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电竞小软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黎衍借住这段时间安分得不能再安分,白天谢闻星鲜少看见他的影子,到了晚上就更是见不到人了。

说是借住,黎衍更像是找了个借口逃避家里的相亲,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妈喜欢关鹤,他就把关鹤搬出来当挡箭牌。

理疗师上门时,黎衍刚好在家。看着理疗师替谢闻星疏通手臂,他给谢闻星看了手机上的照片。

“这个小姐姐,好看吗?”

谢闻星看了看,“九分。”

黎衍嘿嘿笑,“我也这么觉得。这次我妈终于给我找了个图片和实际相符的,小姐姐哪儿都好,可惜是个追星女孩。我觉得她不错,人家心里只有哥哥,对我压根不来电。”

“追谁?”

“好像叫什么夏吧……我也记不清楚,那些男团里的不都长一个样?”

“还是有差别的,”谢闻星笑:“你别当着人家的面这么说。”

他刚笑话完黎衍,理疗师忽然道:“您的手跟之前比起来,情况要严重些了。”

这句话让谢闻星和黎衍都愣了愣。黎衍挑了一下眉,很缓慢地冒出一句,“他手怎么了?”

“好像有积液了,”理疗师问:“您这段时间还是经常用手吗?”

“要用的。”

“可我明明跟您说过,能不用手尽量就不要用,长期按动鼠标更是对伤口痊愈没好处……”理疗师眉头微蹙,谢闻星有些尴尬地点头。

等理疗师走后,谢闻星跟黎衍相互对视,后者立即就要去掏手机,谢闻星说:“黎衍!”

“我要告诉阿鹤!你这都瞒着他?”

“不是,我没想好怎么说。”

“没想好怎么说?”黎衍声音略微提高:“原来你自己也有感觉?”

“我、我就是比平时痛了点。”

“操了,比平时痛了点还不告诉他?那你干脆痛死都别跟他喊一句疼,多好啊,他方便你也方便。”

“操了,”谢闻星也受不了了:“你怎么张口闭口就开黄腔?”

黎衍莫名其妙,隔了半天反应过来谢闻星想哪儿去了,他有些好笑:“你现在脑子里……?”

后半句话没说完,想到自己还在关鹤这儿借住,黎衍没敢继续开谢闻星的玩笑。

黎衍看着谢闻星,忽然道:

“你可以试试....多依赖他?”

手疼是前几天才开始的,他也并非想瞒着关鹤,只是如果说出来了,关鹤估计不会同意他继续玩游戏,可谢闻星自己也有些迷茫:不玩游戏,还能干什么?

真像flash说的那样去eve当教练?那整天看着人家敲键盘,手痒都能活活憋死谢闻星。

黎衍最终还是把事情告诉了关鹤,他是真的骚,说完就跑,一点都不向谢闻星透露关鹤的态度。一直等到关鹤回来谢闻星都还心惊胆战的。他原本坐在客厅里看电影,听见门边有动静立即点了暂停。

只暂停不够,谢闻星干脆直接把家庭影院关了。

客厅一下变得安静,关鹤问:“不看了?”

“不、不看了。”谢闻星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有些紧张,他看着关鹤把领带扯松,衬衫的扣子解开两粒、露出一小片肌肤。

对方坐下来,对他道:“那说一下你的手?”

谢闻星硬着头皮:“就黎衍跟你说的那样,两三天前开始疼的,我可能过几天去做个检查?”

越说越没底气,可关鹤一直认真看着他,听到这儿还嗯了一声。

嗯是几个意思?

谢闻星很慌,干脆直接道:“我不是故意不说的,我只是没想到怎么说合适。上次我们吵架后我就没有超时玩游戏了……手这样我也很意外。”

他说话时眼神躲闪、慌慌张张。眼看着自己什么都没问谢闻星就全招了,关鹤有些想笑。

“如果检查出来很严重,你有什么打算?”

他看谢闻星迟疑了很久,摇了摇头。

“没想过吗?”

谢闻星说,“还没想好。”

“那你觉得不工作怎么样?”

谢闻星一愣,黎衍说过的话猝不及防撞进了脑海。但他一点都不想这么依赖关鹤,他可能确实在某些方面很固执。

谢闻星摇头。

“或者你给我打工?你直播一个月多少我给你多少。”

“那我……”

“你肉偿。”

谢闻星那句“那我做什么”还没说完就被关鹤打断了,对方直接粗鲁的语言让谢闻星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偏偏关鹤像是觉得他的样子很有趣。

“你好像越来越白了?”关鹤说着,手指贴着他的身体线条:“还瘦了?奇怪,你最近不是吃的挺多吗?”

