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谜底揭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华大夫很不客气的否定了我的想法,继续一边深思,一边苦着脸说道:“火麒麟毕竟是上古异兽,它的血虽然功效极大,但平常人又怎么能受得了?即使能承受的武林高手,也难免会陷入疯狂之中。”

我皱眉道:“的确很麻烦。但是听你刚才说了一个‘难’字,而非绝无可能,也不是没有办法吧?我希望你能直接说出答案,至于理论嘛,嘿嘿,我不是大夫,所以听了也大多是白听。”我可不是来学医的,外面还有半碗馄饨等我去吃呢。

华大夫摇头苦笑道:“那我也要把话说明白了不是吗?”顿了一下说道:“解决的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需要媒介。而这个媒介就是指某人饮过火麒麟之血,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才可以,这样平常人也勉强可以接受了。但是根据家中医书的记载,只有聂英一人饮过麒麟之血,所以要救人,必须要找到聂家的后人才可以。”聂风?

我听他说完,才终于苦笑摇头道:“如果只是你说的条件,我倒是有解决的办法。”顿了一下,指了指自己说道:“实不相瞒,在下也饮过火麒麟之血。至于融合度是否足够,前辈看我现在彬彬有理地站在这里和你说话,是不是就可以说明问题了呢?”早说啊,也许现在馄饨还没凉透呢。

华大夫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习惯性潇洒地耸了一下肩,微笑道:“如果先生不是十分相信的话,可以抽血化验一下,看看我几个加号。”

华大夫问道:“什么是几个加号?”

我淡淡答道:“就是体内麒麟血的比例。”

华大夫摇头道:“这个就不用了,我也没有办法测验,再说你也没有骗我的必要不是吗?”顿了一下,微笑道:“如果公子愿意的话,请救救那在柳家大院中的那二十几人吧。”他说话时脸上乞求之色十分明显,看来在医者父母心这点上,已经算是一个合格的大夫了。

我一听忙问道:“等等,刚才华大夫说有二十几个人,不知道需要多少血?”一次性失去三分之一的血的话,可是要死人的。

华大夫微笑答道:“公子放心,用不了很多的。虽然是经过稀释的麒麟血,但普通人服用也不能超过一滴。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一滴血滴入酒碗中,连酒一起服用,根据家中医书上的说法,应该很快就可以了。我们这就去去柳家大院吧,我想那里会有酒的。”本还想先把馄饨吃完的,看来回来一定凉到不能吃了,暴殄天物啊。

“等等。”我说话间抗起了贾鸣,淡淡地说道:“为了保证他没有同伙捣乱,还是把他也带上比较保险一点。”柳姑娘静静地跟在了我们身后,表情复杂地看着贾鸣。看来她是真动情了,否则也不会被害得这么惨,还不确定自己真的恨对方。

我们救过人后,附近一镇上的捕快也听到消息赶来了。真不知道这些捕快是否来自香港,居然在这种馄饨面已经凉透了的时候才出现。为首的一个捕快姓王,可以说还算是一个高手,起码比贾鸣要强上很多。

王捕头在华大夫那里知道了事情经过后,先对我表示由衷感谢,再切入正题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一直没有发现是有人下毒,没想到醉少侠居然这么快就查明了事实,还用自己的鲜血救了此村二十多条性命,真是太感谢了。”汗,本来还以为要说正题呢,原来感谢之后是恭维。

我忙谦虚道:“王捕头太客气了,在下也只是凑巧而已。”

王捕头哈哈一笑道:“醉少侠太谦虚了,不过在下还是有一事不明。一般犯罪都是有动机的,不知道醉少侠是否查明了贾鸣犯罪的动机呢?”说着还想我抱拳行礼,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我看到他的表现,忍不住笑道:“王捕头似乎有些偷懒了,想知道答案的话,我想在他身上找一定比在我这里问更有说服力吧?”

其实王捕头也不是个笨人,只是先前他一直没有发现的问题,被我一语道破天机,所以不自觉地对我产生了一种依赖,否则这些基本的东西哪里轮得到我来教?嘿嘿一笑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转身开始搜起贾鸣的身来。

“找到了!”王捕头从贾鸣衣服里搜出一封信来,兴奋说道:“也许这封信上也许会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我先看看内容。”说着就要打开信封,却被一旁的华大夫拦住道:“王捕头不可,那贾鸣既然懂得用冰血环蛇下毒,说不定是一个用毒高手。如果那样的话,这封信上也说不好会有毒,等我慢慢的化验一下,再打开来看不迟。”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出,他有得是时间。

可是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他耗,我这次来的目的是通过考验,现在考验我的高手还没出现,还是先把这件事情解决之后再等比较好。想到这里,我随手一抓,就在王捕头以为我的手无法触碰到那封信时,信已经被我夺了过来。

我一边慢条斯理地打开信封,淡淡说道:“在下机缘巧合下,练成了百毒不侵之身。所以不用麻烦华大夫了,这封信还是由我来看吧。”说话间已经打开了里面的信,看了几眼之后,转头对柳姑娘的父亲柳员外问道:“翡翠貔貅是什么东西?”

