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曲中灵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见赵子龙斗志未消,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只要子龙不彻底放弃,我想还是找法子让子龙恢复为好。虽然子龙现在生命力完全被抽干,但我想以我的长生圣气,应该可以帮他坚持到双休府了,也许毒医会有办法也说不定。”我说话时一点底气都没有,如果连失去生命力他都可以治的话,原著里他自己就不用死了。而且根据故事的发展,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我都不知道。

赵子龙苦笑道:“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再厉害的医生未必能让我恢复。不过既然春风有心帮忙,我也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咳咳……唉……尽人事,听天命吧。春风,我想去城楼上看看,你能陪我一起去走走吗?”

我知道他有话和我说,于是点了点头道:“其他人就到心武的静心会吧,那里我们的实力比较集中,没有云垂精骑的刑天应该也不敢贸然行动才对。”说着扶起赵子龙,向外面走去。

艰难的步上了城楼,赵子龙苦笑道:“我每次在名将盟总部的城楼上看风景的时候,都是我心情最好的时候。看着成都的普通玩家,不用受到帮会的欺压,我心理就有一种成就感。咳咳……咳咳咳咳……”说着咳嗽了起来,我知道是先前度入他体内的那丝真气已经减弱了,于是忙将右手按在他的后背上,再次度入真气。

赵子龙的咳嗽声这才缓和了下来,目光转向我问道:“春风,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我摇头道:“不,云在天的遇害已经让我十分难过了,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你再出事。我想你现在还没有死,就说明一定有救治的方法。不管如何,我一定会帮你治好的。而梅姑娘的安全,也应该由你自己来保护!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在你痊愈之前,我会尽力保护她的安全。”

赵子龙会心一笑,道:“那就谢谢你了。”说完转头继续看向外面的群山,低声唱道:“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纵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向天再借五百年,唉,这个时候的人,总是会表现出英雄气短的一面。

不过他这么一唱,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是他……子龙生机已绝,只能靠我的内力维持生命,也就是说,想要让他恢复的话,要先解决的就是生机的问题。想到这里,我阻止他继续唱下去道:“你知道吗?你刚才那难听的歌声或许能救你一命。你说的对,对于生机一无的病人,再厉害的医生也没什么办法。所以我想先恢复你的生机,走,我们和他们打一个招呼,我带你去向天再借五百年哈……五百年或许夸张了点,但二十年应该没问题吧。”

“滴滴滴……”通讯器这个时候却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原来是魂影,苦笑中随手接通道:“怎么了,现在襄阳那一片的情况怎么样?”

魂影听我口气有些无奈,忙问道:“怎么了,我们得到消息说成都出事情了,所以我和心武我就先赶回来了。听你的口气,不是真的出事了吧?”听他的口气,虽然已经确认了事实,但还有有些不敢相信似的。

我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这种情况,除了道心种魔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我现在想出了救人的方法,要回八阵图一趟,你如果到了的话,直接联系德彪吧。”我一定要抓紧赶回去,去得越早,希望越大。

“等下。”魂影马上叫住我说道:“我马上就要到了,等我半个小时吧,如果对方真的练成了道心种魔,我们一起去会更安全一点。”从通讯器里传来的风声可以想到,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停下来,现在正在飞奔中。

我想了想道:“好吧,应该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我们就在城楼等你吧,你一来,我们马上动身。”说完关掉了通讯器,免得他一边跑一边说,贯一肚子的风。

关掉通讯器后,我淡淡说道:“是紫荷吗?真对不起,看来我们的店要停业一段时间了。现在我和刑天处于绝对对立的局面,我想他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把我引出并消灭的机会。”说着不禁摇头苦笑起来。

紫荷慢步的从城楼下走了上来,神色无奈幽幽说道:“春风,你真是我认识的那个春风吗?”

我听得一愣,忙说道:“我当然是了,难道还可能是盗版的不成?”

紫荷微微地摇了摇头,叹息道:“不,我认识的春风,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认识的那个醉春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英雄。别说是一个刚刚练成道心种魔的刑天,即使更厉害的对手,春风有何曾怕过了?”

