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学坏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和黎衍聊完,谢闻星按了手机。

犹豫了一会儿后,他从电脑里找出了一个文件夹,把里面的东西调出来看。

这是大三一次校内比赛他谱的曲子,交给专业导师过目时,向来高要求的导师难得说了夸赞,还帮谢闻星修改了一些地方。对方大概是真的觉得曲子不错,比赛过后有意帮忙引荐,谢闻星却婉言谢绝了。

导师错愕地问他原因,谢闻星现在都还记得自己站在办公室内,有些不好意思拂对方的好意,却又很坚定:“这首歌是写给一个人的,我觉得自己写得还不够好,曲可以改、词也没填,我想以后写好了,再试试……”

导师看他态度这么坚决也就不强求了。对方不知道的是,这首曲子是谢闻星熬了三个通宵赶出来的,写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浑浑噩噩,心也空荡荡。

谢闻星大三那年刚好是副中的百年校庆日,即使校庆日那天大家都在上课,前一个多月,高中班群里班长和班主任就在吆喝大家回去过校庆,不仅仅是他们年级,说是接连五六届副中毕业的学生都可能要回来。

谢闻星原本不怎么想去,但江曜那几个跟他关系好的男生直说他这么多年一次同学会都不参加,校庆再不回来简直是狗逼,谢闻星没办法,时隔多年又踏进了中学校门。

大概是因为校庆晚会,那晚副中的校门难得对所有人开放。晚会在大操场,谢闻星到的时候,江曜他们正在看两个男生的合唱。

“没你唱得好,”江曜在旁边点评:“这届学弟不行啊,完全没有我们小谢哥当年开口跪的效果。学妹还不错,这腰、这雪白的大长腿……”

“就知道大腿,”谢闻星心思没在这儿,他往周围看了看,“只有我们年级的?”

“不是啊,学长学姐他们都在离舞台近点的位置。我刚才还看见了以前的校草,操,什么叫巨帅。”

谢闻星一僵,说不清是个什么心理,他来之前也想过有没有可能碰见关鹤,毕竟关鹤似乎已经回国了,可怎么看对方都不像是会来参加校庆的人。

居然真的来了。

江曜完全没有察觉到谢闻星的僵硬,他道:“一会儿聚餐你要去吧?今天好像大家全订在一条街上了,方便窜门,老班他们都先过去了……”

吃完火锅,谢闻星几乎是晕乎乎出店面的。

室内很闷很热,初冬凛冽的风一吹,他逐渐清醒了几分,走在他旁边的是高中班上的文艺委员。女孩子上大学后大概都更会打扮了,她穿着厚丝袜和短裙,远远看着像是光腿。

“你真的还没有女朋友啊?”她边笑边不怎么相信地瞥过眼:“没有女生追你吗?我不信。”

“没有。”谢闻星礼貌地笑了下,刚想说什么,隐约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目光很锐利。

他略微侧过头,看见不远处另一家店外站了很多人。最开始他还没认出来这些人是谁,一直到发现人堆外有个人站着抽烟。

是黎衍。

那刚才看自己的……?

谢闻星的瞳孔微微聚缩,这时江曜和班长他们也追了上来,江曜笑道:“你怎么带着小谢哥说走就走?说悄悄话呢?”

“他帅嘛。”女生也不害羞:“我们那个大学就没几个顺溜的男生,让我多看看帅哥不行啊?”

班长认出了站在店外的人同样是副中的学长学姐,看着人堆里个子最高、穿着深色大衣的男人,他有些崇敬道:“关学长。”

谢闻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居然在班长喊了关鹤之后……扭头就走。

真的是扭头就走,江曜他们还在打招呼,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一声不吭溜了。可就算走远了,他还在努力辨别他们说话谈笑的声音。

那一瞬间,巨大的挫败感包裹了谢闻星。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明明是想看关鹤的,哪怕看一眼就好,知道关鹤也在他整晚都很开心。

可真正碰上面了,他又像个败兵一样落荒而逃。

谢闻星走了没一会儿,江曜他们追了上来,商量了老半天去哪玩。谢闻星心不在焉地听,突然地,有辆车朝他们按了按喇叭。

车窗摇下来,黎衍的目光一瞬不瞬望着他。

“谢闻星。”他问:“我们今晚在春庭喝酒,你要去玩吗?”

谢闻星没说话。

黎衍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一股烦躁,还是忍住性子问:“你去不去?”

江曜完全不知道他跟关鹤之间的恩恩怨怨,非常天然地插了句嘴:“可是学长,小谢要跟我们去唱k哎?”

谢闻星在黎衍刀子般的目光里点了点头:“我就不去了,谢谢。”

回首传后,谢闻星把那天晚上的情景回忆了八百遍。

黎衍是自己来的吗?如果不是,那是谁让黎衍来的?

