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形势逆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而我也不好受,虽然他的功力还不至于能把我如何,但也在他硬拼下退了一小步。最要命的是,这个时候黑衣人抛过来的铜匾刚好砸下。对付这种大家伙,祭血魂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只能枪交左手,右手一掌潜龙勿用拍在砸下来的铜匾上。

“嘭!”“嘭!”铜匾上先后发出两声巨响,第一声是铜匾被我的潜龙勿用打飞了起来。接着又受到重击再次砸下。

我这次无可奈何,只能松开握枪的左手,和右手一起擎住铜匾。虽然这个铜匾的重量对我来说,还可以接受,但是被砸一下的话,肯定会很疼的说。但是一入手我才发觉不好,这个铜匾的下压之力,居然比我刚才将其打飞时更沉重了几分。

这时黑衣人那从嗓子里直接发出的难听声音,在铜匾上方说道:“醉春风,我这个千斤坠的滋味如何啊,哈哈。”说到这里语气转的严厉,低喝道:“东方龙、西门虎,帮我一起把他压成肉饼。阿武攻击他,现在他没有办法靠内力欺负你啦,哈哈。”听他这么一叫,我虽然还不能脱离铜匾的压力,但还是将右脚轻轻挪动了一下,踩在地上的祭血魂枪柄上,随时准备出“平地生风”。

虽然我早已经用巧力压起了祭血魂的枪头,但是在能不发射的情况下,当然不能胡乱的给谁生一下风,毕竟这现在是我保命的最后本钱了。再说铜匾之上还有一个和我功力差不多的家伙在使用千斤坠,如果使用平地生风的话,靠单脚的力量,我实在没有把握自己还能坚持得住。

东方龙和西门虎听到黑衣人的吩咐,马上应了一声,加快了几下攻势,抽身跃上我头上的铜匾。

我现在内力勉强还比那个黑衣人强一些,又有地面可以借力。虽然现在的地面被我踩出一个巨大的坑来了,但是总好过上面只能靠内力施展千斤坠的那位。即使再加上两个,他们也未必懂得千斤坠,所以我还是在全神戒备着北冥玄武,毕竟在这个时候,正面的攻击才是最大的威胁。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两人先后一跃上铜匾,我马上感觉到了压力大增。这时候,上面的黑衣人突然嘿嘿一笑说道:“醉春风,你猜的没错,他们两个并不会千斤坠。但是他们可以把功力传到我身上,再由我来施展,哈哈。”说着语气再转威严说道:“北冥玄武,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点攻击醉春风?”

这时我只能全力抵挡上面的强大压力,在压力先后两次加重下,已经无法再继续进行先前预备的攻击了。不但是我的身体,连脚下的祭血魂,也同样在我压力开始下沉,看来地面的抗压能力已经超过饱和状态了。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算北冥玄武不攻击我,也肯定会被活埋的。

北冥玄武现在很矛盾,如在他本意,说什么也不会愿意在这种情况下战胜我。但是对于黑衣人的命令,他还是要服从的。所以在两难之间,他犹豫了起来。

而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另一边魂影见我遇到如此危险不由大急了起来。他情急之下,用出了新研究出来的鱼肠五式中的前两式。这两招诡异狠辣,一下子把刚刚才得到优势的罗戚打得措手不及,险些受伤。

但这还不算完,罗戚躲过第二式聂政屠犬,已经狼狈不堪。手中倚天剑已经被魂影的鱼肠绞缠在了一起,被魂影巧力带动下,连人同时旋转着跳了起来。就在从地面跃起,当到达距离地面丈位置的一息时间,魂影连续向罗戚发出了六剑。这正是我们一起研究出的鱼肠第三式——曹沫举顶!

