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他脚扭伤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要补婚礼,真正操办起来还是很麻烦的。

谢闻星这边还好,他亲人不多。算一算,基本快五年没见过他妈了,真要请也只用请他爸和阿姨。

关鹤那边就不一样了。原本只打算请直系的血亲,可爷爷奶奶听说后执意要把旁系的亲戚都请上。老年人比较喜欢热闹,即使孙儿是跟男孩子结婚,爷爷奶奶也喜欢看见场面大一些。

这么多陌生的长辈小辈都在北京,可认识的朋友又基本在上海,商量之后,谢闻星和关鹤决定中午回北京跟家里人吃个饭,朋友这边就晚上到上海过。

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妈妈,谢闻星犹豫了很久。一直到婚礼前一天他才下定决心打电话。

就问一问,她不想来也没关系的,只是问一下……

谢闻星在通讯录里找到了那个号码,他拨出去后很久那边都没回应。

说不定他妈妈早就换了手机号……这个念头刚划过,电话居然接通了。

“喂?您好,”他呼了口气:“我是谢闻星……”

他们没有请司仪,只吃饭。婚礼当天人太多了,谢闻星又几乎都不认识,他跟着关鹤一桌一桌敬酒,关鹤喝酒,他喝雪碧。

有一桌人看出来谢闻星端的不是酒,执意要劝,关鹤帮他拦下了那位长辈,先给对方道了歉,而后说:“他酒精过敏,不能喝的。”

长辈还有些不甘心,关鹤示意对方把酒倒进自己的杯子里:“我替他喝,您别为难他了。”

即使都是关家人,在家族中的身份地位也是不一样的,关鹤话都说到这份上,长辈也不好再讲什么。

让谢闻星惊喜的是,关鹤的爷爷奶奶对他态度好了很多,尤其是爷爷,前几个月过年回去后者几乎不跟他讲话。大概是察觉到关鹤和谢闻星感情确实很好,爷爷主动跟他单独喝了一杯,并说了祝福。

吃完饭就回了上海,睡一觉,醒了去俱乐部。

这边对谢闻星而言就容易多了,基本都是熟人,他不用那么拘谨。

当他告诉要请的朋友他和谁结婚后,除了少数知情的,大多数人的反应用震惊形容都不为过,在他们玩游戏的群里,eve那几个队员就一个接一个发了省略号。

[……]

[……]

flash是唯一一个保持正常的:[我要不要准备份子钱?]

谢闻星失笑:[人到了就好]

eve的辅助回过神:[摸再说一遍?你和谁结婚?]

flash还嫌刺激不够,补刀:[和老板啊,是补婚礼不是结婚,他们结婚很久了]

eve打野:[这分钟感觉就要窒息,我崇拜的男人和我崇拜的男人在一起了?]

……

辅助:[可我们教练这段时间抓的紧,不知道他会不会准假,上星期老子跑出去吃顿肥牛都被骂得狗血淋头]

打野:[傻了你,老板的婚礼算公休,名正言顺好不好?]

辅助:[……我擦,还有这等好事?]

晚上见到flash他们,时间迎面就对谢闻星笑道:“新婚快乐。”

“时间哥原本想给哥拉个横幅的,上面写祝谢闻星和关鹤百年好合,”flash比划了一下:“我们觉得太土了,都让他不要骚。”

谢闻星被逗笑了。

关鹤的朋友里谢闻星只认识黎衍,其他人他都很面生。谢闻星这边,他只请了时间、eve,陆瑶瑶因为上次结婚请了他和关鹤,谢闻星也干脆也邀请了她和苏木……固定搭档里多了个黎衍,一溜下来组成了戏班子。

趁着一对新人不注意,黎衍指了指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泳池:“看见那个游泳池了吗。”

时间瞟了眼,“挺大。”

黎衍压低声音,眉目间难掩激动:“我们一会儿把阿鹤扔进去。”

时间猛地扭过头,用你他妈疯了吧那种目光上下打量黎衍,flash也愣了。

后者毫不畏惧:“老子特意忽悠他订了个有泳池的吧,就想着到时候把他丢进去,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他狼狈的样子……”

时间和flash相互对视,都在对方眼里看见了作死的兴趣。

“你们扔不扔?”黎衍道,“除了今天,什么时候你们敢动他一下?这次不扔这辈子都没机会了,放心,他今天和小谢补婚礼呢,他不会跟我们生气的……”

黎衍说得非常有道理,见他俩都心动了,黎衍嘿嘿笑:“flash去你们队再叫几个人?人少了制不住阿鹤。”

谢闻星原本在和陆瑶瑶讲话,一段时间不见,一姐先是关心了一下他的手伤,然后非常八卦地询问他跟关鹤到底怎么回事。

“……真的,接到你消息我都惊呆了,”她边笑边说:“上次我问老板娘是个什么样的人,老板说话时那么温柔,我以为和他结婚的是个小仙女呢,我真没想到他说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