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我想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北京待了一个周末,回上海。

回去以后,谢闻星和关鹤住在了一起。为了不吵到对方,谢闻星把电脑留在了原本的房间。

没过几天,关鹤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只要他和谢闻星头一晚做过,第二天谢闻星肯定会把卧室里的垃圾袋拿去丢掉。原本谢闻星属于能不出门绝不出门的类型,他这么不嫌麻烦地扔垃圾袋,关鹤稍微想想就知道了原因。

脸皮薄,害羞了。

挑了个机会,关鹤问:“你很不喜欢看见用过的套子?”

谢闻星被他这么突兀地一问,想想就明白过来自己那点小动作被关鹤注意到了。

他迟疑地点了点头。

关鹤见他进了圈套,诱哄一样继续道。

“有一个办法,你让我内……”后面那个字还没出来,谢闻星匆匆忙忙比了个停的手势。他真的想不到关鹤居然动了这种心思。

关鹤停了一下,谢闻星以为他就这么算了,想不到关鹤继续:“让我——”

谢闻星伸手就去捂他的嘴,这回是有用了。关鹤没再说话,却顺势在他的手掌心舔了一下。

谢闻星触电一样收回手,他又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一口气急得提起来,堵在嗓子眼。

偏偏对方不依不饶:“为什么?”

谢闻星侧过头,声音有些颤:“会弄脏床。”

“垫纸巾就不会了。”

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谢闻星的指尖慢慢缩起来,他把手握在一起,而后又松开。

他开始迟疑了:

“你……你真的想吗?”

关鹤不回答,就对他笑。

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平日里稍显清冽的面部线条变得柔和,略弯的眼像是三月桃花。

谢闻星拒绝不了。估计关鹤也知道他贪图他的美色,不仅没收敛笑意,反而靠近了和谢闻星说话:“你愿意的话,我很想。”

谢闻星被迷得晕头转向,恍惚中竟然说了一声好。

他反应过来时,听见关鹤温柔又满意地说:“别担心,我会帮你洗干净。”

……真是坏透了。

周四傍晚,别墅外传来接连不断的敲门声,谢闻星见关鹤不动站起来朝门边走。

出乎意料,门外等候的人是黎衍。

谢闻星正要给他开门,关鹤说:“别开。”

谢闻星停下手。

眼见敲门没效果,黎衍似乎在外面喊了什么,可惜隔音效果太好,听不见。

又过了一会儿,黎衍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阿鹤!太子!老大!求求你让我在你家躲几天,不然我真的要被绑去跟季家的整容小姐姐相亲了,卧槽卧槽她那张脸,绝了。”

黎衍噼里啪啦一大堆,关鹤态度不冷不热:“相亲就相亲,你又不会死。”

“相亲第一步,结婚第二步,有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你忍心看我被推进爱情的坟墓吗?”黎衍灵机一动,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关鹤不愿意让他借住:“我保证只在你家一楼活动,绝对不影响你和小谢的私生活,我发誓!”

黎衍在手机那头声泪俱下,就差哭爹喊娘了,关鹤被他烦得受不了,又不可能真的不管他,只能起来给他开了门。

谢闻星好奇地望过去,见黎衍拖着两个行李箱,他问:“你要在这儿住吗?”

谢闻星话语间并没有多少排斥的意思,知道要是谢闻星不愿意关鹤说什么都会把自己扔出去,黎衍松了口气。

“最多住一个星期,我避避风头,我这么一大堆朋友里我妈就看得起阿鹤一个,知道我住这儿她不好意思说什么,”黎衍边解释边进门:“我妈疯了,她突然安排我跟各种款式的小姐姐相亲。第一个就是季家大小姐,那姑娘估计鼻梁打过玻尿酸,看照片全他妈融了我去……”

谢闻星对黎衍还是多少了解的,他笑了笑:“阿姨是嫌你太浪了吧。”

黎衍被他戳破也不尴尬,反而特别爽朗地回答:“学弟还是这么聪明。”

察觉到关鹤投过来的视线,黎衍莫名其妙。

想了想反应过来,关鹤是不喜欢他叫谢闻星学弟。黎衍在心里翻白眼的同时又觉得关鹤这个男人实在恐怖。

他平时都教谢闻星玩些什么啊?

黎衍选了一楼的客房,谢闻星很有兴趣地看着他整理行李箱,时不时搭把手。黎衍见他看戏一样看着自己,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注意到谢闻星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对谢闻星的印象其实非常糟糕。

黎衍第一次看见谢闻星是在学校的小卖部,他知道关鹤在追初中部一个小学弟,每次上体育课都给人家送水。按理说,他应该是见过谢闻星唱歌的,但他对这个男生没什么印象,所以在小卖部那一次黎衍就定义为他跟谢闻星第一次照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