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石四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刑天向跑远了的火麒麟方向瞥了一眼,淡淡说道:“醉春风,不愧是天榜首席,连拖延时间都这么不着痕迹。不过你可以放心,你们两个配合的默契度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料。相信在杀死你们两个之前,我也不可能去追杀别人了。哈哈……当初被人笑话发不出第三刀的我,如今可以独战醉春风、魂影两大绝世高手,如果传将出去,想必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吧?”说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淡淡说道:“其实什么所谓的天榜首席,天下第一高手的虚名我早就已经厌倦了。如果今天的战斗有录象的话,我到真希望可以流传出去,那样我就可以不用再如现在办受注目了。要知道,公众人物,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的。”这倒是实话,我这个名字最大的作用就是引来挑战,而且多是无法引起我战斗欲望的垃圾,让人怎能不烦?

魂影这时也开口说道:“刑天兄,记得传说中你是游戏里的第一暗器高手,而且修炼的还是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为什么我们打到现在,你还不肯亮出自己的飞刀呢?莫非你现在已经自信到可以不把我们两个的联手当成一回事了?”

刑天点头道:“问的好!不是我不想发,而是发了有没什么用。反正我现在神功大成,也不怕告诉你们。小李飞刀乃是至善之刀,自从我的善恶值变成负数以后,飞刀的威力每况愈下。前几次交手想必你们也看到了,我现在所发出的暗器,已经比唐门的人所发的暗器威力强不到哪去了。好了,废话说完,继续动手吧。”说话间,气势向我们反锁了过来。

“呜哈哈哈呵呵……”不等他先动手,魂影已经用出了“鬼狱阴风吼”,似哭非哭,似笑飞笑的声音从口中发出,使得功力范围内的所有空间,都仿佛不再是人间,而是阿鼻地狱一般,使人毛骨悚然。

与魂影发出阴风吼的同时,我也双手结外狮子印,真言出口:“斗!”真言与阴风吼一佛一道,一刚一柔,从左右两边同时向中间的刑天攻去。

刑天面容依然冷酷,并不见他有什么动作,知识胸口一阵起伏,略一提气。“哼!”一声冷哼从鼻子里发出,有若钟鸣。我和魂影正在以音波攻击,都没想到对方会再以音波反击,在内力牵引下,同时被震得后退一步,再次受伤。

魂影笑骂道:“这也行?你不是哼哈二将之一的转世吧?”

刑天不理会魂影的挖苦,张开手臂,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随后平静地说道:“现在以你们的内伤,恐怕想跑都不容易了。还有什么能让我感到兴奋的东西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可要动手杀人了。”

我和魂影两人联手,居然还是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唉,如果云在天在的话……想到这里,我突然浑身一震,冷冷问道:“我知道了,原来云在天是被你害死的!”想明白了这一点,一切就都好解释得多了。

刑天收回双臂,微笑道:“事到如今,我想即使我承认了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没错!你猜对了,云在天是我扮成明镜秋霜的样子杀死的。但是我还有有一点很好奇,你怎么会突然想明白了呢?”

“这个很容易解释。”我一字一顿说道:“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你·一·定·不·敢·这·么·嚣·张!”

刑天并不否认,反而极其得意地说道:“没错,自从在塞外见过一次‘摩诃无量’之后,那个威力到现在还记忆忧新啊。但这并不是全部的原因,而我杀了他所得到的好处,却远非你想象的这么简单。”说着慢慢伸出了右手,竖起一跟手指说道:“第一,就是你刚才说的那样,消灭了‘摩诃无量’这个潜在的威胁。”

“第二。”这个时候魂影插嘴道:“云在天的死,可以论赵子龙的心志,使他心理上出现破绽。正因为这样,你才能成功的灭鼎生魔,完成你道心种魔修炼中最惊险的一步。这才是你杀云在天,所带来的最大好处,对否?”忘记他对道心种魔的了解了,如此分析,却也合情合理。

刑天失笑道:“你说的一点没错,不过因为这个给我带来的好处最大,所以我想留在最后才说的。”说着树起了地三跟手指,继续说道:“第三,修炼道心种魔前,气息上会有些微妙的变化,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这样嫁祸明镜秋霜杀了云在天,就可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这样我才能安心的修炼我的道心种魔。”

我忍不住鄙视道:“你还真能算计啊。”

“第四!”现在终于发现这个刑天太深沉了,我和魂影先后挖苦与他,却都被当成了耳旁风,直接忽略。竖起地四个手指后,刑天继续说道:“就是现在的局面,我可以把潜在的威胁引出来,逐个消灭。而你们两个,就是道心种魔下的第一个祭品!”