我浑身一震,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恢复信心道:“是啊,我怕过谁来。谢谢你,紫荷。我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虽然我自认不是什么大英雄,但起码不是一个孬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原来计划不变,紫荷,你带着其他人先到襄阳,刑天的手一时半会还伸不了那么远,至于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好了。”先是云在天的被害,再是赵子龙遭到的暗算,连续两次打击,让我几乎失去了和刑天继续斗下去的信心。还要多亏紫荷的当头棒喝,否则以刚才的心理状态,一会遇到刑天的话,情况将变得更加糟糕。

“不。”紫荷一口回绝了我的提议,坚定说道:“我也要一起去。店里的生意虽然要暂时停业,但我也要先回家一趟,处理一下停业的事情。”

听到她的提议,我连忙摇头道:“不行,你现在去的话太危险了。”

紫荷嫣然一笑道:“我这两天一定要回去一趟的,你是希望我跟你一起回去,还是自己独自回去呢?”说着还摆出一副不怕你不答应的表情。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无奈摇头道:“好吧,不过千万要小心,如果刑天出现,你先跑。至于我,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现在虽然确定打不过刑天,但相信他拍马也跑不过我。”

紫荷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好啦,好啦。人家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吗?你们先在这里等魂影,我去知会其他人一声。”什么叫“什么都听你的”,次话听起来怎么如此暧昧?

紫荷走后,我无奈白了赵子龙一眼道:“不要淫笑!”

结果这个天下第一大帮帮主连忙憋住了笑声,却因为这一憋,内息不稳咳嗽了起来。吓得我连忙再次输入真气,摇头苦笑道:“你要笑就笑吧,如果这么憋死了,我可没办法向你的小雪交代。”真没想到他现在居然如此脆弱。

赵子龙点了点头,却没有真的发笑,只是叹了一口气道:“魂影来了。”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来到了城下。随之纵身一越,双脚在城墙上踏了两下,便翻上了城楼。正入赵子龙所说,来人的确是魂影。

魂影一上城楼,马上上前一把把抓住了赵子龙的脉门。我知道魂影最近在研究医术,所以并没有上前阻止。而赵子龙却对魂影并不了解,当然不能随便让他抓住脉门。可是他现在的身体状态,连走上城楼都要人搀扶,又怎能躲过魂影一爪?

魂影这次并没有戴面具,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抓住赵子龙脉门后马上眉头紧紧皱。扣住脉门的三指,若有规则地跳动了几下,才叹了口气说道:“道心种魔,确实是道心种魔。看来你们说的没错,刑天真的练成了道心种魔。”

赵子龙苦笑问道:“魂影兄为何如此确定?”这也正是我想问的。

魂影露出一丝高深的微笑,随后说道:“春风应该知道我的医术和毒术都继承了烈震北的衣钵吧?如果说到对道心种魔这种武功的研究和了解程度,他老人家绝对可以排名前十。所以我根据他医术中的记载,再加上我本身也学习的魔门武功,要诊断出道心种魔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赵子龙虽然早知如此,但听魂影的准确分析,还是忍不住摇头叹息。

魂影又道:“这道心种魔大法本,来发功之时就应该鼎灭魔生。而子龙之所以还没有挂,就是因为春风及时把神奇的长生圣气度入你体内,在你本身的生命力完全消失前,以长生圣气来维持住了你的生命。但是这也只是权宜之计,这样的输入真气虽然可以续命,但毕竟春风不可能时时在你身边,所以我们还是应该抓紧去试试春风说的方法,或许可行也说不定。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我苦笑道:“还是先等等吧,紫荷说什么也要一起去,还说我不带她去,她就要自己回去。我没有办法,所以只好答应了。”其实如果依照我的意思,即使店铺倒闭了,也不希望她出一点意外。

赵子龙这时却又笑了起来,还调侃道:“你好象还漏了一句话没说呢,记得当时紫荷姑娘还说了一句‘人家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吗?’……嗯,就是这句没错。”我听了狠狠瞪了他一眼,本想赏他一记风中劲草,可是考虑到他现在身体的承受能力,还是决定暂时先放过他这个多嘴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