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无我如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过我刚才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成功把一丝真气渡入了他的体内。见他从容不迫的气势,我的心里只有高兴,他越强,打得越过瘾,闭目武道和生存艺术,今天要在这里一分高下了。

这次心武一改守势,双手握剑,坐了个下蹲的动作,看架势势要向我冲来。不过我渡入他体内的那丝真气告诉我,他只是变换了一个架势而已,由静止不变,改为蓄势待发。

我露出一丝瞎子看不到的笑容,依然傲立不动,继续看他的反应。如果我现在采取攻击,那么将迎上他最强烈的反击,虽然我也可以把功力及时提升上来,但那样的话,胜负将在数回合内结束。现在我原式不变,再次把主动权交回给他,看他的反应。

心武微微一笑,再次恢复原来持剑傲立的姿势,放弃了主动出击的机会。台下的观众这时已经小声议论起来,题目大致就是心武刚才是不是腿站酸了,活动一下。这时,心武突然动了,他不动则以,动则快若闪电,两脚交替两步,身体转了一个圈,借旋转之力,将这一剑的力到提升到了最高,一招笼罩的面积更是封死了我所有的进退之路。

没想到他竟然会逼我硬拼,他应该知道这样对他没好处的。

来不及多想,一式天恒枪扫出,枪尾正中对方剑锋。

“锵!”一击之下,心武被震得倒退了一步。而我由于接的是对方斜下里刺来的一剑,身体被震得向后转去,同时顺势加大了一点旋转的力度,本来只应旋转九十度,被我一加力后,马上转成了背对心武。同时一式本应无声无息的一记回马枪,带着一声呼啸的破风之声向后面的心武刺去。

心武像是丝毫不在意的一记横扫,轻松地将我的祭血魂扫到了一边。这时才暗叫不好,原来我看似(听似)力量无穷的一枪,竟然丝毫不着力。使他本来用的七成力道,也显得太多了,身体不由自主地顺着这一剑向右蹒跚了半步。

我乘机一记雷厉风行,踢向了他的胸口。

心武临危不乱,只是眉头轻轻一皱,左腿向后退了一小步。腰马合一,一剑上撩,扫向我踢向他胸口的右腿。这也就是心武,如果换作一般高手,被我虚实术迷惑后,哪能这么快应变招架?

见他一剑来势凶猛,自问无法像用功力护住手脚一样的护住小腿。忙自脚跟处射出一枚宝瓶劲,在剑腿之间破裂。

“噗!”随着宝瓶劲的破裂,两人被再次反弹开来。

心武脚尖一点地,整个人头下脚上的腾空越起。“嘻!唰!唰!”一连向我刺了五剑,每一剑带着五道剑气。五剑一气喝成,将我笼罩其中。

由于他这五剑丝毫没留余地,我也只好不留余地的以攻对攻,才可不至落在下风。要知道,高手决斗中一旦落在下风,是很难把局势扭转过来的,特别像心武这样,基本找不出破绽的高手。

我微微一笑,调侃道:“你知道什么是‘当当当当当’吗?”说话间,祭血魂已经迎了上去。

“当!当!当!当!当!”我连续变换了奔狼、倒海、追星、破风、逐月五枪,与他对攻了五招,连续发出了五声激响。由于这是毫无花俏的以攻对攻,心武在每一声激响后,身体都被震得向后飘出半丈左右,连续五次,落地后,心武已经到了擂台的边缘,胸口一阵起伏,吐了一小口鲜血。

我也同样不好受,他自第二剑开始,每出一剑都夹杂这我上一枪的部分内力,因此一剑猛似一剑,五剑过后,我也胸口一阵翻涌。虽然没有像他一样的吐血,但也无力继续攻击,阻止他落地了。

他落地的同时,我已经回过气来。气势全面发出,缓步向他逼去,边走边说道:“做人,要刻意掩饰自己的缺点很难,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刻意张扬自己的优点,给人一种中正随和之感。生存艺术中的屏风术,心武兄小心了。”

心武首次感到赛场在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了。我的气势也和我的话一样,没有最强的一点,同样也找不到最弱的一点。仿佛向他推来的一扇屏风,每一点都是那么的平均,使他找不到我要攻击的一点。不知道我怎么攻,他自然也不知道怎么防。只有我汹涌的气势和步步逼近的脚步声,在提醒他此刻的困境。

心武在我的压力下,只有不断的后退,当他一脚踩在擂台边缘时,猛地睁开了眼睛!宝剑若迅雷般点在了我刺向他喉咙的祭血魂枪头后三寸处。

“叮!”一声清脆的枪剑合鸣,我攻击受阻,且没有心理准备,被这一剑点得倒退了一步。这招屏风术,根本就是针对他闭目武道而创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的了破解之法,怎能不叫人心惊。更让我郁闷的是,先前渡入他体内的那丝真气也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被他逼出了体外,再不能对他的行动事先预料个八九不离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