看着他嚣张不可一世的样子,我怒级反笑道:“敢同时和我们两个人这么说话的人,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你不要忘记了,你的道心种魔虽然可以提升功力,但我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说完运起体内两股内力对功,一大口血雾从口中喷出,人也受伤单膝跪在了地上。

刑天见我的表现,略微动容道:“好强大的气势,这就是传说中玩家最强的形态,醉春风暴走吗?呵呵,今天我到是要好好的见识见识。”在他把注意力转向我时,魂影乘机退出圈外,全力运转体内真气,意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战斗能力。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暴走后,我立刻信心大增,身子慢慢站了起来,随手取出祭血魂,在空中划出两道红影后,遥指刑天。气势压迫下,路边的杂草都若被强风吹动,纷纷向四周折腰,连五丈外的树木枝条也向外摆动着。

刑天面色转冷,身体毫无道理的从原地飘起,速度非常慢。强大的气势同时从他身体散出,与我发出的气势相互撞击,附近地面的草皮终于忍耐不住两股气势互相绞杀之力,迅速被绞成粉末,向四周飞去。

我冷哼一声,枪影暴起,一时间前后左右,枪影翻腾滚动,枪尖吞吐发出的嗤嗤气劲。填满了三丈内的空间。在暴走后强烈的内力充斥下,祭血魂的本身也泛起了阵阵红光,配合这招“威凌天下”的使出,整个人被包裹在枪浪里,如同一团巨大的火焰,径直向刑天烧去。

刑天面色凝重,飘在空中的身子突然变势前冲,右手一拳缓缓击出的同时,不断变幻着一拳的力量与角度。而且着看似慢的忍让不耐烦的一拳,却我让真实的感觉到,其速度绝对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而这看似毫无理由的感觉,偏偏又那么真实。就这样,怪异无比的一拳切入了我的枪影之中。

“叮!当!锵!嘭!……轰!”转眼间两人快速地过了三十多招,随着最后一声巨响,枪影尽散,两人再次分开。与上次不同的是,我们互相交换了位置,我现在又再次与魂影站在了同一战线上,而刑天则变成了背桥而立。

站稳后,刑天胸前的衣服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大口子,随之被鲜血染红。但他却丝毫不以为意,用手指在伤口上沾了一点血,再把手抬在了嘴变,尝了一口笑道:“果然不愧是醉春风的暴走,练成道心种魔后,居然也能让我受点皮外伤,真不简单啊。”

他话刚说完,我脸色一变,终于人不住一张嘴,“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刚才我的一枪只不过划破了他一点皮肉,而我则被对方在胸口打了一拳。虽然关键时刻利用自己比对方快上一线的身法,将一拳之威化去了一半,但剩余的力量也足以对我的身体造成了不轻的伤害。

但是现在是暴走状态,虽然受伤不轻,但还不至于让我无法正常发挥自己应有的实力。吐了一口血后,我再次冲向刑天。一枪刺出,化成枪影千万,将自己的身行再次隐藏。

刑天也收起了笑容,放在嘴边的手再次慢慢握成了拳头。

而这时我们两个的精力完全锁定在了对方身上,外界的一切再与我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魂影一边疗伤,一面观战。这时突然眉头一皱,目光向刑天身后的桥下扫了眼,随即露出了惊讶之色。

我冲到刑天身前一丈距离时,枪影收缩,全部从左腰眼缩回到身后,有枪变无枪!

刑天此时也目光转冷,紧握的拳头发出了“喀、喀”的声响。

两人间的距离迅速缩短成半丈,祭血魂变魔术般再次从我的右腰眼吐出,直刺向被我气息完全锁定的目标——刑天。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能量波动,本来被牢牢锁定的目标突然变得不真实起来。刑天突然动了,紧握的拳头突然向右下回抽,拳风正扫在祭血魂枪头的侧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