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璀璨紫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能量波动,本来被牢牢锁定的目标突然变得不真实起来。刑天突然动了,紧握的拳头突然向右下回抽,拳风正扫在祭血魂枪头的侧面上。

“嘭!”两股空前强大的力量刹那间交锋,附近的树枝终于不堪重负,纷纷折断。

刑天在强烈的内力反震下,连退了五步才站稳。而我则被凶暴的内力抽打,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向后方跌飞出去。

又吐了一口血,我强压住体内的伤势。在落地前猛将祭血魂插在地上,一个翻身,双脚踏在枪杆上,将反震之力转嫁到枪身上,枪杆马上被压弯成弧。

我快速的抽出了腰间的湛卢,借枪杆的反弹之力,全力向刑天再次扑去。风神腿本身强大的动力,加上枪杆反弹的力量加速度。我的前冲速度一下子提升到了一直以来的最大极限,湛卢全力刺出,仿佛要把空间割裂一般,正是独孤九剑的最后一式——破气式!在后面的魂影眼中,只能看到一道残影向刑天射去。

刑天冷哼一声,左手一掌缓缓推出,随后右手一掌猛地拍打在左手的掌背上,一气化二,迎向我的湛卢宝剑。

“嘭!轰!”我一招破气式成功破除了对方第一掌的掌劲,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将两掌之力叠加打出。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就被对方的第二掌又一次的轰飞出去。而刑天也不好过,刚刚练成了道心种魔,就连续使出了超越极限的力量,被自己内力反噬下,向后连退了三步,还喷出了一小口鲜血。

我“扑通!”一声,实实的跌在了魂影身边,左眼变回来原本的颜色。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再也支持不住暴走的状态了。自从我第一次暴走以来,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被打回原形,现在真是想跑都跑不动了。

而在刑天还站稳的时候,突然从桥下飞出一条白绫,将他的双手缠了个结实。我看到不由一惊,因为这条白绫我太熟悉了,正是当初自己送给紫荷的天魔袖啊。

刑天一愣间,紫荷已经从桥下跳了上来,手中天魔袖再转,又在刑天的身上缠了一圈,将他的双手牢牢捆住。同时幽幽说道:“春风,自从那次被你救了一命以后,我就立志再不想成为你的负累。不但要有能力自保,更希望自己能有一天可以帮助你,今天,这个机会终于被我等到了。”

看到紫荷的出现,我终于紧张了起来,几乎从嗓子眼里喊道:“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的,快!”说话间刑天已经发出功力,沿着天魔袖将紫荷震得吐了一小口鲜血。可是紫荷却依然抓紧天魔袖不放,目光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之色。

刑天冷笑道:“我的道心种魔是魔门最高奥义,你也是魔门中人,自认可以伤害得了我吗?即使你再怎么坚持,也不过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说话的同时不断聚集功力,试图将紫荷震飞出去。

可是他要伤紫荷,就必须依靠天魔袖来传播他的功力。可是紫荷无疑是对天魔袖了解最深的人,右手快速转了一个圈,已经将天魔袖牢牢的缠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上。再虚摆几下,便将刑天传过来的内力散去了十之七八,剩下的一小部分靠自己的护体真气勉强挡住。笑道:“刑天你既然练的也是魔门功法,却似乎忘记了一点。而这一点今天足够要你的命了,那就是,我练的是天魔大法!”说话间眼中开始有紫光闪烁。

我心理突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记得很清楚,当初我们两个人被两大帮派、四大高手围攻时,曾经见识过她眼睛中闪烁着同样的紫色光芒。当时的情景马上在脑海里回放了起来……

“我成功了,如果再被围攻的话,我一定让敌人全部死无全尸。”

“你练的什么功夫,看起来怪吓人的?”

“这还要多谢你的秘籍呢,师傅和师姐一直不肯教我这功夫的,现在天魔大法的所有层次我都可以随意练习了,不用每练一重都要做任务了。”

“你还没说是什么功夫呢。”

“这是天魔大法中最好练,也是威力最大的一种功夫,看过《大唐双龙传》的人都应该知道,连98级的BOSS,邪王石之轩都怕这招。”

“你不是没事玩什么玉石俱焚吧,那个可不好玩。你练成了也最好别用。”

“嗯,这招轻易我是不会用的。”

“用这招的代价比你想象中还要大得多,用过之后,这个ID就将不复存在,按自动删号处理。”

想到这里,我忙喊道:“不要啊!紫荷,你快走!这样不值得!”想上去阻止,可是现在要站起来都已经很困难了,只能瞪大着眼睛干着急。

我狂吼声中,魂影再次向刑天冲去。这次,鱼肠剑已经握在了手中,乘刑天现在双手被束缚,身体猛的前蹲,做出了一个类似跪拜的姿势,随即弹起,这个身子如利剑般射向刑天。鱼肠短剑在最断的距离内,做出了最快的攻击,直刺向刑天胸口。这招正是鱼肠五式中的第一式——专诸进炙!

