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惨白的灯光,墨绿的会议桌。

  上海堡垒地下防御工事,我还是第一次踏进这里。这里的设计容量为容纳一个团的部队,主要用于操作上海大炮和负责紧急通讯。而现在这里足足塞了两千人。泡防御指挥部的大部分人员也迁移到了这里。狭小的空间令人觉得格外紧迫,像是要渐渐窒息。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高级军官坐在一起,上校中校的肩章比比皆是。泡防御指挥所的所有核心军官都出席了,一部分操作员也列席。我的军衔又是最低的。

  将军默然坐在长桌尽头,等着大家一一落座。

  没有开场白等待大家,每个人都控制着呼吸,坐得笔直。空气里静得能听见一根针落地。

  将军清了清嗓子,声音却还是浑浊的:“今天下午的事情在座的很多人都已经目击,金茂大厦第三指挥部被摧毁。这也是上海堡垒启动以来,我们遭受的最惨重的一次平民牺牲。作为全权负责的指挥官,我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环顾四周,神色冷峻:“原因多种多样,但是泡防御已经没有足够的能源支撑下去,这一点勿庸置疑。再来一次同样级别的进攻,即便有再多的优秀技术员,我们也无法平衡这个脆弱的堡垒了。换而言之,上海已经无从防御!”

  依旧是寂静如死,我对面那名年轻的少校军官眼皮跳了跳,身体却纹丝不动。

  将军忽然起身,神情冷漠,一字一顿:“现在宣布决议!”

  全体起立,像是一道森严的墙壁围绕了这张巨大的会议桌。

  将军掷出手里的一份文件:“经市委和军事管理指挥部联席会议决定,报中央军委批准通过,上海堡垒将实施S计划!”

  S,Sink。

  S,Shanghai。

  S计划,上海陆沉计划。

  尽管许多人都对此早有准备,不过亲耳听到这个词,依然像在空旷的草原上听见了突如其来的狂雷。我的腿哆嗦了一下,瞬间全身有点软,而有的人脸色唰的惨白,有的人则按住了桌子支撑身体。

  没有声音,如太古的沉寂,任何一点声音都会成为开天辟地的惊雷。

  一部手机忽然响了,还叮当乱震,音乐是《走西口》。一个年轻清秀的军官手忙脚乱地关了它。

  “汪彰少校,你参加保密会议前应该注意关闭你的手机和其他通讯工具!”将军拍了拍手,”大家请坐。”

  所有人一齐落座。

  “计划初步定在三个月之后,我们需要在三个月内完成人员疏散、设备转移、资料销毁和其他的相关工作。这项计划需要各部门全力配合,但是我必须在此提醒大家,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我们已经没有时间!”

  “民政部观察员!”

  一名军官起立。

  “你部负责协调居民撤离的策划工作。”

  “是!”

  “军需部观察员!”

  又是一名军官起立。

  “你部负责一切装备和补给品的预备和分配工作!”

  “是!”

  “档案处!”

  ……

  几乎所有人都得到了工作,最后将军沉默了一会儿。

  “泡防御平面化纽约堡垒曾经操作过,理论上没有问题。我们只是需要一流的技术人员去执行它。经过高层的慎重审核,我们挑选了一个团队,三名技术干部。”将军冷冽的目光从我们每个人脸上横扫而过,”现在宣布名单!”

  “技术部,潘翰田上尉。”

  大猪放下手里的资料,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技术部,曾煜中尉。”

  二猪跟着站起,高高地昂着头。

  “技术部预备役,江洋中尉!”将军的声音斩钉截铁。

  “我?”我愣了一下。

  居然会是我?一个不是出身军校也没有实战经验技术也算不得顶尖的操作员?军衔不过区区的中尉,我本来觉得自己坐在这里参加这个会议都是越级的,结果最重的任务居然摊在了我头上。

  指挥部这帮人一定是昏头了!

  我猛地站了起来,挺得笔直——因为大猪在桌子下狠狠地跺了我的脚面。

  “潘翰田跺了你的脚?”

