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不要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心像是开了一个洞,空荡荡了须臾,又有热风把那片空隙填满。

心跳得好快,谢闻星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因此缺氧。

只是一句话啊。

可他高兴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因为想见这个人,谢闻星可以逼迫自己冬日离开温暖的被窝起床上学、大夏天下晚自习后站在高三的走廊多等一个小时……一想到关鹤,他的整个世界都是亮的。

原来他们一样,他对关鹤也有这么重要啊。

太高兴了,还有一点点想哭。

关鹤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惊讶于他的反应。半晌后唇角微翘。

“早知道效果这么好,一开始就跟你说了。”

“没关系,什么时候说都可以,我、我很开心,你这么说就好了……”

他说话磕磕碰碰,还有些颠三倒四,关鹤一下笑出了声。

“我没你那么聪明,说不出这样的话,”谢闻星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和你是一样的,你怎么想,我也怎么想。”

“知道了。”

他又笑了笑:“你刚刚说的话,我就当是给我的表白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了一家大超市,谢闻星说自己想喝可乐,他让关鹤在车上等一会儿,自己进到超市里。

他回来的时候除了可乐还提了个购物袋,关鹤瞟了一眼:“买这么多薯片?”

购物袋最上层都是各种口味的薯片。谢闻星应了一声:“好久没吃了。”

在吃的方面关鹤不怎么管他,谢闻星瘦,他肯吃东西就算好事。想了想,谢闻星确实很长时间没吃膨化食品,即使薯片多得吓人关鹤也没说什么。

晚上谢闻星休息不开直播,他跟关鹤找了部电影一起看。坐沙发时,谢闻星犹豫了一下,坐在了离关鹤非常近的位置。

几乎是膝盖贴着膝盖,很亲密的。

“我腿不舒服,”关鹤忽然说:“有点酸,还疼。”

“怎么了?突然就不舒服了吗?还是……”

“你坐上来,我就舒服了。”

谢闻星愣了愣,关鹤居然还催他:“坐我腿上。”

他们的关系都这样了,谢闻星也没道理再扭捏,他硬着头皮靠了过去,真的坐下后,他脑子都要空掉了。

关鹤见他一动不动,坏心眼地晃了一下腿,谢闻星没坐稳,条件反射就去抓周围的依靠物。

抓到了关鹤的手臂。

“你坐稳啊,”关鹤任由他抓着,另一只手顺势搂住他:“掉下去我还要把你抱上来,好麻烦的。”

谢闻星攥紧了手,被关鹤这么捉弄,他的心跳异常地快。

坐了很长时间,关鹤说:“我腿有点麻。”

也难怪,谢闻星就算再瘦身高也上了一米八,这么大个人,抱久了都会累的。谢闻星如释重负刚想起来,关鹤锢住他的肩膀,往下按了按,谢闻星从关鹤腿上滑到了沙发上。

后背整个被人拥住,关鹤的手臂交叉后贴在他的胸口,他坐在对方两腿间,比刚才还要亲密。

关鹤声音里带着笑,“想跑?”

谢闻星小声:“……没有。”

“都到我家了,你能跑哪儿去?”他这么说,谢闻星不免想到了昨晚关鹤那句去他家,今天对方也确实说到做到把他带了回来。关鹤亲了一下他的耳垂:“……早晚办了你。”

谢闻星深吸一口气:“那你现在要办吗?”

他问得太直接,倒是让关鹤怔住了,隔了须臾,关鹤微微笑:“你想吗?”

谢闻星连最羞耻的话都说过了,对这种问句,他干脆直接点头回应。

关鹤的眼神变得深暗,他的视线落在了谢闻星的唇上,就像兽类在打量猎物。谢闻星都以为他们要在沙发上发生点什么了。

关鹤先错开目光说:“明天吧,我房间里没东西。”

谢闻星眨了眨眼,他是真没想到关鹤做君子做到这个份上,明明刚才还想尽办法占他便宜。

像是看出了他的惊讶,关鹤无奈,“我总不可能找爸妈要吧?我怎么说,说你想要还是我想要?”

“……”

“明天去买,”关鹤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明天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听你的。”

谢闻星回了房间洗澡,他跟关鹤睡一起,还是住上次住过的房间。洗澡时他犹豫了片刻,等脸都红了起来,他咬了咬牙……

他出来的时候穿着浴袍,关鹤问:“洗这么久?”

“嗯……”

谢闻星抬头,眼睛不知道怎么总让人感觉湿漉漉的。关鹤喉头紧了紧,音色也沉了下来:“我先去洗澡。”

等关鹤洗完,他看见谢闻星已经缩在床上玩手机了,听见他的脚步声谢闻星把手机放在了一边,目光不瞬地看着他,甚至微微动了动唇。

关鹤走过去吻了他,离得很近。关鹤有些犹豫了,理智告诉他应该停下,他不想伤害谢闻星,可三番四次在这种情况松手,即使是他也有些受不了。

谢闻星看出了他的迟疑,伸手把床头柜拉开,看见里面的东西关鹤放轻了呼吸:“你买的?你什么时候……”

“下午去超市,我放在薯片下面的。”谢闻星问他:“你想用,还是我自己来?”

