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化解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明镜秋霜神色变得凝重,爽快说道:“既然天理兄不愿意先出手,就由小弟先来好了。我练的是天霜拳,当然还有别的,天理兄小心了哦。”说着右手拳缓慢轰出,四周的空气随之急速下降。

我看出他这一招是试探性攻击。微微一笑,右手换外狮子印,在空中划出一个小半圆后,指尖迎上对方的一拳。这一招我也之用了五成功力,属于纯试探性的一招。

“嘭!”第一招我们都没有用全力,所以并没有谁被震退的事情发生。一招过后,两人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很多,转眼间我们已经过了时多招。明镜秋霜出拳头以劲为主,带着透骨的寒气。天霜拳不愧与风神腿和排云掌齐名,如果功力比他弱的话,一定会受到他寒冷的拳劲影响,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不过对于我就没那么简单了,在我长生圣气的护体下,给我的感觉也只是凉了一点而已。他每出一拳,我都毫不退让迎出一记手印,还不时的吼上两声真言,十招过后已经占了些许上风。这是我第一次只有真言印与别人交手,感觉上威力还是不如风神腿和燎原枪法来得爽快。

明镜秋霜知道这样下去对他没好处,忙改变招式,右手化掌长刀,一记火焰刀直刺向我的胸口。

我双手忙结日轮印迎了上去,如果他原式不变的话,手刀一定会被我的日轮印卡住。

明镜秋霜显然也知道结果,所以马上化掌为拳,内力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由火变冰,一记天霜拳狠狠的轰向我日轮印中间的缺口处。

这一变招虽奇,但也算在我的掌握之内的变化。见他变招,双手由日轮印变宝瓶劲。双手抱拳行礼般向前一推,宝瓶劲已经偷体而出,迎上了对方临时变招的一拳。

“嘭!”随着一声剧响,明镜秋霜不退反进,收拳出肘,带者阵阵寒气的肘击点向了我的胸口。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这个家伙居然还十分有风度的念出了招式的名字:“天霜拳第一式,凝霜见拙!”

不过他这一变化却是我先前所没有想到的。在情急之下,我顾不得只用那个不十分常用的九字真言印了。右手忙向下一按,潜龙勿用带着一阵龙吟之声拍在了对方的肘上。

“嘭!”为了不让他发现我是醉春风,所以我一直把功力压制在比他弱上一线的程度上。但差距并不明显,所以这次我们各自向后退了三步。

“降龙十八掌!”明镜秋霜惊讶地说道:“真没想到天理兄如此深藏不露,这样刚好,可以打得更过瘾一点。下面我可要动真格的了,天霜拳第四式——霜雪纷飞!火焰刀第五式——怒火中烧!”随着他的暴喝,左手出拳,右手掌刀。一寒一热的两股劲气同时从两个角度向我袭来,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将在我胸前相遇。

我知道他这招并不简单,但有出于好奇想看看结果,于是脚一点地,身体急速向后退去。同时用起了《九阴真经》里的轻功“螺旋九影”,留下一条身影在原地,以干扰他的视线。

他果然没有发现我,冰火两股内力在预定的地点相撞,居然产生了爆炸!“轰!”的一声巨大响,将地面的泥土震得四下飞溅。

灰尘很快散去,明镜秋霜傲然站在原地,见我也安然无恙站在他对面,微微一笑说道:“看来今天真的遇到劲敌了,我现在真的感觉十分兴奋呢。”

我皱了一下眉头,随口说道:“不应该啊,正常情况下,是无法同时使用两种极端的武功的啊。明镜兄,你的特殊资质,不会是冰火同源吧?”我虽然可是同时使用九阴白骨爪和降龙十八掌,但佛道本就有共通之处,可是他的武功却是冰和火两种完全相克的元素,我的还可以说是阴阳相生,而他那完全就是水火不融。真不明白他是怎么融的。

明镜秋霜摇头道:“错,是二心乾坤,可以同时使用任意两中不同的内力进行攻击。好了,我们继续吧,让我见识一下天理兄的真正实力!”