  “嗯,跺得还蛮狠的。”

  我肩膀靠在墙上,耷拉着眉毛。将军扶着座椅的靠背眺望窗外一片漆黑。他喜欢在中信泰富那间大办公室里眺望老城区的老房子,不过这里在地面250米以下,我们被黏土和花岗岩包围着。

  会议后大猪二猪和我被单独召到将军的临时办公室谈话,一个人一个人进,大猪二猪出来就被警卫送走了,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我只看见大猪出来时面无表情,歪着脑袋低头看着脚下,而二猪出来的时候攥紧了拳头目光犀利,嘴角微微下撇,倒像是古代执掌生杀大权的年轻君王。

  然后是我,我本来以为进来是听政治教育的,不过老家伙跟我玩了五分钟的沉默,只说了两句话。

  “你也是小孩子气,你想指挥部决定了要你们三个负责操作,就不会轻易收回。”将军静了一会儿,转身从办公桌上摸出一包中华来,叼起一根,用他昂贵的都蓬钢音打火机点燃,把烟推给我。

  “总有后备人选吧?”我没有接。

  “这次没有。时间太紧张,确定名单的是我,没有后备人选。”

  “够狠!是因为我们几个够熟么?所以都拎出去送死?”

  “害怕了?”将军看着我,有些挑衅似的。

  “想想也许只剩三个月好活了,”我把烟接了下来,”不知怎么的却不觉得害怕。把我的保密级别提升为A的时候就有这种准备吧?”

  “当然,否则为什么要你参加那些高层会议?也不会任你在指挥部发疯也不处罚。”将军深深地吸了口气,”此外,没有三个月,上海陆沉计划不是三个月后,是三天之后,2008年7月16日16:45正式启动!这就是我要单独和你们谈话的目的!”

  我手里的烟落在地上:“……你一定在开玩笑。”

  “我也希望只是个玩笑。”将军淡淡地说。

  “怎么可能?!”我用力挥手,”为什么要这样急?来不及的!三天时间,连撤离计划书都写不完!”

  “没有撤离计划。”将军依旧轻描淡写。

  “你……你疯了!泡防御扁平化!这个城市里有1800万人!他们会死的!”

  “因为有泡防御发生器,还有米迦勒系统,绝对不能让这个系统被敌人得到。”将军的声音冰冷,”所以没有选择!泡防御撑不过下一次进攻了,三个月才是一个玩笑!”

  米迦勒,天国副君,手持火焰的神剑。美国人用它来命名控制泡防御和约束场炮火的计算机系统。而它的核心是一个黑匣子,这个匣子来自哪里,没有悬念。

  我们两个对视着。

  “我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我沉默了很久:“明白了。”

  “一共有45名机密等级为A的军官参与这次的计划,分为七支小队,全部经过严格的政审,其中每个人的履历都强过你。可是江洋,知道为什么最后选中你么?”

  “因为我傻?”

  “不,因为你单身,而且父母不在这里。你去做,泄密的可能性要小很多。”

  “你的小女朋友不会有事,市委和指挥部的高级军官会搭乘最近三天的穿梭机飞往兰州,其中也包括他们的家属,路依依的父亲有三张机票,你知道的,她是独女。”

  “我的小女朋友?”我在心里想,这个老家伙到底有没有搞错?

  我注意到他没有提林澜。那天我在控制中心喝醉了酒喊的,是”我他妈的最讨厌林澜了”还是”林澜去死吧”?现在想起来真像是小女孩才会喊出来的,老大也听见了吧?

  现在她真的要去死了。

  感觉真怪,我这时脑袋里不断回想的却是这个念头。

  “死妮子你犯到我手上了,”我想,”整个上海的人都犯到我手上了。要是我这次没能配平……”

  可是我真的不在乎整个上海的人都犯到我手上了,我打了个哆嗦心里却略有些霸气,我终于牛起来了,我觉得自己终于有点权力对林澜做点什么了……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个该死的权力。

  “现在是7月14日凌晨2:00差5分,距离S计划启动还有62小时50分钟,进入倒计时了。看看你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明天早晨给我一份泡防御扁平化的技术可行性报告。”

  “是!”

  “见鬼!”将军搓了搓手,”想起来倒有点兴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