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里外血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罗干冷笑道:“臭小子功力有所长进啊,不过,你不会认为这些废铜烂铁就可以救你的小命吧?”说着还示威似的拍打了一下胸口。

晚枫惊讶道:“这个动作好熟悉啊,想起来了,不是大猩猩的招牌动作吗?难道你练的是禽兽拳法?”见罗干气得脸色发紫,晚枫也恢复了严肃说道:“我这十三把剑都是凶器,所以并不是用来保命的,而是用来杀人的。”说话间剑气与罗干汹涌攻来的气势针锋相对,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罗干哈哈狂笑道:“无知的小子,你认为这些破烂可以伤得到我吗?”

晚枫学着我的招牌动作,潇洒地耸了一下肩道:“如果你主修的是狮子吼之类的武功的话,到是可以试着用嘴巴杀死我。如果不是的话,还是快点动手吧大叔,年老不是你的错,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唠叨个没完,就是你不对了。”其实罗干也就三十来岁,晚枫这么说完全是在气他,也是为了在他心理上造成破绽。

罗干怒极反笑道:“既然你这么急着去死,我现在就成全你!”说着双爪上下翻飞,化成漫天爪影向晚枫扑去。在两次失败后,他痛定思痛,现在龙爪手不论是爪功还是步法,都已经达到了原本难寻破绽的本原面貌。在重重爪影中,罗干若一条黑龙,呼啸着欲将晚枫吞噬而后快。

晚枫面色凝重,两手结剑印交叉胸口,围绕在身边的十三把剑全部集中在胸前三尺范围之内,看似有前后有不规则的漂浮,但是高明如心武着可以明显看出,这些剑的位置很特别,虽然不能理解其中含义,但是也知道绝非随意漂浮那么简单。

见罗干越来越近,晚枫脚尖一用力,身体向后方退去。同时两手剑印一分,如大鹏展翅,口中低喝一声:“剑啸穹庐,去!”十三把剑随着晚枫剑诀一动,同时向罗干射去。每一剑或快或慢,或直或弧都是伶俐非常,而且互相配合无间,攻击已近乎完美。

罗干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双爪先是抱拢于胸前,接着再次化为重重爪影迎向晚枫的十三把长剑。

“当!当!当!当!……”罗干不但擅长抓功,且练就了金刚不坏神功,如此叠加,他的双爪坚硬度自然是毋庸质疑的了。手爪与利剑的交锋,居然发出了一串金属撞击才能发出的独特声响来,显得怪异非常。在他双爪连挥下,十三把利剑被全部打飞了出去。

晚枫已经退到了接近边缘人群的位置,退无可退下,脚下一转,向另一个方向退去。但是虽然方向有所改变,但是他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他的对手。见十三把剑被先后打飞,他并没有一点惊讶,因为这本就是他算计好了的。从第一把利剑被对手打飞,晚枫的双手也开始由慢到快的挥舞了起来,手臂每挥动一下,都有一把被打飞的利剑倒飞回去攻击罗干。

随着他手臂挥舞的越来越快,十三把剑的攻击也越来越猛烈。围观的敌方玩家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在他们眼中,晚枫的十三把宝剑,已经变成了十三道精芒,连绵不绝的攻击着下面的罗干,而罗干却稳如泰山,每一次攻击都被他轻易挡开。

其实罗干看起来轻松,实际却打得十分郁闷。他虽然有金刚不坏身护体,但是轻功上却并不比晚枫强,虽然依靠高晚枫一筹的内力要追上对方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在头上十三把利剑的不断骚扰下,他的速度已经弱了对手一筹,还哪里追得上正在不断逃跑的晚枫。

正在他郁闷的时候,晚枫开口笑道:“怎么样,罗干大叔。我这招万剑归宗御剑之法的水银泄地,滋味不错吧?不过我还真佩服你呢,怎么防御这么高,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壳类保护不成?”自从晚枫听说我气死灭绝之后,就一直说他十分羡慕,而且一直想找个适当的机会,对一个适当的对手试试。现在从罗干气得脸色发紫的罗干身上就可以看出,他的气人神功即使不如他师傅我,也不惶多让了。

