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二虎相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会工夫菜已上齐,在我和聂明的谦让下,张欣率先吃了一口青菜。随之皱眉道:“难怪这里的生意如此冷清,这菜里的盐也放的忒多了点吧。”不是吧,上次来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的啊……不对,上次我就是因为差点被喉死,才一气之下结帐走人,同时遇到魂影的刺杀的。

想到这里,我尴尬地笑了笑道:“忘记这家店的水平有限了,我们换一家好了。伙计,结帐!”

聂明苦笑道:“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们也不饿呢。对了,看张放你的样子,似乎在游戏里应该是个高手,不如去擂台玩玩如何。嘿嘿,我这个提议很不错哦,可是给你机会报当初杀你光杆老将之仇哦。而且擂台可以选择杀人不死,很安全的哦。”鄙视,哪壶不开提哪壶。

既然你给我机会报仇,那我还是算了吧,我还要抓紧时间去找艺云呢,再说现在和他打也没有任何意义。想到这里,我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还有点事情,就先告辞了。”

“呵呵。”聂明也爽快的笑了笑,说道:“那就不耽误你了,我们也有点事情,就先告辞了。”说完带着张欣先行离开了。而我,自然要结完帐再走了。

系统提示:由于你在线时间过长,身体的饥饿度已经达到了警戒线,请马上下线吃东西。

无奈之下,结帐下线。

下楼随便吃了点东西后,我又马上上线,没想到不到一个小时,游戏里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无暇多想,继续向洛阳进军。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就因为我耽误吃饭这点时间,险些让艺云遇到危险。

※※※

洛阳附近的一条小路上,艺云独自一人在赶路,后背上还背着一个包袱,包袱上包得很紧,可以看出明显的痕迹,是长方体的形状,比我的九阴真经略大一圈。

她并不着急赶路,所以走得很慢,像是在踏青散步。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眉头一皱,停下了脚步,抬头凝望向正前方。因为高手的感觉告诉她,又有麻烦来了,而且这次是两个麻烦。

果然,两人影从前面的树林窜了出来,来人是一男一女,男的相貌俊朗,五官端正,充满了阳光的气息。而那女的虽然不如艺云,但也生得十分秀美。他们互相拉着手,显然是一对情侣。如果我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认出他们。这对情侣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和我分别不久的曾经梦中情人张欣,和以前的情敌聂明。

艺云微微一笑说道:“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啊,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拦住在下的去路,到底有什么指教?”说话间她已经进入了剑心通明的境界,做好了随时动手的打算。算起来,自从将身怀师门秘笈的消息放出去以后,这已经是第七十三波来找麻烦的人了。

聂明苦笑道:“在下聂明,见过艺云仙子。这位是我的女神欣欣大美女,艺云仙子请千万不要和我们太过客气,我不是什么好人,这次是为了夺取典而来的。”

艺云失笑道:“你倒是坦白。既然如此,阁下想怎么样,划出个道儿来吧。我艺云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总不能丢了春风的脸。是一个打两个,还是两个打一个,我接着便是。”她这句话已经开始攻击了,先指明对方欺负他一介女流,并表示出不肯屈服的一面。随后说出了我的名字,来造成对方心理上的一点压力。

“呃……”聂明被艺云说的哑口无言,干咳了两声后,苦笑道:“其实我们也有苦衷的。我的女神本来想先投一个小门派打基础,出师后再找机缘。可是谁知道她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一连三次接的出师任务都是高难度的,一连三次认识到失败的她,已经失去了出师的机会。而叛变师门,不断受到同门NPC的追杀,再想找其他门派也十分难了。”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我想和艺云仙子打一个商量,只要艺云仙子肯把《慈航剑典》让出,在下愿意答应帮艺云仙子做三件事。即使赴汤蹈火,在下也再所不辞。”他说得十分真诚,让人很难对他的话产生怀疑。

艺云呵呵一笑,淡淡说道:“你也知道这是我师门之物,还请聂先生不要为难我才好。”简单说来两个字,免谈!

