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分头行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德彪听我说得奇怪,忙追问道:“那他的武功呢?”也难怪他这么着急,如果武功无法恢复的话,到不如挂了重练来得干净利落。

我苦笑道:“诸葛亮说,我这七星灯虽然可以恢复你的本原生机,却无法令他恢复武功,除非有人能将你的怪伤治好,激发出潜伏于他四肢百骸的功力。如果那样的话,他反而会因祸得福,功力上再有所突破。”在触景伤情下,我实在没有心情多说一句废话。

德彪听我如此一说,马上说道:“那,春风。你能不能接我去一起去照顾子龙,其他人员已经安全向襄阳转移了。”他干嘛这么着急要见赵子龙,七星灯是不容打扰的,天知道你是不是第二个魏严。

心里对他起了疑心,我马上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答道:“可是诸葛亮说不容有人打扰,不如这样吧。你先来我这里小住一段时间,等子龙醒来,我让他与你会合。其实我和魂影也被诸葛亮轰出来了,因为外人实在帮不上忙,硬要帮的话,帮的也只会是倒忙。”到时候与不与你会合就要看他的了。毕竟这个德彪是忠是奸,我没有兴趣去分辨。

德彪沉吟了一下道:“嗯……好吧,我马上过去,到了通讯器联系你。”

我苦笑道:“好吧。”说完随手关掉了通讯器。

接下来的十天里,我和魂影一直在专心疗伤。德彪来了之后也算老实,几乎也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闭关练功。中间不断朋友问我成都的情况,我都耐心的一一作答,而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在运功疗伤中度过。

第十一日的早上,我长长出了一口气,猛地睁开了眼睛,一道精光从眼中闪过。经过十天的不懈努力,我的内伤终于痊愈了!

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呼吸了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随口说道:“是魔兄吗?有什么事,进来说吧。”推窗户的时候,我就听到又脚步声,而且清楚的判断出,这个脚步声是属于魂影的。

魂影推门进屋,手了拿着几页纸张,随手交到我面前说道:“我今天带来的是一个我也不清楚是好、是坏的消息,你看看这个吧,是我刚从论坛上下载下来的。”

我接过纸张,仔细一看,差点没气得当场吐血。内容大体是说,为了让我提升到功力去闯战神殿,艺云居然盗窃师门秘笈《慈航剑典》,打算送给我学习。不但如此,另外还附带了几张图片,是艺云背着一个布包,从包的外观上,可以看出是一个书籍般大小的长方形硬物。

魂影见我看完,随口问道:“你觉得这个消息是好是坏呢?”

“坏!”我毫不犹豫地答道:“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敌人设计的圈套,想引我入瓮。不过可能性很小,只要我给艺云发一条短信,就能知道事情真假。以刑天的狡诈,我想他也不会玩这么无聊的诡计。

而第二种可能的机会比较大,那就是艺云为了让我可以专心寻找提升功力的方法,所以想出这办法,用假的《慈航剑典》诱敌。如果她真的偷了秘笈的话,一定会先通知我的,自然不会这么张扬。我之所以说这种可能性最大,也正是因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消息。”说完长叹了一口气道:“唉……艺云,希望你不会越帮越忙才好。”

魂影又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我摇了摇头道:“我想我们还是分开行动的好,毕竟那样比一个人的机会要大一些。不管怎么样,在战神殿开启前,我们中一定要有一个人把内力提升到300年以上。”

魂影点了点头道:“好吧,这样更保险一些。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不如由我去接应艺云吧,而你则专心去提升功力。”他说得很随意,但是我去很感动,毕竟战神殿据说每三十六年才开启一次,谁又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呢?

我当然不能让他因为我错过这次机会,于是马上摇头道:“这绝对不行,我的老婆必须由我自己来保护。就算如此的话,我也有信心能及时提升功力。”八字还没一撇呢,有信心才怪。

魂影无奈苦笑道:“就知道你会这样。好吧,刑天虽然没死,但是先后被我和紫荷重创,相信也不会那么快恢复过来的,不过需要帮忙的话,你一定要叫我一声,毕竟我们比起来,你能及时达到功力要求的可能性更大。”虽然我更大一些,但是三十年的功力也不是说笑的,可惜血菩提只是第一次吃的时候有效……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魂影问道:“我说魔兄,你的鱼肠剑现在上面的毒性如何?”

