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张公奇案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时突然听到附近的医馆内传来一阵嘈杂之声,一个年龄约十六七的少女哭天喊地地被捆了出来,十几个大汉还吆喝着要把她烧死。

遇到这种草菅人命的事情,我自然不能不管。一股侠义之气怂恿下,我居然忘记了到这里来的目的,身形一闪,当住了一行人的去路。“啪!”打开了精钢扇,露出一幅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几位刚才说要将这位姑娘烧死是吗?”

那几个挟持少女的大汉见到有人出来管闲事,带头的一个怒道:“这是本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这个外人来管,快给老子滚一边去。”说着居然一拳向我打来,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山村居然还有这等恶霸。

我冷哼一声,精钢扇一挡一振,已经将那恶汉手腕震得脱臼。然后继续保持我那人畜无害的笑容问道:“如此草菅人命,还这么理直气壮,是不是太没有王法了?”

见我如此,另外几个恶汉也都纷纷怒骂我是妖人,使妖法云云,并挥拳向我打来。片刻工夫,又将这些家伙打翻在地,上前一步扶起那少女道:“姑娘莫怕,有我在,还轮不到他们为所欲为。”说话间,心里暗自YY道,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英雄救美?

那少女见有人救下了自己,忙道谢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说着抬起了头来。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还真吓了我一大跳。这个少女相貌也算十分清秀,但脸上却张了不少豆子,将原本清秀的面孔破坏无余。还好我见过大场面,才没有失态,只是微微一愣便恢复了正常道:“姑娘,你的脸……”虽然我也知道这么问很不礼貌,但想知道真相的话,也只好没礼貌一次了。

没等那少女答话,一个看样子约有四十多岁的人跑了出来,看到一地东倒西歪的恶汉,似乎明白了什么,忙对我说道:“这位少侠息怒。其实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这柳姑娘得了一种怪病,极具传染性,所以……唉,先是她,现在他们一家上下十几口的人已经全部被传染了,而村子里也将他们家戒严了。”说话间露出一丝惋惜之色。

我疑惑问道:“前辈是?”

那中年人马上答道:“实不相瞒,我便是这个村子里的大夫。可惜我医术平庸,没有办法判断出他们的病因,自然更无办法医治了。”

我眉头一皱,面色转冷反问道:“所以你就想出了这个火烧活人的残忍办法是吗?”

这时四周已经围了上来不少人,但都不敢围得太近,以那少女围中心,围观的人都站在了一丈以外的地方,看来我刚才表现出来的“妖术”,对他们来说还远没有这个少女来得可怕。这些人见我质问那大夫,都纷纷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少侠请不要为难华大夫了。”靠,这样的庸医也配姓华?“他只是要求把柳家隔离,那小贱人自己跑出来,也是咎由自取。”“既然只顾着会情郎,不管其他的人死活,被烧死也是活该。”云云。

听到这里,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端倪,于是运真言低喝道:“等等!”

在我真言的威吓下,围观的人群纷纷闭上了嘴,我才转身对那华大夫问道:“华大夫可以把事情的原委说来听听吗?也许这柳姑娘的病因能因此查出也说不定。”既然你诊断不出来,就应该查查她吃过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或者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

那华大夫听我如此一问,忙答道:“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柳家算是本村的大户人家,而且一家人待人也十分和善,附近的乡邻对他们十分敬重。但是大约在一个月前,一个受伤的青年来到这个阵上,说是被强盗洗劫,被柳姑娘所救,来到我的医馆求医。

那青年相貌到是十分俊朗,柳姑娘和他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可是没过几天,柳姑娘就突然生了一场怪病,还传染了家了所有的人。不但如此,她还经常不顾村里的戒严令私下跑到医馆看那青年,因此老夫的徒弟也有几人被其传染,现在都到柳家一起被隔离去了。”

听到他的话,我忙问道:“华大夫的意思是说,你医馆里的学徒有人被传染,相反和柳姑娘接触最多的那个青年却无事是吗?”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个青年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人物。

“呃……”华大夫被我问得一愣,过了一会儿才答道:“听少侠这么一说,似乎确是如此。”

