对罗干的了解,自然不难猜出他会第一个挑战晚枫。

我收回保持前刺姿势的祭血魂,枪尾点在地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态度平静地说道:“我对晚枫有绝对的信心,所以,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你的手下亡。”虽然现在不适合拼命,但我们还是不断用语言刺激对方,只要对方心理上出现空隙,杀手将马上随之而至。他提起晚枫与罗干决斗的事情,就是为了让我担心。

刑天见我丝毫不为之所动,微微点头道:“果然有信心,不过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的信心究竟来自哪里?我虽然知道你徒弟大难不死,反武功大有进步,但是却不知道他那手御剑的本事,到底是什么名堂。怎么样春风兄,是否能说出来让我涨涨见识呢?”

我态度平和,一字一顿的说出了四个字:“万——剑——归——宗!”

刑天略微感到有些意外,但仍没有露出任何破绽。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么说来,他真的很难缠。但是我想就算他的剑气再强,也未必能破了金刚不坏之身吧。”

“咔嚓!”地上的九个太极图案突然全部从中间断开,在机关的触动下,消失在旁边的地板下,露出了九个可容纳一人有余的黑洞。

战神殿终于开启了!可是我们还是没有动,现在我们的气息完全将对方锁定,不管谁要靠近那些洞口,都要面对对方的全力一击。

我强压住内心的震撼,表示无所谓地笑了一笑,对刑天说道:“你和你的手下都犯了同样的一个错误,你们的双眼都被万剑归宗蒙蔽了,却忘记晚枫的手上,还有一把干将不是?”

刑天听到心里一震,马上意识到了罗干的危险。

而我就在他略一分心的时候,抢先出手,全力一招无定击向他攻击去。

这时我突然看到了两样让我感到意外的事物,首先是刑天的表情,他见到我出手居然没有一丝的惊慌,显然刚才的心理破绽根本就是假的,他是在向我示弱!可笑的是,我居然真的上当了,这当然并不能算是我的失误,而是因为真正心志被干扰的是我,战神殿对我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比起第一是失误来,我看到的第二样事物却让我由惊转喜。因为我看到远处有一道黑影正迅速又刑天背后向这边奔来,这个身影我异常的熟悉,正是我的老伙计魂影。

一惊一喜下,心理难免出现破绽。所以我知道自己这招并不适合硬拼,见刑天已经迎了上来,脚一点地凌空跃起。这是一个完全出乎刑天意料的举动,因为在上方的话,我就不可能冲入战神殿。

在他一愕的时候,我们已经交身而过。而这时魂影已经冲到了十丈之外的位置。我身体在空中一转,祭血魂轻轻一弹,千万枪影如朝阳的光芒一般,射向下面的刑天。

刑天冷哼一声,身体向后一翻,躲避过了第一波枪芒。跟着右脚一个倒挂金勾,踢在了祭血魂的枪秆上。就他这腿脚、速度和时间的把握、角度的准确,如果换了现实之中,肯定是一大国脚。不去踢足球,真是浪费人才啊!

“嘭!”再次交锋下我依然是只守不攻击,以我现在的浑元内力修为,虽然对方练的是两大绝世武功之一的道心种魔,但在我刻意防守下,也没有吃一点亏。枪腿一触即分,我借反弹之力量顺势后退。将对方掌力化去后,双脚点地,身体再次前飙,全速冲向刑天。

而刑天也在反震下飘然后退,在空中转了一个身后,右手一只支地面,双脚也随之落下。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不但看到了再次向他扑来的我,还有我后面的魂影。

魂影与我配合的默契程度几乎已经不用说了,见我的冲势,马上明白了我的意图。身体在不可能加速的情况下再次加速,由于他是一直前进,因此速度上既然比我快上了几分,鱼肠剑带着浓烈的杀气刺出,目标不是刑天,而是我的后背。有枪变无枪!

我感到后面的魂影一剑上的杀气,忙将以枪尾用出了一个回马枪,祭血魂快速冲左腰眼缩了回去,迎接上了魂影的鱼肠剑。

刑天见我们两个打算拼命,冷哼一声,身体居然飘浮了起来,右手拳头举起,横在了自己的鼻梁之前。动作虽然看起来缓慢,但是能在我发出攻击之前做出这样潇洒随意的动作,就说明这个动作实际上一点都不慢,而快慢速度上的差异感,正是道心种魔的特点之一。

“锵!”金属交鸣声中,我已经利用燎原枪法中的借劲反将他凝集全身功力的一剑上的力道全部借来,虽然我现在功力上要胜过魂影不少,但是这样借力量也必须要由自己的真气引导,加上这次两人都毫无保留,一击之下,魂影被震得倒飞出去,我也吐了一小口鲜血,前冲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同时借双手在身后交替,已经将自己的全身功力聚集在了祭血魂之上。

此时我和刑天之间的距离已经只有半丈了,我的气息已将他完全锁定,祭血魂闪电般从右腰眼吐出,闪电般直取刑天胸口膻中要穴。这已经是我和魂影两人所能发出的最强攻击了,在魂影的帮助下,将“借劲反”和“无枪式”合一的最强一击——一念成仁!

刑天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身体在空中一个转身,续势已久的一拳正扫在我祭血魂枪枪头之上。

“嘭!”游戏里有使以来,玩家所能发出的两个最强攻击终于碰撞在了一起。随着一声巨响,两人同时被震得向后倒飞出去。刑天飘出十丈多,才将我的力道化去,落回地面后吐出了一小口鲜血,已经受了内伤。

而我的情况则要比他糟糕得多,先后受到魂影和刑天两大高手的内力攻击,内伤要比他得来的严重的多。但是比起内伤带来的痛苦,我刚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以一而不可再,只能强压住他一拳的气劲,脚一沾地,马上全力前冲。而这样的距离上,刑天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头从中心的洞里,一头栽了下去。有是“喀嚓”一声,就个洞再次全部关闭,恢复起初的太极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