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足长两米半的真皮大沙发,我坐在上面玩一个魔方。

  这张沙发真是太大了,我这样子倒像是一只蜷缩的小猫。

  这是一楼小小的阳光厅,离我不远是一架九英尺的斯坦威钢琴。

  好天气,丝绒帘子拉开一半,阳光洒洒地照在我头顶。

  从窗户往外看去都是精致的红顶小别墅。

  这个别墅区在杨高南路上,距离上海通用不远,房价不算太贵,普通的一栋买起来也就两三百万的样子。

  这里是老大买下的,沈姐住在这里。

  “江洋,留下来跟我一起吃午饭吧。”沈姐从二楼楼梯扶手边探出头来。

  “好啊。”我没有犹豫,沈姐做饭不错,我吃过几次。

  “差不多现成,我煲了一点米饭就好了。

  你要吃什么东西自己找,架子上有书看,电视遥控器在茶几下面。”沈姐这么说着踢踢踏踏下楼,进了厨房,转身把拉门合上。

  “冷不冷?”她又探出头来,”要不我把地暖打开?”我摇摇头,继续玩我的魔方。

  菜倒是真的简单,不过是烩炒的青椒和茭白,还有满满一砂锅乳白的骨头汤。

  香味飘在鼻尖上,我感觉像是饿了几十年。

  如今配给给居民的都是方便食品,部队还有新鲜肉类和蔬菜的份额,不过也很有限。

  老大的军衔是少将,高级将领,和我们不同,有额外的副食补贴。

  今天我送过来的就是老大的配额,反正他基本都是跟我们一起在中信泰富吃食堂,这些肉菜也没地方下锅。

  骨头汤里面加了不少的胡椒,喝得暖洋洋的,我几口就喝完了,沈姐拿过我的碗帮我盛汤,顺带指了指桌子上的餐巾纸,叫我拿了擦嘴。

  在这个女人面前我的年纪被严重低估了,但我还是老老实实抽了一张餐巾,认认真真擦嘴。

  “沈姐,你多大了?”我想着我应该提醒一下这个女人我跟她并没有差一辈。

  “二十八,属马的,你呢?”

  “二十四,属猪。”我拿勺子拨弄着一块肉骨头,亮出牙齿狠狠咬下。

  “吃慢点,我不太喝汤,这一锅都归你。”

  “这么大一锅?”

  “以为他跟你一起过来的……”沈姐的声音低落下去,像是漫不经心。

  我舔了舔嘴唇,抬头盯着对面的女人看,她正眺望着窗外,拢了拢垂下的一缕头发,手指纤长匀净。

  每个人看见沈姐第一眼都是看她的手,仿佛就是为了钢琴而生的。

  战争开始前,沈姐在一间很有名的高中教音乐课,偶尔穿着黑色的天鹅绒长裙客串一下上海音乐厅的演出。

  据说那时候后台总能收到大把的玫瑰花束,堆在沈姐的台子上,蔚为壮观。

  交响乐团专业的女孩们咬着耳朵说这个女人真是狐媚,沈姐也就这么听着,狐媚地来弹几首曲子,平时在高中里面用她纤长的手指按着琴键,教那些天生听力衰弱的孩子分辨音高。

  后来有一个肩上扛少将军衔的男人总是往音乐厅跑,虽然这人看外形顶多是个听二人转的主儿。

  再后来沈姐辞职了,连带着也不再去音乐厅。

  “沈姐,为什么跟老大混?”问完我就后悔了,坐在我对面的女人忽地转过头来看着我,她的瞳子里有一种惊讶,像是安静的鹿被树林外的声音惊动了。

  她看着我,目光并不锐利,而后她笑笑,低头下去摘下卡子,重新把落下的头发束了进去。

  这个发型让她看起来像是七八十年代的成熟女人,连带着显得她的脖子白净,天鹅般修长。

  “其实是搞错了,”女人摇头,”开始可没想过这样。”她没有说下去,起身去壁炉上把音响打开了。

  欢快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客厅里跳跃,《SuperStar》。

  我目光扫到门背后挂的S。H。E。

  的大幅海报,三个女人站在一片蛮魔幻的森林前。

  “江洋,有喜欢的人没有?”她坐回桌边。

  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不小了。”

  “追起来累。”

  “哪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喜欢什么样的?”很诡异地,这个时候我竟然想笑。

  我想说我就喜欢林澜那样的,沈姐你叫老大去跟林澜说,让她跑来喜欢我。

  但我还是摇了摇头:“别了,就我这个样子,不要祸害人家就算积德了。”

  “你那么点儿大,懂什么叫积德?”沈姐笑笑,”我还真的认识几个女孩不错的,长相啊家里啊,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