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道心种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赵子龙这时,却又笑了起来,还调侃道:“你好象还漏了一句话没说呢,记得当时紫荷姑娘还说了一句‘人家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吗?’,嗯,就是这句没错。”我听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本想赏他一记风中劲草,可是考虑到他现在身体的承受能力,还是决定暂时先放过他这个多嘴的家伙。

魂影嘿嘿一笑道:“看来春风还真是魅力无法挡啊,有些事情我是羡慕不来的啦。”感觉到我的杀气,连忙改口道:“好了好了,不说了。”

我冷哼一声,随口问道:“还是说正经的吧,你对道心种魔比较了解,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应对方法。”我没有问是否有破绽,因为那是废话,连我的燎原枪法修炼好之后都几乎是完美的,更何况两种无上神功之一?

魂影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思量着说道:“记得烈震北的医术上记载,道心种魔是魔道第一神功,已经超脱了武功的范畴。但具体威力烈震北也没见过,所以并没有太多说明。不过如道心种魔这种武功,在魔种完全吸取炉鼎的生命力后,并不能马上融合。不但如此,如果选择炉鼎不当的话,施术者也极容易遭其反噬。所以想挑选一个合适的炉鼎十分困难,必须两人的生命力不互相排斥才行。

可是即使找对了炉鼎,修炼过程也是步步惊险,稍有差池,则后果很严重。即使真如刑天般练成,本身与魔种之间也需要一个融合的过程。而此时的魔种就好象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以后的融合过程,将完全决定了魔种的特性。就好象《覆雨翻云》里,庞班的漂浮不定,和韩柏那色狼无不羡慕的对异性的吸引力一样。”

赵子龙忙问道:“魂影兄的意思是,他现在并不是十分可怕,而以后将越来越强大。”

魂影摇头道:“虽然没有完全融合,但他现在的恐怖程度,最少相当于原先的刑天加上多半个赵子龙融合为一。而等他真正的将魔种完全融合后,那他将表现出来的实力,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了。”

这时紫荷已经从城楼下飞了上来,轻轻落到我旁边后说道:“原来魂影也来了,那我们出发吧。”说着飘然落下了城墙。

剩下我们三个也相视一笑,也跟着跃了下去。当然,赵子龙是在我的帮助下,才安全降落的。

我和赵子龙一起乘坐火麒麟,负责不时度入一些真气来维持他的性命。而魂影和紫荷则各自骑着自己的坐骑,四人三“马”,一路向八阵图杀将回去。

在我刻意控制火麒麟的速度下,两人勉强没有掉队。当我们奔过乐山附近时,发现前面一个黑衣人正在前面冲我们微笑。这个黑衣人我太熟悉了,除了没有戴斗笠,露出了刑天的本来面目外,其他装束都和多次与我们作对那个黑衣高手如出一辙。

我苦笑叹了口气,在刑天身前五丈外停了下来,翻身跳下火麒麟,传音对紫荷说道:“一会我们动手的时候,你带子龙骑火麒麟先走。我们回家回合,放心,我和魂影的速度,都不比火麒麟慢上多少。”

紫荷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和魂影先后收起了坐骑。

我见她并不反对,于是转头看向实力大增的老对手。却没有发现紫荷在我转过头后,用力握了握拳头,眼中露出坚定的目光,似乎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刑天面容平静,淡淡说道:“你们不用说什么质问的话了,我也不想听。”说着瞥了一眼魂影,继续说道:“真没想到魂影也来了,如此的话更好,免得今天杀了醉春风他们以后,还要防备着你这个天下第一杀手。”

魂影无所谓地摇头道:“这个游戏里,想除掉我们和春风的人数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我们今天依然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你的道心种魔虽然神奇,但如果你认为能轻易的留下我们,我想这中间恐怕有一点误会。”顿了一下,对紫荷说道:“我和春风拖住他,紫荷姑娘快点带赵子龙绕路走。”

刑天笑道:“这中间并没有什么误会,因为你们不知道道心种魔的恐怖程度。算了,用嘴巴说你们也不会懂的,我们还是用行动证明一切吧。”

我和魂影早有默契,两人对望了一眼。我低声对紫荷喝道:“走!”随着走字出口,两人一左一右冲向对方。我们并没有用兵刃,因为我们几次和对方动手,都是用的家伙。要想给他多一点意外,就用拳脚更能达到效果。何况我们现在的目的只是拖延他而已,暂时还没打算拼命。

