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嗨,你听说没有?第一指挥部和第二指挥部就要搬到地下了,所以把我们放在这边,那边正在打包设备。是不是怕地面指挥部顶不住啊?”

  “头儿的事情,我们少管。再喝一杯。”大猪挥舞着咖啡壶。

  “饶了我们吧,真的不敢打盹了!”二猪苦着脸使劲摆手。

  “那再休息十分钟回去,无论如何撑过今夜!”

  大猪刚才泡了一壶苦得让人想吐的咖啡,逼着我和二猪一人灌了一杯,否则我们两个已经趴在工作台上睡死了。这是我们连续值班的第36个小时,前所未有的高强度工作。这里是设在金茂大厦第三指挥部,77楼,我们脚下是一度繁华锦绣的陆家嘴。我们三个打开了一扇玻璃吹着夜风,在封闭的屋子里坐久了,夜风中带着一股槐花般的清香。这种静馨反而让人更想睡去,偏偏身体里那股浓咖啡的咖啡因作怪,让脑神经似乎还有一根是绷紧的。

  上海泡防御指挥部有三个分部,中信泰富的第一指挥部,恒隆广场的第二指挥部,还有陆家嘴金茂大厦的第三指挥部。事实上这三个指挥部的职能都是一样的,不过是三个拷贝,一个出了问题,另外一个立刻可以补上。

  “出了问题”,是指”被摧毁”。

  如果像二猪说的,指挥部决定迁入本来已经很拥挤的地下工事,那么看来指挥部高层对于泡防御的态度里,担忧已经占了上风。不过大猪是对的,我们这些算泡泡的,管不得那么多的事情。

  远处隐隐约约的星辰闪耀,在我眼睛里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我响亮地扇了自己一个嘴巴。真是管用,脸上火辣辣的痛感瞬间就让人清醒了一些。我把已经凉了的最后一口咖啡灌了下去:“走!回去!”

  “你没事儿吧?”大猪跟着站了起来。

  “没事,这几天挺好的不是?”

  我真是觉得这些天过得还不错。

  其实也就是这样吧?这个世界上,无所谓谁不能没了谁。我开始觉得第三指挥部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看不见,于是也想不起……虽然我曾经一度觉得站起来就可以看见林澜坐在二十米外桌边的身影是那么重要……

  就让日子这么过下去吧,尽管有些不同了。很多年以后林澜也会变得眼皮下垂花甲黄昏,我和她对面走过,各自拎着一只菜篮在市场里买菜。到时候再想起很多年以前我们发神经一样的决裂,会不会觉得很可笑?

  “你别硬撑。”大猪拉了我一把。

  “真的没事。”我想甩开他。

  二猪也站了起来,发了几秒钟的呆,忽地也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你也发神经?”大猪惊诧莫名地看着他。

  “我也发困而已……”二猪耷拉着脑袋。

  “这么点儿出息!”大猪作势要去拍他的脑袋。

  凄厉的警报声像是快刀一样切破了死沉沉的气氛,回旋的红光让人一瞬间把困倦和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忘到爪哇去了。

  大猪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们三个愣了一瞬,然后像是三只抢食的野狗那样扑到各自的控制台边,刚刚扣上耳机,就听到耳机里面苏婉的声音:“各部门预备,各部门预备,175。45度,45千米,大量目标出现并急速逼近!”

  她现在坐在整个77层最核心的中央控制台前,被无数的服务器和电缆包围,我只能从那些铁格子的缝隙中看见她的手迅速在键盘上跳跃。她现在是协调员了,负责分配任务给不同的操作员。以前负责这项工作的是林澜。现在林澜留在了中信泰富的第一指挥部,有人说她很快就会调走,因为她就要结婚了……

  我高声骂了一句说:“他妈的,去死!”

  必须把那个在窗上写画的女人的影子赶出我的脑海,现在不是想到她的时候!整个指挥部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我的声音,不过没有人管我,就在我骂那一嗓子的时候,第一道光流已经轰击在泡防御圈上了。

  “1号缺损,缺损度48%,危险级别B+,13号、15号操作员执行修复。”

  “明白。”我和大猪的声音同时出现在公共频道里。

  我是15号,大猪是13号。

  “2号缺损,缺损度36%,危险级别C,7号、9号执行修复。”

  “3号缺损,缺损度72%,危险级别A,4号、17号、23号、24号执行修复。”

  ……

  我看着屏幕一角我的心跳频率在急速地升高,心电图和脑电图的波纹剧烈地震荡,肾上腺素的水平已经飘红。我的全身肌肉像是无数扯紧的弓弦,每按动一个按键是一次发射,随后立即再次扯紧。其他的人也都一样。如果这间屋子里有人现在没戴着耳机,会听见无数敲击键盘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像是千万只蚂蚁搬家的声音被无数倍放大后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