魂影自信的一笑,随后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我的鱼肠现在的毒分成三个部分。”说着随手将鱼肠取了出来,手指指向剑尖处说道:“第一部分,是我从七七四十九种毒虫毒草中提炼出的毒素精华浓缩而成,毒性绝对没得说。为了这个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呢,要知道并不是任何两种毒药都可以共同使用的,弄不好就会出现以毒攻毒的情况,而这四十九种毒药的结合,是我在无数次失败的经验后所能达到的最好的效果了。”能让他如此大费周章,难怪连罗戚的内力都受不了。

我并没有插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要他继续说。

魂影的手指向下移动了一段,指到剑身中间的位置说道:“这里是第二部分,我用的是九种活血药物提炼出来的。没错,这些药物一般都用来配制跌打药酒,并没有一点毒性。而且我选择的都是同类中的极品,对一般外伤不说药到病除也差不了很多。”

我不解问道:“如果这样说,中间的部分应该是用来疗伤的才对啊,这样的药物抹在武器上,又有什么用啊?”不是打算疗伤的时候方便吧……

魂影故作高深装,摇头道:“非也、非也。如果没有前面的毒物,这部分药物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但是主要的就是这些药物在中间的位置,而我的剑法如果伤到人的话,一定是剑尖先伤到对手。所以对手在先中剧毒的情况下,在活活血,让有毒的血液流动的更快一些,嘿嘿……效果应该不用我说了吧。”这你都想得出来,看来欧阳锋应该拜你为师才对。

听他介绍完两部分药物的作用,我下意识的向后移动了半步,对他做了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魂影失笑道:“我又不用它来扎你,不至于吧。”说着继续向下指去,到鱼肠根部的位置停了下来道:“最后这部分同样没有任何毒性,而是我用一只鲨鱼的鱼脑为主药,搭配一十七种大发之物,又经过反复提炼,药效绝对没得说。如果这部分药物染到敌人的鲜血,就会马上发挥药效。虽然它的药效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效果,但是可以将前两种药物中潜在的药性和毒性全部激发出来。我当时刺刑天的那一剑直末到剑柄处,你说他能舒服得了吗?哈哈。”如他所说的话,刑天没被毒死,还真是一个奇迹。

我失笑道:“你还真是把毒药研究到骨灰级啊。不知道有没有涉及到其他药物,比如说春药、催情药、奇淫合欢散……”说着发现前面寒忙一闪,忙向后退开。

魂影收剑怒道:“去死吧,不要侮辱我的毒药艺术。”说完转而淫笑道:“不过如果你真的想用的话,我可以马上给你调出十种八种来。保证质量,无效退款。”

我无奈摇头道:“不用客气了,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

一阵长笑后,两人先后晃动金卡,传送出了八阵图。没有再说什么,分别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奔去。魂影选择的是南方,而我则是直奔东都洛阳而去,原因很简单,艺云就在那里。我先向她打了个招呼,再次提升了速度。

但是奈何洛阳的成都之间的距离实在不近,跑到中午还没有出川呢。正打算停下来打点猎物烧烤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的地方有炊烟生起,想来应该是其他玩家在烧烤食物。为了节省时间,我随手戴上了侠之巨者的面具,向炊烟的方向走去。直接从其他玩家手上买来,想必要比自己烤节省不少时间。

穿过树林,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真是郁闷,就不能让我们吃一回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想到那个梁子翁居然这么难缠,还好我们跑得快,要不恐怕就要被他抓去喂蛇了。”听他的口气,好象是在打梁子翁的主意。

一个似曾相识的少女声说道:“刚才多亏了你舍身保护,要不受伤的一定是我。既然那个梁子翁不好对付,我们去找个高手帮忙吧。”

先前那个男子苦笑道:“别傻了,请来高手,蛇血还能有我们的份吗?”这时我已经看到两人,这个男子相貌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那女子居然是皮卡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