他知道黎衍其实对他印象很差,正常情况没可能主动约他玩。

会不会是关鹤……?是关鹤找他吗?可自那以后关鹤也没再联系过他,他还是不要多想了?

日啊啊啊啊啊啊——

越想越烦躁,懊悔、猜疑多种情绪交织,谢闻星觉得自己实在太可笑了。

在这种丧得要死又抱着一丝莫名希望的状态下,谢闻星对着电脑,一点一点把曲子敲了出来。

“听说你想包养我?”

“没、没有,”谢闻星有些受不了地缩起脚趾:“你不要再弄我的……”

话还没说完,对方把他的脸掰过来,交换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黎衍截图都发过来了。”

“我跟他闹着玩——”那个玩字变了声调,谢闻星的手甚至挠了一下枕头。

“下次别和他玩了,他忙着追女孩子,”关鹤嗓音淡淡的,占有欲却很明显:“和我玩。”

关鹤去洗澡了,谢闻星躺在床上发呆。

等对方上床后,谢闻星闻着他身上沐浴过后清淡的香味,忍不住往他那边挪了挪。

关鹤比他直接,伸手拽了谢闻星一下,察觉到怀里人突然一动不动,关鹤垂眸,看见谢闻星的耳朵是红的。

为什么做都做过了,还能这么害羞?

他正漫不经心地,谢闻星说:“付成夏……?”

“之前说的,你跟这方面的人接触一下,有兴趣就试试。他最近在准备专辑,好像有几首歌是你妈妈的公司在做。”

谢闻星抬起头。

“不知道你妈妈会不会帮他写曲子。”关鹤看着他的样子,知道他现在大概心情很复杂,突然就笑了:“你要和她比吗?看看付成夏会选谁的。”

“不是……我跟她……?”谢闻星也笑了:“我跟她没法比吧。”

“可在我心里,”关鹤的声音像是呢喃:“你一直是最棒的。”

原本关鹤突然提到妈妈,谢闻星多少有些局促,听见他这么说,谢闻星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五颜六色的东西砸中了。

砰砰砰——

心跳得很快。

谢闻星看了关鹤一眼,发现对方还在看自己,他突然避开了关鹤的目光:“……谢谢。”

声音小得不能再小。

“你知不知道?校庆那天晚上黎衍问我去不去喝酒,”谢闻星忽然说:“是你让他来找我的吗?”

关鹤想了想,“是。”

他承认得这么爽快,谢闻星一瞬间有些百感交集:这就是自己曾经熬了三个通宵都在猜测的答案啊。

“你跟你们班文艺委员走在一起,她还碰你肩膀了。”

毫无征兆的一句话让谢闻星愣了愣,反应过来他试探性问:“她碰了?我都不记得你怎么记得?”

“看见的,”关鹤比他直接得多,一点都不绕圈子:“她高中时喜欢你?”

问句被他说出了肯定句的意味,谢闻星有些惊异。文艺委员性格外向,高一就和他表白过,但那时他忙着跟关鹤谈恋爱,一方面为了不让关鹤多想,一方面为了尊重女孩子的心意,他从来没把这些事情告诉关鹤。

见谢闻星不说话,关鹤道:“她以前看你的眼神和我看你是一样的。不过现在……”

他轻轻咬了一下谢闻星的肩膀,“这里是我的。”

三年前,副中校庆。

海底捞店内,另外几个人在点单,黎衍压低声音:“你今天见着人了吗?我听说他们班也在班聚……”

“看见了。”

“什么感觉?”

“没变化。”

“不是吧,他再怎么也大三了,还跟高一时一模一样?”

“我说我,”关鹤闭了闭眼,声音轻慢:“感觉没变。”

即使只是隔着人群远远地一瞥,看见那道比过去要高的身影时,所有的理智和怨怼都溃不成军。

想靠近他,想和他说话。

还想占有他。

黎衍敏锐地察觉到了关鹤的气质变化,在班里的同学问他们要不要加蛙时,黎衍接了话茬。

“他不想吃这个,”黎衍顿了一下,笑得非常没正形:“他只想吃——”

关鹤睥了他一眼,黎衍自觉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过了一会儿又提议道:“我说,一会儿找个地方喝酒?我去约他,他不是酒量差吗,灌醉了看他还怎么跑。”

原本以为这种比较不讲理的流氓套路关鹤是不会同意的,黎衍就是开个玩笑,想不到半晌后关鹤竟然嗯了声。

男人啊……

黎衍啧啧啧,正在心里感慨发小也学坏了。

“他不愿意来就算了,”关鹤说:“别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