聂明依然不死心,抱拳继续说道:“在下所说绝非虚言,希望艺云仙子三思,在下绝不想和你动手。”

艺云脸色一沉,摇头道:“我已经三思过了,如果阁下不想动手的话,那请不要拦着我的去路好吗?真是的,又有高手来了,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分啊?”随着她话音一落,一个魁梧健壮的身影翻身落在地上,站在了艺云与两人中间的位置。来的居然是北冥玄武。

艺云见到北冥玄武,眼中精光一闪说道:“是刑天派你来夺书的吗?”

北冥玄武摇头苦笑道:“我来,就一定要夺书吗?其实我刚好是路过,见到这样的情景,可能这位兄台似乎不愿意和女子动手,既然如此,不如来替艺云仙子接阁下的高招好了。嘿嘿,这应该算是行侠丈义、英雄救美吧。”

艺云态度依然平静,一副神圣不可侵犯、淡然从容的样子,道:“北冥兄美意,艺云心领了。不过我心里只有春风一个,再也容纳不下其他人了。”

北冥玄武苦笑道:“对不起,是我刚才口误。其实我现在已经脱离组织了,终于可以过我一直梦想的侠客生活了。今天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艺云仙子就成全我吧,我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在刑天手下的日子,真把他憋坏了。

艺云弄不清楚北冥玄武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脸上露出防备之色,平静问道:“我的事情自己可以解决,不知道北冥兄为什么要帮我呢?”

北冥玄武摇头苦笑,叹了口气道:“其实说句实话,我现在虽然也算是游戏里有数的高手,但是一直以来玩得并不开心。我始终觉得一直以来的游戏生活并不适合我,可是我却不知道什么样的玩法才更适合自己。我一直按照以前游戏中的趋势走,练功、升级,建帮立业,当然我没有领导天分,所以找一个有前途的人辅佐。可笑的是,这样的套路模式让我玩得很不开心,这种迷茫一直延续到我遇到了春风。他那种随心所欲的游戏方法,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的处事态度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我终于知道了,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适合我的,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真正感到快乐。

他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所以今天碰到这样的事情,我在决定管上一管。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当然,如果有目的的话,就是聂兄的高手气势,的确引起了我的战斗欲望。好了,请艺云仙子休息片刻。”说着,充满战欲的双眼已经转头望向了聂明。泰阿宝剑已经握在了手中,今天的北冥玄武,终于决定要做回他自己。

聂明一见又有高手前来,而且听语气,似还是和自己作对的。可是对于强敌,他却丝毫不惧,左手虚晃,已经从包袱中取出了一把刀来。此到外观幽雅,却不失稳重。随手将刀横与胸前说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只好献丑了。此刀名为天兵,在下聂明,用的是左手刀法,不知道兄弟如何称呼?”

北冥玄武转身看向聂明,望了一眼手中的泰阿道:“在下北冥玄武,此剑名泰阿。聂兄请吧。”

北冥玄武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一提到泰阿剑,谁不知道是十大神剑之一啊。而能够通过考验,获得一把神剑的人,又岂会简单?聂明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随手右手将张欣扶到一旁,沉声说道:“如此,看刀。”随着最后一个刀字出口,已经人随刀走,斜劈向北冥玄武肩头。虽然这一刀看起来凶猛,但两人都知道,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

艺云对北冥玄武的话有些似懂非懂,不明不白的从战场退到了二线。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她只能暂时退出战圈。同时纯钧宝剑已经取出,并保持着剑心通明的心境,随时准备出手。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向谁出手。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拿出了通讯器,一看到上面跳动的名字,艺云的脸上马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随即接通说道:“春风啊,看来你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话筒另一边,我正在全速飞奔。每跑一步都是踩着树枝或野草而行。我一直都喜欢这样自己靠11路公共汽车赶路,有很大的原因是喜欢享受这种飞一般的运动感觉,这是在现实中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做到的。听到艺云接通了通讯器,连忙问道:“云,你在哪?现在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艺云心里一热,但看到眼前刀光剑影中的两个人,还是理智的说道:“我现在的位置是……刚才两个人来抢书,可是北冥玄武突然出来帮我。我现在已经被晾在一边了,你看我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