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金刀重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上午,我的第四场比赛,对手是曾经两次败在我手下的刀口填血。不过他这次给我的感觉与往次彻底不同了,不是强劲的功力散发出的气势,而是纯粹一种气质上的改变。现在的他,已经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了。

我依然运着风劲,摆着我那“风中之神”的POSS。微笑地对他说道:“你又变强了,我真心觉得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这是我发自真心的话。

刀口填血微笑摇头道:“但你不是。”不是吧,这么不给面子?没等我答话,他继续说道:“你更像一个老师。”汗,我年龄应该比你只小不大吧。

我摇头苦笑道:“老师一般都比学生大一代吧,因为老师和学生之间是有代沟的。”电视上说的。

刀口填血摇头道:“这我就不敢苟同了,我认为只要能教我东西的,就可以称之为师。”说的倒好像有几分道理。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记得上次比武后你对我说的话吗?”

我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道:“记得不是很清了。”

刀口填血抬头望向天空,有感而发道:“如果不是那天的那些话,说不定我到现在还是一个执迷于兵器的器奴,而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然后又收回目光落到我身上,继续说道:“不过说来也好笑,当初使我一心痴迷兵器的也是你。”

我苦笑道:“我可以喊冤吗?”

“不可以!”刀口填血严肃地说道,不过这种严肃没有坚持过三秒钟,便哈哈笑道:“我发现和你说话真的很有意思,我居然不知不觉开上玩笑了,你知道吗,我很少开玩笑的。”

我摇头调侃道:“你知道吗?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顿了一下,失笑道:“我们好象是来比武的吧,一会打完了再聊吧,否则观众的眼睛都快把我们杀死了。”经过几次战斗和互相接触,我发现他是可以可以交朋友的人,和他弟弟完全不一样,不知道这算不算惺惺相惜。

“好吧。”说着刀口填血取出了一把金黄色的大刀,微笑地说道:“这把刀的名字叫重生,是为了纪念我可以重新认识武道。是血杀会铁匠用辟邪紫金和雷莹魄玉帮我铸造的,属性比水仙差远了,不过很称手,而且质地不错,不那么容易断。”说着金刀在胸前摆动几下,似攻非攻,似守非守。不用说,井中八法中的不攻。

这是台下不少人,提起精神说道:“终于要开打了。”

我也取出祭血魂,身体微微一晃,使他不攻一招的气势失去了目标,微笑道:“我的祭血魂,就不用介绍了吧。”同时全神戒备他的下一招,击奇。

刀口填血面容恢复严肃,凌空飞起向我俯冲过来,刀未到,气势先汹涌地向我冲来,内力沿着奇怪的轨迹旋转,似方非方,似圆非圆。和上一招组合的浑然天成,丝毫没有因原先两招不是连续的而出现一丝懈怠,他的确成长了。

我稳扎稳打一招奔狼枪迎了上去,正中对方刀尖。

“当!”一声激响后,两人都没有被反震后退,而是都继续前冲。刀口填血被我内力震得刀势向后弹开,并没有重组攻势再次攻击。而是借反震之力身体一起旋转,一刀以雷霆之势凌空劈来。这一刀他是借旋转之力将我反震的力道融合在他这一刀里,又通过身体的旋转将刀的力量提升到最大,威力和速度都远非第一刀可比。

我也在第一击中,被他奇怪的内力钻入经脉,虽然马上被我化去,但是也足以令我吃惊不小。见他这一刀威力比之前一刀有增无减。忙旋转枪身,一记天恒枪扫在他的刀锋处,还特意加了一个宝瓶劲于枪尖处,增加这一招的威力。

“嘭!嘭!”两兵器的气劲交锋,在宝瓶劲的作用下,两人迅速被弹开。接着宝瓶劲向他追去,本打算好好地打进他经脉,可是他刀身的内力聚而不散,只好在他刀锋前破裂,再次震荡他的内力。

两人都被这一下震得横飞出去,我退出半丈后长枪松手,翻身一脚踢在枪尾上,口中还大叫了一声:“枪傲中华!”长枪离弦之箭般向他射去。我则两脚尖用力,身体下伏沿着地面向他划去,双掌齐出,龙吟震天,履霜冰至拍向他的双腿。

虽然我的“枪傲中华”是临时突发奇想,没有招式的威力加成,但是灌入其中的螺旋劲却是实实在在的。刀口填血哪里敢小视,脚一点地,再次飞身跃起,躲过了我的双掌,双脚左右匹开,双手举刀过头顶,全力一刀劈在我的枪尖上。

