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活阎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跟环展中心那天意外有关的消息,最后果然一点都没泄露出去。

付成夏把功劳算给了谢闻星,偶尔会在微信上和谢闻星聊天。不知不觉中已经步入深夏。有一次付成夏说自己已经开始录音了,他问谢闻星有没有兴趣过来听。

闲着也是闲着,谢闻星答应了。

付成夏的录音地点在ib公司内,谢闻星到时前者已经在里边唱歌了。

他的嗓音非常令人惊艳,有种介于明亮和模糊间的质感,即使是录音室内没修过的声音也有扣人心弦的效果。

比谢闻星料想中的音色还要适合唱情歌。

付成夏休息时从助理那儿接过水,他随意笑了笑,问:“好听吗?”

“很好听。”谢闻星点头,还要说话,有人在外面礼貌性敲了敲录音室打开的门。

最先入眼的是一双浅色高跟鞋。

“林巧姐,”付成夏看见进来的女人,眼睛亮了亮:“你真的过来听我……”

后面的话谢闻星一个字都没听见,看着走进来的女人放下包,谢闻星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女人也注意到了他,拿手机的动作一顿,而后冲付成夏微笑道:“你录我的曲子,我当然想听听看,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啊,”付成夏打完招呼看谢闻星,笑道:“你应该认识林巧姐?我记得你是首传毕业的,她可能还是你的老师?”

“认识,”谢闻星看着那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声音不由得放低:“……不是我的老师。”

林巧今年快五十岁了,脸部虽保养得好,还是可以看见细纹,加上发型、淡妆和性别,付成夏一时之间没意识到屋内两人的长相惊人得相似。

即使知道他妈妈也在帮付成夏写歌、今天来ib前谢闻星还想过有没有可能碰上妈妈,可当真正看见了她,谢闻星一时之间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那你们聊会儿?”付成夏好心道:“林巧姐算你的大前辈了,小谢哥,你要不把写好的部分给她看看?”

林巧有些诧异地看了眼谢闻星:“你也在写歌?”像是觉得自己这样不太礼貌,她补充了一句:“给小付写吗?”

谢闻星点头。

付成夏的休息时间结束了,他见谢闻星不说话以为他不好意思,付成夏随手拍了拍谢闻星的肩膀,走回去。

又开始录歌了。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林巧,她斟酌着词汇:“你结婚那几天我在香港,回来不太方便。不好意思。”

谢闻星对上她的眼睛,女人的眼睛微微弯,在最大程度表现善意,可是这份善意来得太迟了。甚至于谢闻星都分不清楚林巧的善意是因为他这个人、还是因为她已经想清了他能出现在这儿的其中利害。

谢闻星说:“没关系。”

有些尴尬。

上一次看见林巧时,她的模样比现在要年轻,不过也对,毕竟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她的声音都陌生得恐怖。曾经他还想努力记住妈妈的音色,但随着时间推移本就惨淡的记忆开始越发模糊。

“我听人讲过一些关鹤的事情,你打电话过来说和他结婚了,我有点意外。”

谢闻星应声。

他其实根本听不进她说了什么,整个人都心不在焉。

林巧又道,“你高兴就好了。”

“我挺高兴的。”谢闻星顿了顿,突然觉得很没有意思:“我先走了。”

林巧见他真的迈了步子,或许是毫无征兆的愧疚、或许是因为别的,她下意识多说了句:“你写的歌……要我帮你看看吗?”

谢闻星停下了步子,没说话。

林巧以为他在犹豫,想了想继续道:“你毕业时是你们专业的前三吧?你当时的导员还跟我夸过你,他说你有次比赛写了个很漂亮的——”

“我高一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回来?”

“……”林巧有些尴尬地看了他一眼。

“这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生下我?”谢闻星见她眼里露出了刺痛一样的神情,类似于报复般的快感一闪而逝,下一刻他又觉得全身无力:“抱歉……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给了我生命。麻烦帮我跟付成夏说一声吧,我先走了。”

他推门的时候,能感觉到林巧一直站在原地看他,谢闻星深吸一口气,忍住了回头的冲动。

当晚回去的时候,谢闻星登陆了蓝鲸的页面。

因为手的原因,谢闻星开始有意减少自己的直播时间,被粉丝问到状况他也不回避:

“手伤加重了。”

“还播游戏,但时间会减少。”他看着镜头的目光懒懒散散,随意滑过弹幕:“别的工作?在尝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摸摸你可以考虑出道哈哈哈哈哈哈]

[投出道一票,老摸可以直接签ib,以后就是夏夏的师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