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老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lpl夏季赛在上海举行,eve于决赛中拿下胜利,直接取得了中国赛区进入世界决赛的资格。

晚上谢闻星同flash他们一起吃饭,eve曾经在春季赛被tccy强压一头的惨淡一扫而空,中单沾了酒精后开始兴奋:“弗狗今天真他妈不懂事,生生截断了老子的四杀……tccy这季都没进半决赛吧?让他们春天在爸爸面前横。”

flash比较客观:“他们的ad是替补,能进八强已经不错了。”

辅助插嘴:“朝宁人烂了点,技术是真的不烂。”

“再好也玩不过我们摸神啊。来来来,第一杯敬小谢哥,谢谢小谢哥把朝宁弄下去。”

“别闹了你们,”见他们说着说着真的要去碰杯子,谢闻星道:“第一杯敬flash吧,两场mvp。”

“一起敬一起敬。”

其他人喝酒,谢闻星喝果汁。窗外开始下雨,原本以为这种来势汹汹的夏季大暴雨要不了多久就会停了,想不到雨水却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哥,”大家都喝得有些昏头,flash开口,“写歌怎么样?”

eve几个队员都向这边看了过来,谢闻星道:“写好了。”

“哇,真的?”打野笑道:“什么时候发?端板凳等。”

“摸神唱歌好听,我们弗有段时间每日一听。”

“哈哈哈哈哈哈操了,真的假的?弗狗怎么这么好笑?”

“不是我唱,”谢闻星也笑,“不知道他要不要,要的话就快了,下半年吧。”

谢闻星话音刚落,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划了一下屏幕:“嗯…在吃饭,可能半个小时?……啊?不用了,我可以打车……”

eve的队员彼此对视,flash最先朝电话那端道:“老板,雨这么大,不来接老板娘回家吗?”

他这句话像引燃了什么开关,桌上的年轻男孩子们笑成一团:

“老板,我们才拿了季冠军,有没有奖励?”

“要求不高,放两天假就很好。”

“我要求更低,我只希望和老板见一面,他能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亚索玩得很溜。”

“操哈哈哈哈有疾病吧?就你他妈戏最多。”

谢闻星愣了愣,也笑着道:“听见了吗?要不你过来买单吧……”

闹是闹得厉害,等关鹤真的过来了,先前还想被夸亚索的中单整个人安静如鸡。还是谢闻星轻轻推了关鹤一下:“快夸。”

关鹤想了想,“你亚索玩得不错。”

中单酒都要被吓醒了,非常不好意思:“不是,您别听小谢哥的,我之前纯粹开玩笑……”

flash比较不怕死:“老板,您认不认识亚索啊?”

“他知道,”谢闻星笑得懒洋洋,“他高中时自己上过铂金,还会玩皎月,后来被我逼去玩青蛙了。”

皎月到青蛙,位置直接跨越了大半个峡谷。

所有人听到这儿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异神情,中单非常佩服:“如果对象让我去玩青蛙……靠,我还是继续单身算了,我选择皎月。”

一句话把在场人全逗笑了,不知谁问了一句:“摸神选择金克丝还是老板?”

可以说是叩击灵魂的发问了。

谢闻星考虑了一会儿,“金克丝是小老婆。”

“那……”

“喂喂喂摸神小心说话!”

“这个,”谢闻星拍了一下关鹤的肩,“是大老婆。”

付成夏的电话打过来时,谢闻星在睡觉。

“喂……?”

他嗓子有些哑,声线困倦。

“还在睡?”那边的人笑了笑,“你作息有点厉害啊,都下午四点了。”

“我补瞌睡,”谢闻星打了个哈欠:“怎么了?”

“告诉你一个提神醒脑的好消息。”

“……你要了吗?”

“要了,宣传单也定的你的。”

谢闻星这下是真的清醒了,“可我之前听说,宣传单你们要用林巧的?”

“我自己比较喜欢你的,和团队商量了一下,他们今天同意了。”

“……真的?”

“别太感动啊小谢哥,其实团队也有私心,我们觉得要是用你的那位会上心一些,对我来说更好。”

谢闻星失笑,“确实是这样。”

“不过我也真的很喜欢,”付成夏顿了顿,“好听的。”

付成夏发歌那天刚好是谢闻星惯例的直播日。付成夏下午发歌,晚上开播前,谢闻星的房间一直在被刷屏:

[最开始看见歌名叫你亲我一下还以为是普通小甜歌,想不到这么优秀!据说写歌的就是这个主播?]

[对!!写歌的!就是我!超帅超可爱!adc秀到没朋友的脑!公!啊!]

[摸神说过不能叫老公,统一喊小星星了解一下]

[老摸这次真的有牌面,各大音乐app新歌榜榜首了,今天下午路过三家奶茶店都在循环,当然付成夏也是真的红]

[出道作就成了街歌,珍素realred惹]

……

过了一会儿,直播间有了画面。

谢闻星进来了。

[啊啊啊啊前排表白!摸摸摸我爱你啊啊啊!买一百张电子专辑了啊啊啊啊!]

“谢谢,”谢闻星笑了笑,“好听吗?”

[爆炸好听!实不相瞒一直以为你的编曲专业是假的——我错了我跪下再说话]

[好听到没朋友!八百年不听中文歌循环一下午!]

[真的是好歌,摸要不要今晚唱一次?]

“唱一次啊……”谢闻星顿了顿,随口哼道:“秋朝逢夏夜,枯枝生春木,等到你微笑流露,连冬雪都变得模糊,你闪烁一下,我的世界火花飞舞。”

[我的天我暴风哭泣!摸摸的歌声我可以吹一辈子!]

[听得正开心忽然停了?]

[继续继续不要停!]

“就唱这段了,这首歌是写给一个人的,”谢闻星开始登陆英雄联盟:“付成夏给你们唱,我只给他唱。”

[……操他妈,猝不及防]

[哭了,单身女孩看个直播都要被秀]

[有没有人觉得这种一首歌只给一个人唱的设定很带感啊?你们这些男生都这么会撩的吗?]

[最大梦想,变成关鹤,天天日星]

[羡慕老板,随时随地有歌听]

“他没听过,”谢闻星忽然说:“从开始写到录音我一直没给他听,我……”

他顿了顿,没把理由说出来。

因为是写给关鹤的歌,他便格外在乎关鹤的喜好。谢闻星担心如果给关鹤试听了,他会被对方的反应影响,所以在作品真正完成前,即使关鹤问谢闻星也一直拖延着。

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你很过分哦]

[摸无人性]

“是很过分,”谢闻星弯了弯眼:“等他回来就给他唱。”

快到十点钟,楼下传来了声响。

刚好打完一把游戏,界面还停在战绩页,谢闻星想了想顺势道:“他好像回来了,今天请个假,提前下播了。”

[我擦,为爱下播?]

[钱还要不要了?合约时间还算不算了?不好意思忘了甲方就是你对象]

谢闻星看了一眼摄像头,拉出个有些懒散笑容来,他眉眼微微眯,有一点小男生的痞气。

少年感很足:

“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