刑天无奈只好放弃挣扎,转身一脚似慢实快踢向魂影握剑的手腕。

魂影脚一点地,在刑天踢中他手腕前身体急转,用出了鱼肠五式中的第二式——聂政屠犬!不但躲过了对方一脚,还利用幻魔身法转到了刑天的左侧,手中鱼肠剑随身走,接身法之力,刺向刑天的软肋。

以刑天现在道心种魔的强横程度,本来可以轻易的破掉他极其诡异的一剑。可是奈何现在上手被天魔袖缠得死死,无奈下只能跳起躲避!

可是他这样一来,却刚好成了鱼肠五式中第三式——“曹沫举顶”的攻击目标。魂影攻击中没有一丝懈怠,一击不中,马上向上跃起,并按着与刚才截然相反的方向快速旋转,每转一圈,都有一剑刺向刑天的要害。

奈何刑天现在道心种魔的内力攻击方法太过诡异,魂影每一剑都要留有一半的功力防守。因此,这招极为凶猛的一招,却没有发挥出其应有的杀伤力。随着随手一记下劈,被刑天的膝盖挡住,两人再次分开,一个向上,一个向下。

而紫荷则抓住了这个机会,把天魔袖再在刑天身上缠了一圈。语气平和地对我说道:“春风,其实一直有一句话,我十分想对你说!但由于艺云的关系,让我始终无法说出口……”说话间四周的空气开始向内收缩,被她吸入体内。

这时魂影身子一翻,居高临下的再次向刑天扑去。这是鱼肠五式中的第四式——豫让三伏!这招应该还没完成在对。就在魂影下落到刑天头上三尺距离时,鱼肠剑快速闪动,三道剑气将刑天彻底锁定。但是缺点也很明显,三剑之后露出了一个十分明显的破绽,也是因为这个破绽才说这招并没有完成。

刑天本来以为今天一定可以将我们全部歼灭,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居然顽强如斯。先是在我暴走下受了不轻的内伤,现在又被魂影和紫荷死命的缠着,成了困兽斗的局面。无奈下只能将双腿向上一翻,连续三脚化解了魂影的三道剑气。随手一脚倒挂金勾,踢向了魂影空门大露的小腹。

这时却听紫荷继续说道:“其实我要对你说的话,也正是《大唐》原著中,婠婠师姐说给徐子陵的话……”说话间,神色略显暗淡,眼中的紫光更胜刚才,对四周空气的吸纳,也更加暴躁了起来。

魂影冷冷一笑,不知道什么时候,鱼肠短剑已经交到了左手。在刑天一脚踢出时,猛地扎在了他的大腿上,直没至柄!魂影出剑的同时说道“第五式——荆轲图穷!”。这个名字早听他说过了,但是却没有想到是一自己的生命为图,来诱敌攻之。

刑天吃痛下,左脚猛踢向魂影面门,却被早有准备的魂影用手臂当住!

“嘭!”刑天含怒而发的夺命一脚,将魂影连人带剑踢飞出去,断线风筝般喷血跌飞,重重的摔在了我的身边。随着他的鱼肠剑拔出,刑天的大腿上鲜血狂涌,这条腿,暂时算是废掉了。

魂影的攻击并没有白费,他给紫荷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完成了玉石俱焚。紫荷不在吸纳四周的空气,疯狂的抽力也停了下来,因为紫荷的吸纳已经进入了饱和状态。随后天魔袖狂舞,又在刑天的是身上缠了两圈,转头看向我,一字一顿地说道:“爱·你·恨·你·一·生·一·世!”

刑天的目光中也第一次露出了恐惧之色,忙聚集功力挣扎了起来,口中还不停骂道:“快放开我!你这个疯子!疯女!混蛋!……”

紫荷紫光大盛的双眼流下了两行晶莹的泪光,天魔袖突然暴卷,将自己和刑天全部卷向空中,怒喝道:“去死吧!天——魔——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