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盯着手里那张光盘看。它蓝地印白,印着满天飞落的雪花,雪花里两个接吻的小人儿,造型老土,像是在街边卖三五块钱一个的那种瓷玩偶。

  左边印着两个名字——”杨建南”,”林澜”。

  右边印着一行行书手写体——”我们结婚了”。

  大猪在旁边抽烟,我们一起坐在锦沧文华外的台阶上,屋檐外还是飘着微微的小雨。

  大猪瞥了我一眼:“别一付死了全家的样子,只是个样品……样品而已。今儿上海大炮指挥部的一个兄弟拿着到处问哪里刻盘比较便宜,印刷的地方已经找好了,一印2000张,估计是准备作为礼物的。给我看见,一把抢过来了。不过样品出来了,这是筹备着呢……快了。”

  我不说话,食指套在光盘孔里,看着它发呆。

  “不想回去看看里面的内容?”

  “什么内容?”说出口,我才惊觉自己的声音变形得厉害,像是风里的烛火一抖。

  “像是DV拼起来的,很多人都说同一句话,猜他们说的是什么?”大猪踩灭了烟头,并不等我回答,”他们说:‘林澜,请你嫁给杨建南吧。’”

  我的手一抖。光盘掉了下去,远远地滚开了,停在下水道口,被汇流的污水冲刷着。

  “不看拉倒。”大猪说。

  静了一会儿,这个多嘴的家伙弹了弹烟灰:“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出来,有的是军官,有的是战士,也有估计是路边找来的行人,张口就是那句,特逗。都是拼起来的,有些镜头春光明媚,有些阴雨绵绵,有在办公室里拍的,也有在路边,还有拍一个刚从飞机上下来的家伙,是老路,一口倍儿糙的苞谷茬子味儿,笑两声,说,林澜,请你嫁给杨建南吧。”

  阴雨绵绵……我真讨厌阴雨绵绵……这雨为什么总是下个不停……总是下个不停……

  “真赞。你不看不知道那个感觉,三江四海五湖的兄弟好像都给凑一起了,操江西话的说完操福建话的说,操安徽话的说完操广东话的说,还有一个小孩,逗死了,拿着张纸条朗诵,宁南,请里下给杨先蓝吧……亏得杨建南都能搜集到。有好些镜头还是战争开始前的样子,准备了好久吧?”大猪沉默了一阵子,拍了拍大腿,”真牛!我是女人我也嫁给他了。这一招你能想到么?”

  “想不到。”我说。

  “就是啊。”大猪摊摊手。

  我们都不说话,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我站起来。

  “喂,没抽完呢。再坐会儿。”大猪拉我。

  “别拉我!我想点事情!”我心里很烦,现在只想一张床在我面前,我可以平拍着躺下去。

  “还能想什么?”大猪硬拉着我重新坐下。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老大,别想了,这个……真是难搞。”大猪抓了抓脑袋,”说真的,林澜和杨建南就是比较配。”

  “我去你妈的,什么叫比较配?”

  “不说别的,杨建南比林澜大六岁,你呢,还比林澜小一岁。”

  “说得跟姐弟恋似的,你以为新浪娱乐新闻啊?”

  “没的事,没恋,你还没搭上人那条船呢。可是就是姐弟配啊!你以为呢,你比林澜小,你还想改档案啊?而且你想一想也知道没可能啊,你说林澜甩了杨建南投了你?别人还不以为林澜疯了啊?你一个中尉,每月各种补助加起来680块,房子是肯定没有,自己吃饱全家不饿,多一张嘴就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我们不都是吃食堂么?”

  “我靠,你强!让林澜跟你一起吃食堂!”

  “现在怎么办?”

  “我靠,我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鼓励你勇敢上前再拼一把,我是说,大猪悠悠地说,”算了……”

  “算了……”我也说,低下头去。

  大猪默默地抽烟,一直抽到烟蒂,才恋恋不舍地扔在雨地。

  “可是……”我忽然抬起头来。

  大猪没有听我说下去,站了起来以他固有的潇洒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走了。我抱着膝盖坐在那级台阶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南京西路,唯一一辆出租车亮着”强生”的牌子经过,车后卷起淡淡的雨雾。

  是啊是啊,杨建南什么都是很好的,他真的很配林澜,他们两个在一起那么协调,好像伏羲女娲,好像太阳月亮。我也相信他很喜欢林澜,我看见他和林澜并肩坐在中信泰富的员工食堂里吃饭,他掏出口袋里的餐巾纸为林澜把餐具——擦拭干净。林澜就拿着他擦干净了的勺子低头喝汤。他并不吃东西,只是侧头看着她,我都不敢想这个森冷得像是一块铁板的男人眼里能有那么多温情流露,足以滴滴答答地打落到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