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干伏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刑天苦笑道:“我知道说谎话也无法瞒过你,就实话实说吧。”顿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道:“其实我刚刚也想过,自己先进入的话,可能对你更有威胁。不过我失败了,战神殿居然排斥我身上的魔种,我现在也只借排斥的力量,才安然站在这里的。”我们现在说的虽然都不是十分要紧,但是我却知道,这都是战神殿还没开启的原因,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一战,这种状况,即使我们两个也无法避免。

系统公告:战神殿即将进入游戏以来的第一次开启,请各位满足条件的玩家早做准备,以免错失良机。

随着系统公告的传来,罗干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随之杀气已将我牢牢锁定。在这种气息牵引下,只要我稍有异动,他的攻击就将马上随之而来,如跗骨之蛆,不死不休。我淡淡笑了笑,运转体内的浑元内力与之默默对抗,祭血魂已经出现在手中。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宫外,罗干将功力提升到战斗以来的最强点,身上的衣服都虚鼓了起来,身体一伏一冲,已经变成了直线前扑,两手不断撕裂这攻向自己的巨剑剑身。正在他以为大功告成时,突然听到罗戚的声音在后面叫道:“大哥,小心!”

罗干一愣之际,突然感觉到右手掌心一凉,随后漫天的剑碎残片四散落下,一把宝剑已经贯穿了他的右爪刺在他的咽喉之上。这把剑就是决战以来晚枫一直没有使用过的干将!晚枫握着干将的剑柄说道:“不需要惊讶,也不要不信眼前的事实。你记住今天是我宰了你的就行,等你转生之后,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报仇。”后半句正是罗干刚才说他的话,现在被他原封不动地退回给了对方。

他内力不如对方,而所有兵器中能破罗干防御的,就只有这把干将剑了。所以他一开始就用语言不断的刺激对方,影响对方的判断力,再以十三把剑扰乱他的视听,使他在盛怒下忘记了自己持有干将剑的事情。最后以碎片模拟成了干将的形状,隐藏着真正干将的剑气,使对方下意识的认为这剑气本就是这虚拟巨剑所发出的。在最后时刻,才以真正的干将宝剑发出了致命的一击。

这些种种的战术应用已近乎于完美了,特别是以苦肉记任由十三把剑被敌人震断,又硬接一掌,拼着受伤争取到了对方的轻敌之心。即使是我站在晚枫的角度来作战,也不过如此。所以,但从作战艺术来讲,他已经出师了。

“大哥!”随着罗干变成白光,与他手足情深的罗戚已经顾不得这只是游戏,而不是现实了,悲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拿出倚天剑向晚枫冲去。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他们兄弟的感情都是毋庸质疑的。

浪天涯见晚枫还有伤在身,实在不宜再战。冷哼一声,一个箭步当在了晚枫与罗戚之间,光雨瞬间从胸前爆开,硬是将失去理智的罗戚逼退了三步,才冷笑道:“记得刚才说一对一公平决斗的人,好象是罗戚兄你吧?而且看罗干的样子,晚枫不下杀手的话,一定比罗干死得更惨。现在胜负已定,是遵守规则继续决斗还是群殴,你一言可决!”说话的时候,覆雨剑早已经收回了鞘内。他对这把覆雨剑极为看中,如果不出手的话,宝剑绝不出鞘,一旦出鞘,必见光雨!

罗戚被浪天涯击退,先前冲动的头脑马上冷静了许多。但是刚刚见到罗干惨死的他,又怎么能真正的恢复冷静?现在从他的双眼中,已经可以看到明显的血丝,狠狠地瞪了阻止他报仇的浪天涯一眼后,把狰狞的目光转向晚枫道:“好,我要挑战龙晚枫!”

浪天涯,再向左移动了一小步,刚好把他的视线挡住,平淡说道:“冷静,一定要冷静,冲动是魔鬼!”顿了一下又道:“晚枫刚才一战中不但内力消耗严重,而且还被罗干的内力震伤,你现在要挑战他,明显是乘人之危。你是罗干的兄弟要报仇,我也要保护自己的兄弟,不如我们一战如何?只要你胜了我,就相当于你和晚枫都各自打了一场,那时候你再要向他挑战,心武也无话可说了,你认为如何?”说着静静伸出自己的左手,看了一眼照射在手心的阳光,稳定心神,进入了覆雨剑法中“日照晴空”的境界。

“哈哈哈……”一声大笑后,一个普通敌方帮众打扮的男子走了出来,挥手间将外衣扔掉,露出了本来的一身深蓝色武士服。在武士服的衬托下,他阳光般的气质显露无疑,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他并没有露出一点不自然的感觉,潇洒地走到场内,笑道:“浪天涯是吗?不可否认,你确实是一个高手。但是你刚才说过罗戚乘人之危,那么你现在乘他怒极攻心,心志不稳时向他挑战,就不算乘人之危了吗?”

