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黑话脱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未等一招用完,我右脚已经向斜上踢出,口中喊道:“风中劲草!”现在对方的倚天剑被我祭血魂牵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脚,只能收剑后退。

我见一招得手,不再恋战。身体陀螺般疯狂旋转,口中大喝一声:“风卷楼残!”四周尘土随我卷起的劲风四下飞扬,弄得场面到处是沙尘,目难视物。我心里暗道:若心武和他对战的时候有如此形式,恐怕胜负就要颠倒过来了。毕竟在游戏中,我不认为包括我再内的任何人闭着眼睛可以胜过心武。

罗戚这时心里已经开始后悔托大了,他先前依靠武器便宜战胜了心武,已经觉得自己胜之不武,所以刚和我交手的时候才没有欺负我这个瞎子。可是现在见我已经制造出了混乱的局面,知道后悔没有任何作用,怕我出手偷袭,只能不情愿地向后退了三步。这时我的杀气比任何时候还盛,向全场弥漫开去,口中大喝道:“风神腿法第七式,风紧……”为了制造声势,这几个字,我是刻意用真言喊出的,喊到紧字时,放慢了速度。

罗戚等人通过电视或漫画等途径,多少也对风神腿法了解一些,都在诧异我说的风神腿还有第七式,因为不知道,所以都产生了一点惧意。一边小心防范,一边记忆中搜索“风紧”两个字开头的成语。突然发现几道白光从尘烟中传出,才知道自己上当。

可是他们发现得太晚了,“风紧”两个字是我事先告诉二女的暗号,我一喊出这两个字,他们马上全部使用金卡传送回了我的别墅。等罗戚等人发现的时候,我已经落回地面,并取出了金卡轻轻一晃,随着一道白光被传送回了我的别墅,在我消失前,他们终于听到了最后两个字——扯呼。

随着我的消失,风卷楼残带起的狂风的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漫天的黄土开始浅浅下落消散,对方六人看见如此情景,不由暗骂上了醉春风的恶当了。罗戚更是一脸苦笑着说道:“我真是笨啊,风紧后面接扯呼都不知道。你们呢?混黑道的连黑话都没想起来……东方龙,这不是你的口头禅吗,怎么你也没想起来?”

东方龙被他这么一问,尴尬地笑了笑道:“谁想到醉春风会和我们开这种玩笑,更何况他还弄个什么风神腿第七式来装神弄鬼。害得我还以为是风紧雨急、风紧云暗、风紧……唉,总之就是没想到他会真的扯呼了。”

这时一旁的剑七突然抱怨道:“不是我背后说别人坏话,这次行动失败,完全都是南宫一手造成的。她没能救得了百事没什么,换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也不会比她做得更好,能保命回来已经很难得了。”说完发现罗戚在场,马上改口道:“当然罗二哥自然是做得到的。”

他这记马屁显然拍得效果不是很好,看罗戚还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尴尬地改变话题道:“可是南宫现在居然和醉春风那个小徒弟走得很近,连这么重要的行动都故意不来参加,不然在醉春风出来前,我们已经把那三个秃驴宰了。等回去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老板。”他说得的确不错,五个人同用的真武七截阵和六个人同用绝对不是一个层次。

罗戚听他这么一说,反露出了诡异的微笑道:“好啊,如果你想试试我大哥的龙爪手的话,尽管去这么做好了,我绝对不会阻止的。”顿了一下,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你可别告诉我没看出来我大哥总是对南宫特别好。”他的话有很强的威胁意味,显然并不在意剑七的不满。而后者技不如人,也只能忍了,干笑一声,心里暗骂自己一帮兄弟的名字都TmD白起了,圣灵剑法居然被别的家伙给学去了。

一旁的剑三十六毕竟和剑七算是拴一根绳上的蚂蚱,帮忙解围道:“罗二哥说笑了,既然南宫是罗大哥喜欢的人,我们自然不能不讲义气不是。”顿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道:“可是我们要怎么向老板解释呢?”

罗戚听出他想推卸责任,冷哼一声道:“这不用你们操心,我会向老板解释的。至于南宫的事情,还是告诉大哥好了,他一定会让醉春风那个徒弟死得很难看的。”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我们也风紧扯呼吧。”他平时基本没说过这四个字,可见今天这四个字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直没有说话的北冥武似乎是个直性子,他一直不太满意总是执行暗杀行动,而不能和对手光明正大地决斗,现在听罗戚说要走,终于忍不住插话道:“戚哥,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里面的。我们不如在这里以逸待劳,守株待……”

“我说小武啊。”罗戚对他显然比对剑七客气的多,打断他的话后,苦口婆心地说道:“你这虽然也算是一个好办法,但不要忘了这里是成都,名将盟的地盘。难道你想在这里等着赵子龙带大队人马来围剿才肯走吗?”说完摇头苦笑,带头闪人了,其他人也都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