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视正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玩家中对我最有效?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对付其他玩家不这么厉害了,不可能啊,我听说过有专门克风神腿的武功存在啊。而且他特别说“在玩家中”,也就是对于NPC也同样有效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终于忍不住发挥不耻下问的精神,微笑地询问道:“心武兄干嘛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害的我想不明白,还想知道。”顿了一下,失笑道:“你不是要借此攻击我的意志吧?”

心武微微一笑,答道:“好说,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想起来了,下面我要认真打喽,春风兄小心哦。”说完摆开了另一个架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终于动用闭目武道了。

是华山派的伏虎掌,不过他闭上眼睛后,所发出的气势比刚才又增强了不少。

我稳健的向前迈出两步,双掌平肩推出,龙吟声中,一掌见龙在田,将心武笼罩其中,以不变应万变。

心武露出微笑,一数条掌影向我迎来。

“啪啪啪啪……”心武一连出了十二掌,打在我的双掌之上。没一掌都和伏虎掌相似,却又都似是而非,力到和角度完全都不对。在他打完十二掌后,我也觉得无以为继,只好收掌后退,不给心武乘虚而入的机会。

心武见我后退……不,应该是听我后退,马上栖身返攻上来。这次又换成了一套潇洒飘逸的掌法,是丐帮的逍遥游。不过力道和出招角度依然不对,他把这些武功都打错了。

对了!都打错了!是百花错拳!难怪他那么说,也许玩家中我见过的武功算是最多的了,所以才会被他的招式迷惑,如果本来就不知道那些武功的玩家,自然不会被迷惑。想到这里,我终于知道了破解的办法。起脚扫在他掌锋上,用了八成功力,使他后面的招式无法继续。我的破解之道就是不去分析他用的是哪套武功中的哪一招,更不理会原来的招式。见招拆招就好了。

心武微微一愣后,终于爽朗地笑道:“春风终于看出我用的是什么武功了。”

我潇洒地耸了一下肩,可是他看不到,就当给观众看的吧。然后赞道:“百花错拳果然神妙,不过对上没见过什么武功的人,恐怕就发挥不出来了吧。”毕竟这套拳法的特点就在于一个错字,而大多玩家都不知道对的是什么样的,自然不知道你错不错了。

心武自信地说道:“遇到那样的玩家,对错都可以赢的。”说着又是一招黑虎偷心……应该说是黑虎偷胃才对,因为他攻击的是我的肚子。虽然招式威力不大,但是在他手中使出来,我一时间竟然找不出明显的破绽。

我继续保持见招拆招的策略,一脚踏在他掏向我肚子的虎爪上,身体借力跃起前冲,另一只脚踢向他的面门,这一招更是临时即兴而发,比他的百花错拳错得更离谱。

心武依然冷静如常,以面门附近的左手,抓住了我踢向他面门的右脚。当我更要以左叫脚改踢他胸口时,却被他的右手抓住。接着他身体转了一个大圈,将我狠狠的抛出,如果我不有所化解的话,虽然不会受伤,但是落在台下是一定的了。

我忙真气下沉,在马上飞出擂台时,一掌拍在了擂台的地板上,将原本好端端的地板轰得四分五裂,碎木横飞。双脚终于重回大地,马上再次跃起,身体狂转,风卷楼残带动一串旋风,将刚才擂台边上被我一掌轰飞出来的碎木,一齐向心武砸去。

心武双手上下翻飞,将砸向他的碎木纷纷挡开,无一遗漏。他这手法竟然是似是而非的天罗地网式,好在他的百花错拳中没有顶级武功的招式,否则绝对会破坏游戏平衡的。不过,其中包含的武功,已然比孤鸿还杂了。

那些飞击过去的碎木,本来就是用来骚扰的。对付心武这样的高手,我实在对它们抱什么太大的指望,他用天罗地网式挡开,也只是让我有点意外而已。当他将碎木全部挡飞出去后,我的腿马上到了。风中劲草,暴雨狂风,雷厉风行连环踢出,招招不离他周身要害,使他不能尽情施展,而要应付我的攻击。

心武不愧是心武,当我的疯狂攻击下,竟然没有受伤。当我暴雨狂风踢完,刚要换神风怒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一拳打在了我右脚泳泉穴上。

“啪!”由于我身在空中,无力可借,被他这一拳轰退出大约五步的距离。当再次要上前进攻时,发现心武对我做了一个停的手势。连忙收住攻势,却见他负手微笑道:“看来武功等级上的差别,在旗鼓相当的两个人中间,也可以起很大的作用啊。我一时想不出破解的方法,这局我认输。”说完,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便举手宣布认输了。

第二局,就要面对他的闭目武道配合心剑了,我取出祭血魂,进入无我的境界,严阵以待。终于到生存艺术挑战闭目武道的时候了,心里却反倒无喜无忧,平静非常。

心武依然持剑傲立,手中长剑遥指我,未出一剑。类似剑气的锋利气势已经向我锁来,看来这家伙的闭目武道又有新改进了,不知道现在这种境界算不算是剑心通明?

当他气势刚刚将我锁定时,我身体微微一晃,使用生存艺术中的海天术,使他原本将我锁定的气势一下子失去了目标。接着祭血魂,带着一阵锐器破风之声,快速地刺向他的咽喉,不求一击伤敌,只是要他不得不作出反应。

“当!”心武长剑正好迎上我的枪尖,速度不快不慢,恰到好处,充分地发挥了心剑以心御剑的特点。

但好在我也早有准备,出招时就已经留有余地了。被他一截,马上变招,长枪横扫,本是守式的天恒枪向他挤压过去。对付他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依仗我内力比他雄厚的优势,将他逼下擂台。

心武果然向后退去,翻身一剑迎向我的祭血魂。

“当!”又是一声激响,我心里暗暗叫苦。这一记天恒枪的目的只是把他逼退,如果他不退的话,则必须要硬接我着一枪,依靠我的内力,自认也可以将他震退。可是他轻轻的后退了一步,是我自然的认为他是不想和我硬碰,所以退了一步。因此,已经取得成果的一枪,自然不必花那么大力气了。当内力刚一收,为来得及再次攻出时,被他长剑找到了这一枪中最薄弱的一点,枪头上方的血槽里。此消彼长下,之间差距岂可以道理记?

“锵!”一声碰撞后,我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而心武只是身体晃了一晃,非但没退反而前跨了一步,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但气势上又比刚才涨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