罗干怒吼一声,突然放弃了所有的防御,任凭晚枫的十三把利剑加身。

“噗!噗!噗!噗!……”十三把利剑先后刺在罗干的身上,居然没有被马上弹飞,而是依然保持着原来刺的角度,将他的皮肤压出了十三个小坑。晚枫暗叫不好时脚下略微停顿了一下,再想补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罗干突然身体一挺,在浑身内力的强化下,金刚不坏之身瞬间将十三把长剑震得粉碎,在一地的碎片之中,居然找不到一个长度超过三寸的部分来。随后不给晚枫反应的时间,已经快速向其中去,漫天爪影封锁住了晚枫前后左右的所有进退之路,最后一记直拳攻向晚枫的胸口。罗干并不是傻子,他知道晚枫既然可以拿出十三把剑来对付他,就可以拿出第二个十三吧,第三个十三把!所以他绝对不能再给晚枫那样的机会,他要速战速决!

晚枫退路被封,无奈下只能硬当。在罗干一拳轰到之前,双手握拳头交叉胸前,挡住了对方这雷霆一击。

“嘭!”晚枫论功力的话,要比罗干差上老远,一记硬拼之后,被轰得双臂发麻,狂喷了一大口鲜血,向后倒飞出去。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抵抗,左手抓住右手小臂,右手再结剑诀,低喝道:“万剑轮回!”随着他话音一落,地上原本的宝剑碎片马上再次飞起,纷纷挡在了他于罗干之间,结成了一把巨剑,形状类似干将宝剑。

罗干见到这般情景也不由一愣,虽然他并不认为这些碎片可以伤到他,但是如果任其攻击的话,一身衣服肯定全部报销,再难找到一个遮羞布。由于面子这个宁死不屈的问题,罗干忙停下了脚步,伏下身子,双手交叉在小腹下面,严阵以待晚枫的这次攻击。只要在将这次攻击挺过去,他发誓一定尽快让眼前这个可恶的臭小子成为自己的爪下亡魂。

晚枫见状擦去嘴角残余的鲜血,失笑道:“以前一直以为罗干大叔你是少林派的,今天才发现自己错得多么厉害。”说着下意识地扫了一眼罗干护住要害的双手,笑道:“原来大叔不是少林的,而是武当(捂裆)派的。”

罗干冷声道:“不管是哪一派的,你记住今天是我宰了你的就行,等你转生之后,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报仇。”

“好啊!”晚枫爽快说道:“不过我上次被你打下悬崖没死,就已经算是死里逃生了,现在这不是来找你报仇来了吗?”面色一正,低喝道:“天剑一击,去!”随着他两手同时向前一指,前面的巨剑也呼啸着向罗干扑去。

惊雁宫是全石结构,虽然经过数千年岁月的磨练,但是无论内外却没有一点风化或者变形的痕迹。若换做一般的石洞,经过几千年的变迁,恐怕早已经成了一个钟乳洞了。我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相信这除了游戏中可以进入此洞的人屈指可数外,最大的原因恐怕要归于刑天的安排了。

又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距离,刑天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道:“好一个醉春风,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这一生,其实最不满意的是自己出生在了这个太平盛世,否则以我的才能和心机,绝对会是一个乱世中出现的英雄,不知道春风以为然否。”他说话时,我一个字都没有落下,同时我的脚步也没有停顿,虽然这里环境十分阴暗,但是只凭大门射近来的一点余光,虽然几经过转折,但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再转过一个弯,前就是我的目标,惊雁宫大殿。这里开始明亮起来,但是照明的并未蜡烛或是火把,而是一颗颗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夜明珠。大殿的中心是九个太极图案的标记,刑天正站在最中间的一个上方,身体漂浮着对我微笑。

我坦然一笑道:“看来战神殿并没有开启。”

刑天摇头道:“确是如此,不过即使开启的话,你也不会有一点机会的。因为我不会允许有你学成那种足以威胁我的功夫。”

我继续前行,来到刑天身前不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说道:“你说没机会,就没机会吗?虽然你练成了道心种魔,但是还想杀我的话,恐怕机会,呵呵,不是很大的说。”

刑天摇头道:“我放你进来,就没打算要你的命。虽然我原本就无法伤的了你,但是我只要守在这里,你想踏入战神殿的话,有我在,恐怕不行。”

我潇洒耸了一下肩道:“也许吧,但是我疑惑的是,你现在为什么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