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治好我的腿!求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513章、治好我的腿!求你!

洛莘想要把自己的儿子皇千重重新送回龙息,自然要做出一定的牺牲。

他知道龙王他们的对手是谁,所以,她‘盛怒之下’投敌,并迅速获得了敌人的信任,商量出了以傅风雪为攻击点然后瓦解整个龙息势力的计策。

那个时候,她还站在地狱的入口。

如果她咬紧牙关不松口,咬死自己对傅风雪的怀疑,那么,别人也奈何不了她什么。即便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而要把傅风雪无罪释放,这也和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她只是怀疑有人伤害了自己的丈夫,她也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证据。这何错之有?

可是,在计策获得成功之时,她又反转一刀。这一刀,捅在了自己合作伙伴的胸口。

也正是这种反复无非的行为,把她一脚踢进了地狱。

洛莘把自己做作一把刀子利剑,在戳伤敌人时,自己也有去无回。

洛莘表达出了自己的诚意。用‘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付出和勇气表达出了渴望儿子能够重回龙息的愿望。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因为她成功了。她拖着扬家还有其它的众多对龙息怀有敌意的势力一起坠落地狱。

不用怀疑,这次扬家和那些辅助扬家的势力都将受到打击。即便他们想切断和这件事情的联系------龙王他们连血书都送出去了,又岂会善罢甘休?

有了理由和借口,自然会纠缠至不死不休。

她也是个愚蠢的女人,因为她为自己的儿子奉献的太多太多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秦洛声音沉重的说道。“但是你应该清楚,我在龙息做不了主。”

洛莘笑了起来,说道:“知道我为什么第一个要见的人就是你吗?”

秦洛沉默。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办到。”洛莘说道。“我可以直接找龙千丈,他也应该会同意------但是我更加相信你。”

“我知道怎么做了。”秦洛看着洛莘那张倾城倾国的脸,说道:“保重。”

洛莘微笑点头,站起身对着秦洛深深鞠躬。

-------------

-------------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人眼花缭乱。

先是扬家的第三代嫡孙扬负被军部纪检部门带走,因为有证据表明,他涉及一场对军人的阴谋陷害计划当中。而洛莘提供的那些语音资料足够把扬负打入地狱,他被送上军事法庭是在所难免的。

军队系统又是极护窝子的。所以,他的结果可以预料。

或许,他这辈子都没办法再出来喝酒泡妞和秦洛抢女人了。

紧接着,扬负的叔叔,身居要职的扬甫也被军部纪检部门带走。

他和扬负的罪名一样,但是,他有可能是这起阴谋的负责人之一。

扬家那位老爷子也到了燕京,这位抗战时期的老军人拜访了自己当年的老领导。可惜,不仅没有得到帮助,反而被老领导大骂一通。并且嘱咐他留在燕京‘休养’。

那位老爷子立即就知道,上面准备对他们扬家动手了。

他们扬家的根在西南,自己又是扬家的定海神针。自己被‘留’在燕京,扬家哪里还有反击之力?

可惜,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认命。

不仅仅是扬负和扬甫,还有不少重要人物被请进去调查。

这一次,上面非常的认真,势必要把这件事情给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白家的白破局竟然也被纪检部门‘请’进去问话。

虽然他很快就出去了,但是,还是有人猜测,或许他也涉及到这场案子。只是涉及的不深或者纪检还没有找到足以把他拘留的证据。

因为之前还心怀期望,所以扬负和扬甫叔侄并没有对在他们家老宅治病的皇千重动什么手脚。

这样的结果显然也在洛莘的意料之中。

秦洛带人赶到扬家老宅时,皇千重正双眼无神的看着上面的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洛挥了挥手,身边的人会意,立即把他抬到推车上面,然后向停在院子里的面包车推去。

先把皇千重躺着的推车装上面包车后箱,然后秦洛也钻了进去。

其实,秦洛是不喜欢看到皇千重这张死人脸的。

但是,他有一个好母亲-------而且,有些事情秦洛也有必要和他讲清楚。

秦洛坐在皇千重的头部位置,眼睛却瞟向其它的地方。说道:“最近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皇千重一动也不动,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

“或许你不知道。”秦洛笑了笑,说道。“洛莘肯定不会让你知道这些。从这一点儿来讲,其实你生活的还挺幸福的。”

“----------”皇千重还是不回答。好像秦洛说的话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这是个阴谋。”秦洛说道。“从你受伤开始,洛莘就开始设计这起阴谋-------她假意去依附扬家,和扬负扬甫他们定计陷害傅老。当然,也差点儿让她成功了------不过,在最关键的时刻,你的母亲又改变了口供。她说她是被人胁迫才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答应扬家陷害别人,而扬家帮忙请人治疗你的手脚。”

“这是一个很高明的计谋。因为在这场斗争中,最受牵连可能判刑最重的人就是她------我去见她的时候,她的心情看起来很好。她对我说,她做了一个母亲所有能够做的事情。我想,她也到了应该解脱的时候了。”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重回龙息。她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甚至,自己身陷牢狱也在所不惜-------我和龙王商量过,他同意接你回去。”

秦洛终于把视线转移到皇千重的脸上,忍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重药味,说道:“你的意见呢?”

皇千重仍然不答。

秦洛也不再说话。

他知道,皇千重应该没有意见。也不能有什么意见。

他原本就是和母亲洛莘相依为命。现在,洛莘进入监牢,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再说,以他现在的心情,恐怕也不想提什么意见吧。

秦洛突然间有些同情皇千重了。

不是同情他的遭遇,而是同情他需要依靠自己的母亲才能够过活的事实。

这对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身怀野心的男人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啊。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车子终于驶到了龙息门口。

经过士兵的检查,车子正要开进龙息时,皇千重突然间开口说话了。

“停车。”

“你想做什么?”秦洛看着皇千重问道。

“停车。”皇千重大声喊道。

秦洛就打了通电话,招呼坐在副驾驶室押车的大头把车子停下来。

“让我下去。”皇千重说道。

秦洛就招了招手,自然有人搬着轮椅过来,把皇千重的身体放在轮椅上面。

天高气爽,阳光明媚。

风吹草动,绿树红花。

置身在这荒原旷野之中,整个人都显得如此渺小无力。

皇千重坐在轮椅上,仰起脸看着龙息那没有牌匾的大门。

静静的。

一动也不动。

秦洛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看着他此时的专注肃穆表情,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说过,他会再次回来。

可是,他没想到,是以这样‘屈辱’的方式回来。

四肢瘫痪,全身疲软。甚至,他就算回来,也只是废物般的被龙息圈养------这种生活是自己想要的吗?

还有那个女人,她的母亲,他如此疼爱却又如此仇恨的母亲,她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那么多,甚至把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年华也牺牲了-----难道她就是希望自己做个废物吗?

不见有任何情绪波动,却有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大悲无声。大抵说的就是皇千重此时的心情。

“秦洛。”皇千重出声喊道。

秦洛有些意外,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皇千重这么称呼自己了。

“治好我的腿。”皇千重说道。“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