面对我们的左右夹击,刑天的神色依然平静,只是将背在身后的双手放下,随意的垂在身边,目光冷冷的盯着我们。

这时紫荷也骑上了火麒麟,带着失去战斗能力的赵子龙向右面奔去。

在两人达到刑天身前半丈距离时,魂影的身体突然停顿了一下,这样就拉开了两人的一点距离,但也只是一顿,马上又跟在我的身后,再次冲向了刑天。

我左手结不动根本印,快速的发出了三枚宝瓶劲,右手虚画出了一个小圈,模仿龙腾之势。带着一声龙吟,一记降龙十八掌的起手式“亢龙有悔”,卷带着三个宝瓶劲轰向刑天的胸口。

刑天面色变的凝重,侧身伸出右手,同样以掌画圈。随着他的掌风到处,三个宝瓶劲应风而破,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威胁。而刑天旋转不停,而是随势握掌成拳头,一拳轰出,目标正是我的轰出的一掌。

他的动作虽然感觉上很慢,但我却偏偏知道,他这一掌的速度极快,比之我的风神腿也丝毫不显逊色。这种时间上的差异,使人难受得险些吐血。好在我和魂影两人功力上没得说,并没有受到可以导致对实力发挥的影响。我早在刑天一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无我的境界,自然不会被他的表现所震慑,微微一笑,原势不变迎了上去。

“轰!”第一次火拼,我立刻感到他的内力现在要比我强上很多,以我一直以来无往不利的功力居然被他一拳轰得忍不住后退。但我先前听魂影分析刑天实力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招对轰后,我马上脚尖点地,身体跃起,使出了风神腿法中的“暴雨狂风”,两腿雨点般踢向他的胸口。

在我身体跃起的同时,魂影刚好赶到,他身子整个前倾,胸口几乎要贴到地面上时,两掌一先一后连环拍出,攻击刑天下身数处要害。他这招“生离死别摧肝肠”早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但由于他平时极少和人以拳脚过招,所以见到他这招的人并不多。此时如果要说出其不意的话,他这一招的效果,远高过我刚才精心设计连击。

刑天冷冷一笑,身体原地飘起,刚好躲过了魂影的“生离死别摧肝肠”,右手再次握拳轰出,直切入我的腿影之中。

“嘭!”我在他打出一拳的时候,连续出了十七脚,拳脚互拼时却只发出了一声巨响。我只感觉到,每次出脚踢中他拳头的时候,所感受的力道都截然不同。我一连出了十七脚,他的内力也以十七种不同的形式攻入了我的经脉之内。最后一股内力终于突破了我的螺旋护体真气,浑身如遭雷击,狂喷了一口鲜血,向后跌飞了出去。

魂影第一击被对方轻松躲过,马上转身以掌刀回劈刑天。掌心为阴,掌背为阳。一掌之内包含了两股内力,正是这招“阎罗殿里判阴阳”的精华所在。魂影虽然与人动手时极少使用拳脚,但平时的对练时早已经把这套不死印法融会贯通,施展出来绝对没有一丝的懈怠。

刑天一拳将我打飞后,左手一回,以手臂当住了魂影的“阎罗殿里判阴阳”,未等阴阳二力攻入体内,右手拳猛的一回,重重的打在自己的手臂上被魂影击中位置的另一侧。

“嘭!”又是一声闷响,刑天的手臂丝毫没有损伤,而魂影却被轰得喷血倒飞出去。

我在空中翻了一个身,落地站稳后用袖子擦去了自己嘴上的血迹,同时快速运转长生圣气,治疗受损的经脉。自从侠客岛归来,我可是专秒别人的主,而像这样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却只有两次。一次是在雁门关和独孤求败打的那场,另外一次就是现在了。

我们刚才动手的时间虽然短,但以火麒麟的脚力已经跑出百丈以外了。为了争取时间让紫荷他们逃走,也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疗伤。我微微一笑,开口说道:“道心种魔果然不简单,醉春风今天领教了。”说废话是争取时间的最好方法。

另一边魂影单手支地,另一支手背在身后。听见我开始说废话,知道我的用意,对我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