罗戚勉强挡下了五剑,而第六剑已经在他的手臂上又多填了一道伤口。虽然伤口不深,但是他知道自己中的毒又深了一些。而这时魂影一个翻身,由身体带动鱼肠,暴喝一声,全力向他头顶劈出。

罗戚暗暗叫苦,他先前的毒素对他影响很大,所以他一直都尽量避免和魂影硬拼的局面。可是在魂影的强攻下,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做着剧烈的运动。而这样的快速反应战斗,也会加快身上的血液流动,相应的同样会加快毒素对身体的影响。所以现在他不但能力大减,还要分出两成的内力守住心脉,否则毒气一攻心,他就没得救了。现在又见到这避无可避的重击,只好咬牙横剑格挡。

“锵!”一声脆响后,罗戚闷哼一声向后跌落,一屁股坐在地上后,喷了一大口鲜血。

他这一受伤不要紧,一旁的北冥玄武眼中居然闪过一丝喜色。他不想对我出手,但是却需要一个借口。而巧合的是“好心”的罗戚刚好在这个时候受伤了,除了说北冥玄武有骨气之外,另一个原因,恐怕就要算是我的人品太好了。

北冥玄武知道机会不容错过,大喝一声:“魂影休想伤人性命,看剑!”说着转身一剑向魂影攻击去。他虽然功力境界上都不如罗戚,但是说到他的拼命精神,恐怕连魂影都觉得汗颜。一时间居然被他缠得死死,无法继续攻击疗伤、驱毒中的罗戚,也不能来对我进行增援。

上面的黑衣人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责怪北冥玄武的时候。事后恐怕也不能因此而怪罪他,毕竟他是为了救罗戚而没有执行他的命令。虽然在黑衣人的眼中,除掉我远比罗戚的性命重要的多,但是又怎么可能表现出来呢?那样的话,对他有意见的将不只是罗戚和北冥玄武,还有罗干。这三个人都是他手下中精锐中的精锐,特别是在高手对战中,这三个人的分量可是相当于他的半壁江山了。

郁闷中,黑衣人也只能把怨气全部撒在我身上,所以不再说话,合三人之力,全力发挥他的千斤坠。他不是没想过换一个人下去攻击我,但天知道现在我如果突然减少压力的话,会干是什么事来。万一我借这一点的机会暴走,恐怕他们能全身而退的机会就不多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我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功力进行暴走了。而在他的千斤坠下,功力全部变成了物理压力,我就算在厉害,也无法把这种压力借来攻击自己的丹田。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经过几次暴走后,我发现随着自己实力的不断提升,暴走后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大,而且恢复起来也相对吃力。所以能不暴走的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选择暴走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也身体也在不断的下沉。不过好在下面的地面上的街石早被我们功力震成粉末。如果我们是在一个十分坚固的地面上的话,恐怕真的会被他们压扁也说不定。但是现在我也只能尽可能以内力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让地面尽可能多的分担我受到的压力。

而我在不断的压力下,身体一直保持着下沉。但是事情也不是全往坏的方向发展,起码另一边魂影现在已经处于绝对的上风了,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北冥玄武的身上伤口带给他的毒,将导致他失去阻止魂影的能力。

但是没看一会,我终于被彻底的压到了地里。头一入地,我马上闭气进入内息状态。但是这样一来,我所要承受的压力,比先前横强大了很多。在这可怕的压力下,即使强悍如我,也几乎被压得昏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丹田内一股凉气上涌,直接充斥着身体中的每一处经脉。这种感觉我十分熟悉,记得当初与紫荷被困在峭壁的洞穴中,我的长生圣气在突破了最后瓶径达到大成的时候,也出现过类似的感觉。不同的是,那次是温暖如春。这次是清凉振奋。

随着这种感觉,体内的阳性内力也受到激发,猛的向外爆开。

“轰!”一个声巨大响,地面上爆开了一个直径近丈的大坑,这个大坑一半椭圆,看起来十分平整,没有一点粗糙之感觉。相反的,另一面则是真如同被炸弹光临了一般,泥土四溅,坑里的痕迹也十分杂乱。

而黑衣人早在爆炸前就发觉到了不对,忙抓起了东方龙和西门虎快速逃离了现场。所以爆炸的威力虽然大,但并没有对他们产生什么伤害。

我则借爆炸时身体飞上了天空,潇洒地翻了一个身,落回了地面。现在我感觉到体内的一阴一阳两中内力在交替出现,但却并没有出现任何不和谐的感觉,两股内力就好像是两个士兵,轮流守护着我每一寸经脉。如此运转了数周天后,终于又都回归了丹田,在丹田内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鸿沟,一面的九阴内力,另面是我的阳属性内力,两股内力护不侵犯,达到了一个相对的平衡。我知道,自己的九阴内力已经大成了。

这时楼上一声巨响,罗干翻身落回地面。右手捂着胸口,鲜血则不断从指缝中流出,显然已经被心武的胜邪神剑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