浪天涯先前听到心武提醒,早知道对方另有高手存在,所以当这蓝衣人出现时,他并没有惊讶。冷冷地打量一下对方,沉声道:“听兄台的意思,似乎是想替罗戚和我打喽?”要知道现在浪天涯在天榜已经站稳了脚跟,所以说话还是有一定分量的,而且他决斗时以冷酷著称,剑出必见鲜红,故此,别人给他取的外号叫“一剑飙血”,他的剑可不是谁都敢挑战的。

罗戚受到蓝衣人的提醒,知道自己现在不宜作战,也不再逞强,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上,闭上眼睛,开始平复起混乱的心情来。

来人随意一笑,反问道:“有何不可?”

浪天涯恢复冷静,对待任何对手,他都不会有丝毫的轻敌之心,在他眼中,决斗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见对方不卑不亢的架势,会心一笑道:“你也是一个高手,绝对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不过我的覆雨剑下从来不杀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名来先。”

蓝衣人目光变得犀利起来,随后从包袱中取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刀,右手持刀,左手轻扶在刀柄下端,将宝刀抱于胸前道:“在下聂明,刀号天兵。好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打了?”没错,他就是我大学时代的情敌,游戏中的傲寒六诀传人聂明!随着宝刀入怀,阵阵寒气已经冲他刀身中透出,功力低微者已经开始哆嗦了起来。

“聂明是吗?”浪天涯从容道:“我也听春风提过你,一直很想见识一下傲寒六诀,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在这里碰到,老天真待我不薄啊。”对方发出的寒气断他为中心不断翻腾,但是首当其冲的他,却依然平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聂明苦笑道:“你提春风我就生气,他用一本《道德经》骗了我三个承诺。要不我也不用藏头露尾的,等他走了才出来挑战你,要不他告诉我第二件事情是马上离开,我可就真要郁闷了。”他倒是坦白。自己先承认了,不给对方挖苦他的机会。

浪天涯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如此,请动手吧。”说话间覆雨剑已经出现在手中,先在是胸前画了一个小圈,一小团光雨在圈内出现,接着猛地向四周爆开,将自己的身形完全笼罩在了光雨之中。

聂明面色凝重,身体猛向前跃出了一人身高长短的距离,手中天兵宝刀凌空匹出。刀未至,刀气先临,漫天的寒气迅速凝成了一把巨大的虚拟冰刃,以千均之势切入浪天涯的光雨之中。

“嘭!”就在这个时候,敌人阵营后方一阵骚动,一个对方帮众身体拉出一道长长的黑影快速冲过了四周的人墙。所有挡住他前进路线的人都被他以内力震开。转眼间,已经冲到了内圈。

罗戚和东方龙、西门虎知道对方并不是自己的人,因为自己的手下之中,不可能有这样的大高手存在。刚要上去阻止,却见那人居然早有准备,不等他们动,已经抛了三个真正的刑天手下过来。乘他们接住人时,已经飞身而起,踩着前方人墙的人头和兵器冲如了战神殿之中。看到对方简单有效,却又诡异难辨的身手,罗戚一惊失声道:“是魂影!”

东方龙一惊道:“那我们快去支援老板!”

罗戚忙拦住他说道:“不用了,忘记老板是怎么说的了吗?我们只要尽力阻止就好,如果真有漏网之鱼,就由老板亲自解决好了。”说完继续把目光移动浪天涯与聂明的战场上。

“叮叮……”一串金属交锋的清脆声响中,光雨尽数散去,而同时浪天涯也借对方一刀之力飘然后退,待对手招式将要用老时,再次骤然前冲。

光雨再爆,比第一次笼罩的范围扩大了一倍,将自己与聂明全部笼罩在了重重光雨中。

而聂明也非泛泛,见对方剑势凌厉,居然一改第一刀直接了当的风格,刀招变得轻浮,若冷雪桃枝,看上去没有一点力道。但与他对阵的浪天涯却明显感觉到,这是这一刀实则刚猛无匹。这招正是傲寒六诀中的桃枝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