柳姑娘听我如此一问,哀怨地说道:“翡翠貔貅!他原来是为了翡翠貔貅……”

柳员外见到女儿如此,叹了口气向我解释道:“翡翠貔貅是家传之宝,已经在我们柳家传了近百年了。我们柳家虽然不算十分富裕,但在这村里也算是家大户人家了,被我们列为家传的宝物,价值自然也……”

“啪!”听他说到这里,我右手的折扇拍打了一下左手的掌心,点头说道:“我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啊。”记得原文好像是“匹夫无罪”,不过当着人家的面,我还是临时把“匹夫”二字改成了“君子”。

王捕头忙问道:“为了谋财可以理解,但是他为什么要用这么麻烦的方法呢。刚才公子说他也会武功,大可以偷盗或抢劫啊,那样要方便得多,因为柳家上下并没有人懂得武功。”没看出来,这个捕快的求知欲还真强啊。

我转头看向他说道:“这个很容易解释,他怕的是你。”不等他再次发出疑问,我继续说道:“根据我的观察,他虽然会武功,但也要比王捕头差上不少。直接抢劫固然方便,但无论是偷盗,还是杀人越货,都难免会留下痕迹,起码你会马上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认真检查的话,也有很大机会查明事实,并将他缉拿归案。”

看他们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我又说道:“而他这么做确实很聪明,这样以来柳家大院就会被隔离,而且其他人,我想包括王捕头也因为忌讳会传染之病症,在知道他们痊愈前不会轻易涉足这里。然后他只需要耐心的等待,用不了多久,等大院内的人全部病死后,他自然可以进来这里肆意的搜刮了。而出于对瘟疫的恐怖,我想也不会有人进来这里,更不会发现这里发生过盗窃案。”

王捕头听完我的解释,一脸佩服之色说道:“醉公子简直就是包龙图再世啊。原本十分离奇的案情,在公子的解释下,居然变得如此合情合理。不知道公子是否有意考取功名,如果以后公子当了官后,我一定追随公子左右,也不枉费了我身武艺。”看来他现在的领导很难让他一展抱负。否则不会在还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时候,就想到了跳槽。

我微笑摇头道:“看来要让王捕头失望了,在下对当官没兴趣。”顿了一下,转眼看向依然晕倒在地上的贾鸣说道:“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对传染病的恐惧不仅出现在这个村的百姓身上,连他这个始作俑者也不能免俗。按华大夫的说法,冰血环蛇的蛇胆闻一次,可保三日内对蛇毒的免疫。可是他却因为自身的恐惧,每次见到柳姑娘都先闻上一闻。否则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发现他的异样。”我现在发现自己真的很有破案的天份,等不玩游戏了,可以考虑到艺云他们单位找个工作。

王捕头又说道:“凭这信和那瓶蛇胆就可以定他的罪了,这次真是多亏醉公子了。”

我微笑摇头道:“我现在也只有九成把握,剩下一成嘛,我觉得还是先把他弄醒,看看他怎么说比较好。”说完再次看向贾鸣,接着眉头一皱,将他脸上的面具扯了下来,露出了他原本狰狞的面孔。

“大盗白眼狼!”一看到他的本来面目,王捕头马上道出了他的身份。

我们用水将白眼狼浇醒后,他在确凿的事实面前公认不讳。最后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自己上有八十老母……”那套经典的对白,说着向我的方向爬了过来。

我冷哼一声,一脚将他踢翻在地,七孔流血眼见活不成了。而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他的右手还拿着三把绿光闪烁的飞镖,显然喂过剧毒。

见到这个情景,王捕头居然对我抱拳道:“恭喜醉少侠,你心地仁厚而又非妇人之仁,已经通过了第三关神剑的考验。”不是吧,这就完了?本来还以为要和什么高手决斗呢。

“等等!”随着一声大喊,街口馄饨摊的老板匆匆跑过来对我说道:“公子,一碗馄饨三文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