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江上巧遇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正在苦思对这船夫是何方神圣的时候,魂影突然开口惊讶地说道:“浪翻云?”说完才发觉自己语气不敬,忙补救道:“原来前辈就是就是覆雨剑浪翻云浪大侠。刚才晚辈一时惊讶,言语难免有些疏漏,请前辈不要见怪。”原来是浪翻云,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不过算起来我们一共也没见几面,加上对方戴着斗笠,难怪我认不出来。

既然是浪翻云,我自然放心了,忙从戒指里取出一大坛子六果酿,送到了对方面前,客气地说道:“晚辈眼拙,一时没认出浪大侠来,还请浪大侠不要见怪才好。”对面不但是100级的BOSS,而且是浪天涯的师傅,还送我一本燎原真劲,我自然应该对他恭敬点才好。

浪翻云和上次见到一样,一点架子也没有,和魂影客气了一句后。忙接过六果酿,开口说道:“春风兄弟有这么好的酒款待我,我又怎么会怪罪?”狂喝了一大口后,又继续说道:“上次遇到黄裳兄,听他说你去找五样药材了,现在赶往双修府,看来药材是已经找齐了吧?”真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认识。

我兴奋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啊,可费了我们不少力气呢。长白山上那只黑蛟,差点把我当点心。”说着又取出了几个小瓶的酒,分给晚枫和魂影每人一瓶后,自己也灌了一大口。

放下酒,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晚上清风带来的湿润空气,淡淡地问道:“浪大侠,这次来双修府是为了什么事啊?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开口,虽然我们的武功和浪大侠比起来是天壤云泥,但是如果对付一些垃圾,心里还是有点底的。”我看到浪翻云基本已经猜出来要遇到什么事情了,因为在我记忆中,浪翻云只去过一次双修府。而且战局十分激烈,不需要太多的形容词。用事实可以这样说,烈震北战死,秦梦遥重伤,甚至连100级的浪翻云也受了轻伤,战势之惨烈,可见一斑。

果然浪翻云也放下酒,微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方夜雨派人攻打双修府而已,不过敌人的势力很大,而且其中不乏高手。虽然我很希望能多两位这样的强援,但是是否趟这趟混水,还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想清楚。”

没等我答话,魂影嘿嘿一笑道:“这么好玩,当然要参加。不过既然对方有身份,我就要玩我的老本行了,充分发挥我偷袭的技术。”他这么急着表态,我感到很感激。作为我的话,有求于烈震北,自然要尽自己一点力了,而魂影不同,他完全没必要冒险。而他这么表态,就表示绝对支持我管这个闲事了。

我微笑地向魂影点了点头,才转头对浪翻云说道:“浪大侠,我们已经想好了,这个热闹我们一定要凑的,不过到时候我希望能把我这个小徒弟安排在和被保护的人在一起。”说着拉过晚枫,说道:“晚枫,来见过浪大侠。”

晚枫显然十分懂事,听我这么说,马上抱拳行礼道:“晚辈龙晚枫,见过浪大侠。”

浪翻云点了点头道:“小兄弟客气了。”说完转头对我说道:“春风兄弟眼光不错啊,我已经感觉到了,他对剑的悟性绝对不在天涯之下。不过似乎他经脉中存在一些问题,春风有解决的办法吗?”果然是高手,连这都看得出来。

我点头道:“晚枫其实是天生的三阴绝脉,我这次来双修府,也是想请震北先生帮他看一下。”这么说来,这次战斗就更要参加了,毕竟打通三阴绝脉,说不好要耗费一定的功力呢。如果我们可以帮他们杀对方一两个高手,减轻他们压力的话,自然就可以心安理得一点了。

浪翻云点了点头,随即岔开话题道:“我和庞班的一战,想必春风已经知道了,不知道春风更看好我们中的谁呢?”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愣后疑惑地问道:“天涯没跟浪大侠说吗?”看过覆雨翻云的都应该知道,浪天涯也不例外。

浪翻云微笑摇头道:“他有一次想说,被我阻止了。这样激动人心的战斗,先知道结果还有什么意思呢?”见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不想知道结果,却还是要问我,继续说道:“我只是想问下春风对我们实力的看法,而并不是结果。”晕,看来他更重视过程。

我想了想后微笑着答道:“如果浪大侠独战莫意闲、谈应手时,改成与庞班一战的话,那庞班必败。但是那次之后,庞班决定忘记于靳冰云的感情,立地成佛后,胜负就在五五之数了。我的感觉是,如果庞班没有立地成佛的话,历若海未必会败。”这个我是看小说的时候自己分析的,不知道只否正确。但他问的正是我个人的观点,所以我这么回答才是最老实的。

浪翻云又喝了一大口酒,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若有所思地继续划船,向双修府方向驶去了。我和魂影也没再多话,静静地看着两旁流过的风景。又过了不多时,我们终于靠岸了。

在浪翻云的带领下,我们没有去见双修府的主人,而是直接从小道赶往烈震北的居所。这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山谷,谷内种植了各种奇花异草,时而有昆虫在花草间飞舞,给平静的小谷点缀出无限生机。

在谷中一个宽敞的地方,有一个小木屋,浪翻云带着我们直向木屋而去。走近木屋三十丈范围内时,突然听到一个宏亮的男子声说道:“友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请恕烈震北有失远迎了。”说话间,屋子门敞开,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我们眼帘。他高瘦笔直、傲然立于门内,自有一股书香世家的气质。苍白的脸带着浓烈的书卷气,看上去很年青,但两鬓偏已斑白,见浪翻云和我们几个到来,忙迎出来道:“原来是浪翻云到了,真是该好好地喝酒庆祝一下。我烈震北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可与庞班为敌的高手,确是人生快事啊。”

他的儒服两袖高高捋趄,露出雪白的手臂,一边说,还向我们抱了抱拳。手上十指尖长美,尤胜女孩儿家的手。尤其使人注目的是他耳朵上挟着一根银光闪闪长若五寸的针,当然是他名震天下的“华陀针”无疑了。

和浪翻云客气了几句后,才转头看向我们。只看了我一眼就说道:“这位小兄弟,天生骨骼清奇,却因为内功的原因练成纯阳之体,一定是黄裳兄的高足醉春风少侠了。”都说医生眼睛厉害,可是没见过这样厉害法的,果然是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