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虽远必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浪天涯的覆雨剑法现在已经大成,功力上也通过血菩提和浪翻云的指导非往日可比。看得我在一旁也连连点头,为这个兄弟能有今天的成就而感到欣慰。当初我送他琉璃剑的时候也是大有深意的,想想看,配合上他的覆雨剑法,在敌人身上捅出无数个无法愈合的小洞的话,是多么经典的一件事情啊。

柳生一刀继承了白衣人的功力和全部武功,当然非是泛泛之辈。在危急关头,使出了白衣人当初对付我用的救命绝招。打喝一声,杀气和功力暴增一倍。全身功力聚集于刀上,倭刀上翻,挑向光雨的最核心位置。口中大骂道:“地煞!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原来他和地煞果然有勾结,但地煞更绝,关键时刻把他当成了炮灰。

浪天涯见对方拼命,当然不肯和这个输定了的敌人硬拼。见他气势不可抵挡,微微一笑光雨散去,后退半步,躲过了他的死前反扑。其实,他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因为柳生一刀已经聚集了全身功力在这一刀之上,没有丝毫保留,也不敢有所保留,因为他知道,绝对瞒不过眼前这可怕的对手。一刀挑空,心叫“我命休矣”,身体却不自主地向前跌了一小步。

高手交战中,一个小小的破绽已足以致命,更何况柳生一刀这般的空门大露。浪天涯冷笑一声道:“滚回你们倭国去撒野吧。”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光雨再次暴起,随即又消失不见了。浪天涯收剑傲立,冷冷的看着对手。

见他收工,我也开始工作了。一阵清风吹过,已经从进了对方的阵营之中。目标不是柳生一刀,而是他那些手下。因为一个死人,是不值得我出手的。

柳生一刀脸上血色尽退,不敢相信的看着浪翻云。突然狂喷了一口鲜血,身体一连后退了八步。每退一步,都有大量鲜血自胸口涌出,染红了所经过的街道。浪天涯的致命一击,不但在他身上留下了三十六处剑伤,剑上所带的内力更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八步后一道白光闪过,白衣人的唯一弟子,横死街头。

地煞带领着地煞堂最精锐的部队,一同五十余人埋伏在小镇附近的树林中。当他等到与柳生一刀约定好的时间时,率领着他的手下准备出去与柳生一刀会合。他手下中多半人,包括地煞盟的副帮主万鬼哭之外,都是神色默然,显然的他与倭人合作的事情很不满,但是却敢怒不敢言。都作好了出工不出力的打算,无精打采地跟着。

这时地煞突然生出警觉,抬头一看,前方的柳树上一个黑人站在树枝上,清风吹过,那人身体随树枝起伏。那人一身黑衣,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斗笠,不光相貌,连体型也被树枝遮掩大半,看不清楚。他一惊非小,他不但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连发现对方时,也是对方故意放出气息引他抬头的。如果那人想杀他的话,后果他不敢想。他不清楚对方身份,唯一能确定的,是除了醉春风之外,这个人是他见过的人中最可怕的一个。

面对着不知是敌是友的高手,地煞也表现出了他作为一方霸主应有的风范。抱拳说道:“请问阁下是何方高人,阻我等去路到底所为何事?”他一边说,一边暗自祈祷对方不是找自己麻烦的。

那黑衣人,丝毫没对他的礼貌有任何表示,甚至没有看他一眼,答非所问地淡淡说了一句:“亘古战神。”他说的应该是自己的名字,但看他的语气却不像,倒像是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地煞脸上一喜,因为“亘古战神,刚猛常在。”正是他们那个神秘组织的联络暗号。忙恭敬的说道:“刚猛常在。原来是自己人,不知兄弟的身份是……”他问的当然是对方在组织里的身份,如非必要,组织里是严禁询问别人真实身份的。

那人依然没有任何动作,神态潇洒诡异,不耐烦地答道:“君临天下。”

地煞一听,忙恭敬抱拳行了一个礼,说道:“原来是老板,看来您打算亲自出手对付醉春风了,看来他这个号很难见到明天的太阳了。”一认出对方身份,他马上一记马屁拍了过去。

老板依然没有任何表示,让人根本无法推测出他的任何想法,这正是他的手下如此畏惧他的原因之一,人类天生有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和好奇心。他伸手轻轻扶开挡着眼前风景的柳枝,淡淡地说道:“我还不想和他动手,这次也非为他而来,而是因为你。你最近的表现真是出人意表,看来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地煞一听,忙说道:“为老板办事,是我的荣幸。”而他身后的帮众却是另一种想法,他们心中不满老板对地煞的如此行为竟然还加以赞许。当然只是心里想想,却不敢说出来,但是消沉的神色,任谁都看出他们的情绪十分低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