听到这里,那柳姑娘终于忍不住说道:“不是的,贾公子没有病,你们不要为难他好不好?求求你们了,你们烧死我也没关系,千万不要为难他……”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我微微一笑道:“这个简单,他是真公子还是假公子,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顿了一下,转头对华大夫说道:“请华大夫带路。”

随后我们跟着华大夫来到来到了医馆内,走进一间病房后,我终于见到了那个所谓的贾公子。难怪能迷得柳MM不知死活,果然长得不错,有几分我那个斯文败类面具的气质。他见我这个陌生人进来,先是一愣,随后见后面跟进来的柳姑娘,马上从怀里一样东西,在鼻子前闻了一闻。

不等他将那东西揣起,我上前一步将其夺下,交给随后进来的华大夫说道:“华大夫,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暗想如果魂影在就好了,我现在对这个华大夫的医术心里真的不是很有底。

但是他的反应却让我马上改变了先前对他的偏见,他接过我交给他的瓶子后,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先学着贾公子的样子闻了一闻。皱了皱眉头后,才小心地将瓶子打开,往里面看了一眼后才惊道:“是冰血环蛇的蛇胆,居然是冰血环蛇的蛇胆!天啊,难怪我居然诊断不出柳家一家人的病来,原来是这样……”

我知道等他这样叹息下去,我外面的半碗馄饨就要凉了。于是忙用真言的方法说道:“华大夫,先不要惊讶了,原来是怎样?还有,那个冰血环蛇是什么东西,好吃吗?”刚才只吃了个半饱,所以现在还多少有点饿。虽然才吃过年夜饭不久,但是和火云邪神的战斗太消耗体力了,主要可能是暴走的关系吧。

华大夫被我真言惊醒,这才答道:“一定没错了,是冰血环蛇之胆。”顿了一下,才详细解释道:“这冰血环蛇十分罕见,我也只在家传的医书中见到过。这种蛇通体白滑如冰,上有红色的环纹,它的名字也因此而来。这种蛇毒性猛烈,人被咬上一口则马上毒性攻心,根本没得救。如果将它的毒液参在食物中,被人吃了之后,则会产生一种类似麻风的症状,而且还具有传染性,唯一的预防方法,就是与得到这种症状的人接触前先闻一闻此蛇之胆,闻一次可保三天不受影响。”此蛇纯熟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听到华大夫的话,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后面的柳姑娘就一阵悲愤,晕了过去。

我忙随手将她扶起,又一把将那个贾公子打晕,转头对华大夫说道:“华大夫不要见怪,我觉得这个公子十分古怪,所以才出手将他打晕。”

华大夫不解问道:“这位公子,你既然说他很古怪,就应该让他说个明白啊。你现在把他打晕了,还怎么问他啊?”

我扶起那柳姑娘,顺便度了一丝真气到她体内,使她马上转醒了过来,才对华大夫说道:“这个我也知道,不过在下认为,现在和查明事实比起来,是不是先救人更要紧呢?现在他没三五个时辰自己无法醒来,所以不用担心他会逃跑。”顿了一下,问道:“既然华大夫知道这种蛇,是否有救人的方法呢?”我现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是那半碗馄饨没时间吃了。

华大夫这才明白我的想法,佩服地说道:“公子说的对,是我太着急了。不过要解这种毒,难……”说完又摇头叹息起来。

这时柳姑娘醒了过来,再不用我搀扶,却对着贾公子喃喃说道:“贾鸣,真的是你害我们吗,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汗,人家都告诉你是假名了,你还信以为真,我对你的单纯简直被服得犹如滔滔……

我忙对柳姑娘安慰道:“柳姑娘,这些事情容后再说,我们还是先想办法解了你和你家人的毒吧。”说完转头对华大夫抱怨道:“难也要说啊,不要再吊人胃口了好不好,再支吾一会,馄饨面都凉了。”

华大夫苦着脸说道:“不是我故意想吊你胃口。而是家传医书记载,这冰血环蛇属性极寒,所以要解这种毒,除非要属性极热的火麒麟血才可以。而这火麒麟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根本没有人见到过。”

我微笑道:“原来这么简单啊,是不是得到一点火麒麟血就可以救人了。”如果只是一点的话,我想我的老朋友是不会介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