他这句话直接把关鹤问懵了,随后一股血涌上的大脑,头皮都有些发麻。他的手掌贴上谢闻星的脸,很慢很慢地摩挲,目光锁在谢闻星身上。

他突然意识到谢闻星之前在浴室里做了什么,他的目光游弋过谢闻星身上的浴袍。

关鹤拿捏着分寸,让自己的语气尽量不要太兴奋。

“你怎么……这么乖呢?”

谢闻星是睡到自然醒的,没有人叫他起床。看时间已经到中午了,一想到关鹤要跟长辈们说他不下楼吃早餐,谢闻星有些难为情地闭了闭眼。

关鹤不在,谢闻星慢腾腾地从床上下来,身上还有些酸疼,他穿衣服和洗漱的动作都比平时慢。

他下了楼,关母笑着问:

“小谢起来了,舒服些了吗?”

谢闻星应声。他迟疑了一下:“阿姨,关鹤跟您说……?”

“他说你昨晚感冒了,头晕呢,”关母道:“最近换季,我看你是穿得很单薄,要不要加件衣服?你要是没带外套过来可以穿他的。”

谢闻星松了口气,他急忙谢绝了关母的好意。看了一圈都没看见关鹤,谢闻星问:“阿姨,关鹤不在家吗?”

“他被他爸硬拉出去了,说是去看一个新项目。”注意到谢闻星有些失落,关母顿了顿,补充了一个细节:“他走的时候满脸不情愿,很难得看见他这个样子,我都好意外呢。”

谢闻星小声答应,他还想再问问关母知不知道关鹤多久回来,拿在手里的手机震了震。

是关鹤的电话。

谢闻星按下接听。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渐渐柔和,甚至隐约有了笑意,关母就知道打电话过来的是谁了。

想起关鹤早上问了整整两遍能不能不去,她觉得有些好笑。

这两个孩子,也说不清谁把谁吃得死一点。

入夜后,关鹤推开房间门,就看见关纱搬了个椅子挨在谢闻星旁边。

谢闻星在直播:

“在外面,不开摄像头。”

“我锐雯上单还行吧,好久没玩过了,试试。”

“为什么又在外面?嗯……度假。”

关纱离谢闻星很近,眼睛又亮又崇拜。幸好谢闻星没开摄像头,不然这种场面谁看谁暧昧。

关鹤没说话,坐在后面玩手机。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谢闻星跟观众道别后关鹤按灭了手机,他瞟了眼还厚着脸皮想让谢闻星带上分的关纱,皮笑肉不笑:“十一点了,你还不回你的房间?”

“我明天没课,明天周末!”关纱补充:“而且嫂子答应过带我玩游戏,我差一把就能上大师了。”

谢闻星帮关纱说话:“你回来之前……我答应她的。”

关鹤才不管什么大师不大师,他现在只想把谢闻星拉进怀里啃。

昨天谢闻星被他弄哭的样子,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血液沸腾。

偏偏关纱说什么都不走,小姑娘抱着电脑桌:“哥!圆你妹妹一个大师梦吧!这可能是她这个赛季离大师最近的机会,这个赛季对她一个ap玩家来说太不友好了……”

关鹤忍无可忍,忽然道:

“我也要和你嫂子玩游戏。”

关纱狐疑地打量他:“就你?你能玩什么?”

“吃鸡。”

谢闻星愣了愣。

“吃鸡啊?我也要我也要,我会玩的,”关纱还是觉得奇怪:“不过哥你这个菜比怎么会想玩游戏啦,你技术有我好吗?你还和嫂子一起玩,你肯定拖他后腿。”

“你哥技术好得很。”关鹤被她烦得不得了,直接推着她的椅子往外走。关纱坐的是电脑椅,下面有四个滚轮,关鹤推她走,关纱又不敢和他闹得太过了,简直完全没办法反抗。

她不甘心,“你们真的要玩吃鸡啊?你……”

“吃完鸡再吃鸡。”

关鹤说完,一脚把她和她的椅子踢出去,砰地一下关上门。

还上了锁。

被强行驱逐的关纱傻愣愣地在门外坐了一会儿,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关鹤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啊!”关纱捂着嘴叫了一声,脸红心跳地看着那扇关上的房间门。

她忍着,不要去挠门,也不要大吼大叫。

要是现在烦到关鹤,她肯定会被请家教一对一的。

真是的!她哥怎么这么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