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群春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看到这些人的出现,路人甲已经彻底傻眼了。停住了他那沙哑的歌声,求助似的向我看来。相比之下知道我底细的皮卡丘就要安心得多了,只是微笑不语。

我微微一笑,随口问道:“路人甲,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打宝小队吗?如果是的话,规模似乎小了点,比天使联盟差多了。”见他恐惧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再难从他那里问出什么了,于是转头对那群强盗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虽然你们要钱,是不是也应该先把名字留下,看看我是否惹不起。”

“嘿嘿嘿嘿……”一阵奸笑后,十几个拦路的人分别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卧室烛”“卧室透烛”“卧室透春烛”“卧梅又闻花”“卧知会中谛”“卧室达春绿”……

“哈哈哈……”听了他们报出的名字,我忍不住狂笑起来,笑到肚子有些痛的时候,才在十几个人杀人的目光从停了下来。伸出右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后,才慢慢起身说道:“好了好了,我不笑了,不要再用那种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我会骄傲的。”

带头的那个人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冷冷说道:“你知道嘲笑我们名字的后果吗?”

我忍着笑摇头道:“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不过你们的名字救了你们一命,我已经记住了。”说着指向他们说道:“你是猪、你是头猪、而你是头蠢猪、还有你没有文化……你不要低头,说你呢,你只会种地、你是大蠢驴……”把他们的名字都翻译了一遍后,我又问道:“我有说错吗?”

为首那人恶狠狠地说道:“你知道吗?你已经触动了我们的逆鳞!”

我摆了摆手道:“别逗了,我光听说过龙有逆鳞,却没听说过猪和驴也有类似的东西。好了,我要赶路了。”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我已经展开了风神腿法的轻功篇捕风捉影,身影快速在十几个人之间闪动,随之而来的是连续十几声“啪!啪!……”轻响。

当我若无其事地回到原地时,十几个人也先后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看到眼前的情景,路人甲再看我的目光里,除了疑惑就是恐惧,仿佛在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皮卡丘早就知道我的实力,先前的情景是他预料之中的,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惊讶。

打倒了几个人后,我拍了拍手道:“看在你们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快乐的分上,今天就不为民除害了。”其实真正让我没杀他们的原因,是他们开始那句“只劫财,不劫色。”不管是真是假,也赢得了我些许的好感。可惜我现在不论说什么,他们已经听不到了。

回头拍了一下两眼发直的路人甲,调侃道:“不要用那种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的性取向很正常的。好了,我们走吧,我可不想耽搁太长的时间。”想来那个蛇血加的功力应该不会太多吧,不过也聊胜于无了。对于现在的情况来看,哪怕是增加一年的功力,我也要极力争取才行。

皮卡丘这时终于开口问道:“春风大哥,我们如果现在走了的话,他们遇到怪物怎么办?”真是个善良单纯的好姑娘。

我微微一笑道:“可是我们现在弄醒他们的话,恐怕又要和我们纠缠了。既然他们选择了打劫,就应该冒一点风险的。好了,我们走吧,刚才我的力道控制得很轻,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腥过来了。”

在路人甲和皮卡丘的带领下,我们又沿着这条路走了一段时间后,钻进了一片树林里。这里的树比较茂密,所以在里面行走显得十分凉爽。这里除了一些兔子松鼠外,根本没有可供练极的怪物存在,难怪那个梁子翁没有被太多人发现。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几乎我找过的“宝藏”中,多数都是这种看起来就任何价值的地方,比如《长生诀》和独孤求败的剑冢。看来以后遇到这种地方的话,值得多加注意,要不要把这个发现告诉他们呢?想想还是算了,以他们的实力,找到了我所谓的“宝藏”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又走了一段时间,我们走到了树林的中间位置。在茂密的小树遮掩下,一个小木屋渐渐出现在视线之中。而这时我眉头一皱,听到了木屋中传来了打斗之声,虽然声音很小,但又怎么能瞒得过我的耳朵?