我微笑摇头道:“很不想破坏你的兴致,但是似乎有高手向这边来了。”

我说话的这段时间,来人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在这样的距离里,明镜秋霜也发现了对方,忍不住抱怨道:“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居然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打扰,真是扫兴。”果然和我想的没错,这个家伙对和我打的兴趣,要远远高过对蛇血的兴趣。所以听到有高手来,只提扫兴,却没有说蛇血可能被分一杯羹。

他说话的声音很响亮,并没有刻意的控制声音。而来人这时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连他(她)奔跑的声音我们都可以听到,他(她)又怎么可能听不到明镜秋霜的说话声呢。

明镜秋霜话音刚落,马上有一个熟悉而刚毅的女声接道:“明镜秋霜,你这个混蛋,想找一个对手的话,本姑娘随时奉陪,我已经找了你很久了。”随着话音一落,一个黑衣女子飘然停到我们不远的地方,愤怒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明镜秋霜,同时杀气也将他牢牢锁定。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云在天一直追求的冰魔物语。

明镜秋霜看到冰魔物语,马上露出了痛苦的笑容道:“冰魔姑娘,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云在天真的不是我杀的。”顿了一下,继续解释道:“我承认那天我真的和他比武,并且输给了他。但是我之后想的是如何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凭真本事打败他,又怎么可能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害他呢?”看他的样子,已经不止一次被冰魔物语追杀了。真是奇怪,云在天没事的时候,她总是不肯接受云在天,现在出事了,她反倒是最着急的一个。得到的时候不懂得珍惜,等到失去了才觉得惋惜,唉,女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冰魔物语冷冷说道:“不管你说多少遍,我都不会上当的,你这个杀人凶手!今天除非你杀了我,否则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见她马上就要出手了,我忙阻止道:“等等,冰魔姑娘,都是误会,云兄真的不是他害的。”不知道云在天知道冰魔物语现在的表现,会不会觉得挂得值得呢?

这时冰魔物语才转头看了我一眼,不屑地说道:“你知道什么?不要在这里胡说!”说完不理会我,一把银色的软剑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我马上抢白道:“我没有胡说,而且我什么都知道。”见成功吸引他目光后,我才放慢了说话的速度,叹了口气说道:“云兄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知道他出事之后,认真分析了情况,并且已经查出了凶手的身份。不过可惜的是,我现在并没有替他报仇的实力,所以我只能等。等到战神殿开启,或许我会有机会。”

被刑天打败后,我也曾经总结过失败的教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一直以来内力太强了,所以我的路线虽然也是刚巧结合,但刚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换句话说,我习惯了用内力欺负人。可是面对内力比我只强不弱,又有道心种魔的刑天,就只能败了。

可是经验是总结出来了,但并不是那么容易改正的。一个人的武功风格一旦形成,想改变是极其困难的。而且如果改变以前的风格,那么以前的境界将无法得到有效的发挥,所以说即使勉强改变了,也是得不偿失,想要再有突破,必须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所以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与道心种魔齐名的《战神图录》了。

冰魔物语反复打量了我一阵,微微摇头道:“你到底是谁,我可不记得在天说过有你这个朋友。起码没有对我描述过你的相貌,也许你说名字的话,我会想起来的。”汗,已经叫“在天”了,好你个云在天,死得不冤啊。希望你快点回来,好让她带你练级,一起培养感情。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带着天理的面具呢,于是说道:“以我现在的样子即使说了,你也不会想起来的。不如这样……”说着右手在脸上一扶,使用变脸技能将面具摘下,露出了我的本来面目说道:“这回冰魔姑娘愿意相信我的话了吗?”

“醉春风!”冰魔物语和明镜秋霜同时惊道。

路人甲倒吸了一口冷气,喃喃自语道:“乖乖,真的是醉春风啊。”

我嘿嘿一笑说道:“如假包换。”顿了一下,转头向明镜和冰魔两人说道:“好了,还是说正事吧。明镜秋霜根本不是杀害云兄的凶手,冰魔姑娘有没有想过,网上流传开来的录象是哪里来的?还有,明镜秋霜为什么要杀害云兄?他有作案的动机吗?”还是先让她明白事情的漏洞比较好,那样我接下来的话才更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