谢闻星被平白无故摸了把腰,关鹤之前又说过那种话,他免不了脸上就有些热:“我是吃挺多的,你之前说的……不行。”

他刚想让对方谈正事时正经一点,靠着他的人笑了一下,根本不接谢闻星的话,只管继续调戏他:“这样也好,看着好看,就是抱起来不怎么舒服,压着可能也不太舒服……你觉得呢?我睡你的时候舒服还是不舒服?”

谢闻星有点受不了他这个样子,热意从脸颊一路烧到了耳朵根。

“你别闹了,这是两码事,”谢闻星说着,眼神有些飘:“我、我们本来就该睡觉的,我又不吃亏。”

他说的一本正经的,关鹤是真的想笑出声音了。

不行,不能再逗他了。

“你要不要试一下编曲?”眼看着谢闻星略微睁大眼睛,关鹤确定了他对醉酒那晚自己说过的话毫无印象。

怕轻易提到他妈妈让谢闻星不舒服,关鹤明知故问:“你现在对这些还有没有兴趣?”

翌日,谢闻星去找沈医生做检查,检查结果表明他手腕虽然没积液,情况却的确比先前严重些了。

游戏还能玩,但最好少玩,能停掉是最好的。

想到关鹤问他喜不喜欢编曲,谢闻星有些恍惚。

这基本算他藏得最深的秘密之一了,就算是时间他们,也根本不知道他大学曾经认认真真学过编曲,专业课从来不翘。就是后来……

当晚开播前谢闻星接到了通知,蓝鲸帮他安排了活动。

主播和明星一起打游戏是近些年来常见的营销手段,主播借着明星长热度,明星借游戏艹一艹“网瘾少年”、“平易近人”等等人设,是个双赢的事情。

就是和谢闻星搭档的艺人有些过于炙手可热了。

付成夏,原flipping组合的c位,单飞以后更是水涨船高,算是现下当红的流量。

这样的艺人,照例说并不需要靠着游戏博关注。不过和付成夏一起玩游戏终究不是坏事,谢闻星没多想,小助理跟他打招呼他也答应得好。

付成夏和他连了麦,谢闻星问他听不听得见。出乎意料,付成夏一上来就喊他哥,丝毫没有当红艺人的架子。

“小谢哥,我好久没玩联盟了,有人骂我你就说我是妹子,你带妹的。”

谢闻星笑笑:“嗯,你是电竞小软妹。”

“这个人设我喜欢,风琴星娜璐都给我留着。”

玩笑话说归说,付成夏的游戏水平是真的不错,谢闻星和他玩也没什么压力,没有遇见flash以前带女艺人血都差点吐出来的情况。

打到后来,付成夏在直播间里唱歌,他原本在的组合模仿韩团,他在里边就是主唱跳的。他一唱歌好多粉丝疯狂刷礼物。付成夏唱完,忽然道:“小谢哥,听说你唱歌也很不错,好多人都说你是被游戏耽误的歌手。”

谢闻星打哈哈:“玩笑话而已。”

付成夏却说:“我想听啊,你唱首歌给我听吧。”

[卧槽卧槽夏夏又撒娇,妈妈我真滴非常心动]

[为什么打个游戏都能搞出粉红?小付老师你真的需要反思一下]

[摸神也自带搅基buff吧,前有弗皇后有关鹤]

……

和找不到重点的弹幕不同,谢闻星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他避开摄像头用手机查了付成夏的个人信息,对方是ib娱乐的艺人,ib恰好是深泉控股的企业之一。

“谢闻星小哥哥、小哥哥你别不说话呀?不说话就唱首歌吧。”

付成夏的粉丝被他萌得一脸血,谢闻星也不好落他面子:“我想想唱什么。”

“嗯嗯嗯,慢慢想啊,反正也没开始排队。”

“就春秋吧。”

“打肺歌,”付成夏在那边笑:“厉害了,这首歌真能唱下来?行不行啊?”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付成夏被他逗得直笑:“我粉丝里还有小姑娘呢,你收敛点。”

谢闻星笑了笑,开始找伴奏。

他下播后没多久黎衍给他在微信上发了一长串感叹号:

[!!!!好不容易约到追星少女和我共进晚餐,排队要排半个月的法餐厅,刚一坐下,操了,小姐姐掏出手机就开始追星,老子一看屏幕,你为什么要跟她的欧巴一起玩游戏?]

[你问关鹤吧,]谢闻星说:[他找的人]

[????]隔着屏幕谢闻星都能感受到黎衍满腔的不解:[他要让你出道了?和那什么夏组成新一代男团?]

[对啊,你要不要留个我的签名?]谢闻星跟着他乱扯:[今天关鹤虽然是我的金主,等我比关鹤有钱了,我就反过来包养他,是不是很酷?]

回复他的是黎衍一大串省略号。

谢闻星笑了一会儿,正觉得很好玩,黎衍说:

[我截图了,才发给阿鹤]

[我帮你传达了一下你想包养他的意思,祝你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