难道被别人抢先了?想到这个可能,我马上把速度提到了最快,一阵清风般从进了小木屋之中。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抢险我一步的居然是明镜秋霜。我进屋时,只见他一手按在一个头上没有几根毛的白发老头后脑上,用力一推,将那白发老头的脑袋撞在墙壁上。

看来这个梁子翁的武功练得确实不怎么地,或者说是明镜秋霜用力比较寸,总之现在的结果就是,梁子翁被这一下撞得脑袋开花,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活不成了。而原本就不是很结实的墙壁,也被这一下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我和明镜秋霜见到对方都是一愣,随后我苦笑道:“你也是为蛇血来的吗?”

明镜秋霜的回答比我的问话更加简单,只说了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错!”

我微微一笑道:“可是算起来,梁子翁应该是我两个朋友先发现的,我们要怎么分呢?”

就在我们聊天的这会工夫里,路人甲和皮卡丘已经冲了过来。我看了一眼地上半死不活的梁子翁,马上意识到这个恐怖的场面不应该让单纯的皮卡秋看到。所以马上调头向外一闪,在皮卡丘的头马上要伸进木屋之前,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并用柔力将她抛出一丈多远。因为我力道控制得比较好,所以她落地时,很平稳的站住了。

而路人甲见我如此举动,马上担当起了护花使者的身份,不顾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全力一拳向我鼻子砸来。可是他看似凶猛的一拳,落在我眼里也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缓慢、破绽、一无是处!

右手随意抬起,运起九阴白骨爪的吸力将他的拳头牢牢抓在手中。如果不是不想伤他的话,现在他这只拳头已经废掉了。掌力轻轻一振,将他震回原地说道:“你先别激动,去看看屋里的情景,是否应该让皮卡丘瞧见。”

路人甲疑惑地向屋内看了一眼,恐怖的场面也让他脸色一变。平时练级的时候虽然也经常见到死亡的NPC或者是玩家,但是那些人都死得很彻底,很难出现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我也只在年怜丹身上见过一次,更何况是他?

随后又一道人影闪出,明镜秋霜微笑道:“不用担心了,不养眼的东西已经被我变成了白光。”说着转头看向我,继续说道:“你说的朋友就是他们吧?不过我也不会放弃的,毕竟我们都是为了战神殿而努力的。在下明镜秋霜,敢问阁下是?”汗,忘记我已经戴了面具了。

我并不想现在显露身份,于是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朋友先发现的人,而你杀了梁子翁,那么不如我们个蛇血平分吧。哦,对了,在下天理,不知道明镜兄意下如何?”这时一边的路人甲走过来,小声对我说道:“你小心点,明镜秋霜可是第二届武道大会的冠军。要不我们把装备还你好了,还是不要和他争了,毕竟安全第一。”我汗,至于对我那么没信心吗?

我摇头道:“你放心好了,明镜兄光明磊落,绝对不会为难你们的。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还是带着皮卡丘先退开好了。”说者还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看他还是犹豫的样子,我对他的印象也有了一点改变,开始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猪哥,只对皮卡丘献殷勤,不过现在看来嘛,还算有点义气。最后还是对我比较有信心的皮卡丘把他拉走了。

明镜秋霜见他们走后,对我摇头道:“其实天理兄刚才的提议很公平,但我并不赞成。我们玩的是武侠类网游,混的是江湖。所以遇到这种事情,应该用江湖的方法来解决。如果你和他们的水平差不多的话,我只能接受你的提议。但我看得出,你是一个高手,所以我还是希望用拳头来绝对蛇血的归属。不知天理兄以为然否?”

我淡淡的一笑道:“这不公平,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

明镜秋霜点了点头道:“够自信,就是不知道你的身手是否和你的自信一样强。既然你答应了,那么请出手吧。”

我也不再客气,双手结不动根本印,马上透出一股庄严的气息。平静说道:“在下练的是佛门武功,明镜兄小心了。”我现在如果表露身份的话,他一定会更有兴趣用这个借口挑战我。而那时候,他一定会打得比现在兴奋,所以我还是决定先不告诉他的好。

明镜秋霜神色变得凝重,爽快说道:“既然天理兄不愿意先出手,就由小弟先来好了。我练得是天霜拳,当然还有别的,天理兄小心了。”说着右手拳缓慢轰出,四周的空气随之急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