“当!”一声激响,祭血魂被劈得扎在擂台上。刀口填血也被我内力震得胸口起伏,借反震再次翻身,身体又升高了三尺。

我双掌落空,右手按在擂台的地板上,头下脚上,左脚雷厉风行,右脚风中劲草,同时向刀口填血踢去。两脚不分先后,却带着刚柔两种力道,如果他看不明其中奥妙,一定会因此吃亏的。

刀口填血脸色不变,横刀一扫,正中我两脚交会处。虽然没有破解我刚柔两道内力,却也使我的两脚无以为继。代价就是他被我的两脚内力钻入经脉,吐了一小口血后,身体被震出老远。

我乘热打铁,被反震回来的双脚踢在插在地上的祭血魂枪秆上,身体斜着翻了一个筋斗再次向他冲去。当身体旋转到双脚朝向他的位置时,正好和他落地的地点一致。暴雨狂风踢出,千重脚影将他笼罩在其中。

刀口填血虽然受了内伤,但是勇猛不下方才,层层刀浪向我席卷而来,井中八法中的战定,迎上了我的暴雨狂风。

“嘭嘭嘭嘭……”一串气劲交锋之声后,两人再次被反震分开来。我借反震之力,飘回祭血魂处,踏在枪尾上,气定神闲。而刀口填血则被震得连退了五步,喷了一大口鲜血,才面前站稳。虽然招式上我暂时没占到太多便宜,但是内力上的差距却不是那么小的。

刀口填血把刀抗在肩上,用左手袖子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半开玩笑地说道:“看来我们的差距现在主要在内力上,我是否该努力提升内力呢?”

我微笑道:“寻找内力是对的,不过最好不要把境界提升耽误了,因为境界才是最根本的。其次才是内力和招式。”

刀口填血哈哈一笑道:“还说你不像老师?”说着再次冲来,一刀劈在我身前空处,但气势牵引下,却令我不得不作出反应。否则将回陷于被动,要搬会主动的话,有要用内力欺负人了。

我身体由枪身上飘下,左掌一招突如其来,拍向他的刀身上,同时右手抓住了祭血魂。

“嘭!”他的刀势被我一掌劈扁,胸前空门大露,接着右手的祭血魂的枪尾扫在他左肩上,将他扫出老远,才再次站稳。当然这么容易得手也是欺他内伤在身,招数不够灵活,否则以他的身手定有办法化解的。

刀口填血低头苦笑道:“我又输了,但是下次一定不会再输了。”

我回以微笑说道:“你的实力提升很大,如果不是在侠客岛一年苦练的话,今天胜负不一定分得这么快。”

刀口填血点头道:“下次有机会再切磋。”接着收起重生刀,扬声道:“我认输。”

我回以微笑,点头道:“好,我也很期待下次的比武。”心里一边希望下次他可以给我带来惊喜,一边在想,下午的对手就是剑七了,不知道他的修为有进步没有?

回到单间,看了几场比赛,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还是草草吃点东西,都马上回到了单间,期待着下午的比赛。一般系统发起的活动我多数多采取无视态度,只有这个比武大会才让我真正地感到热血沸腾。

下午的第一场是,艺云和一个嵩山弟子。艺云采取的是攻击是最好的防守之策略,连绵不断的剑势,一会工夫就把对方逼到了擂台边缘,接着一个剑笑轩辕,震得对方连退了五步。

对方退到第四步的时候喷了一口鲜血,第五步踏出时才发现自己踩空了,结果一个筋斗栽下擂台,弄得台下一片起哄声。

第二场是赵子龙对剑六,结果仇人见面,赵子龙一照面就把对方的宝剑挑飞,一枪捅进了对方的喉咙。只要一看他的快枪,我心里就总是有点羡慕。

第三场,终于轮到我上场了,面对剑七,我杀意横生。祭血魂背在背后,我冷笑道:“我们又见面了。”同时作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对他,我可一点客气的意思也没有。

剑七苦笑道:“我倒是觉得不见的更好一些。”

只是赛场的音乐响起,竟然是《东成西就》的主题曲“绝招,好武功……”一听这个我不由想起了里面的经典对白:“师弟弟弟弟……我已经练成先天神功功功功……”

虽然想着可笑的事,但是面容依然保持冷酷,冷笑道:“可是我们已经见面了,开始吧。”说着左手一记见龙在田向剑七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