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你闪烁一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给亲吗?

谢闻星没怎么思考就说了一声好,他实在不怎么擅长应付这类情况。关鹤想要,那他就给。

何况他也很想同关鹤亲昵。

温热的吻落在唇上,关鹤的手穿过他脑后的发丝,在对方的舌伸进来纠缠时,谢闻星恍惚想起每一次接吻关鹤都喜欢按着他的后脑。

让他不能退避,也没办法单方面叫停。主动权一直在关鹤手里,这是个很强势的姿势。

吻着吻着两个人就到了床上,谢闻星不记得更过分的接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他有理智以后,他意识到自己喉咙里发出了很低的呜咽。

谢闻星被吓得急忙咬了一下舌头,痛觉让他勉强找回了理智:“我家隔音不好…唔!别碰了……”

他听见了关鹤有些絮乱的喘息声。

非常性感,和对方平日里自律的模样截然不同。

谢闻星被关鹤的声音弄得有些腿软,他已经渐渐迷茫了,如果关鹤想要,他大概……真的会不分场合地答应。

幸好关鹤在这时停了下来,他靠着谢闻星闭了一会儿眼,再睁眼时轻咬了一下谢闻星的耳朵:“明天去我家。”

他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谢闻星没有动,过了半天,才红着脸应了一声。

听说他们要回来住,关母高兴得不得了,次日九点多就打电话问关鹤出没出门、两个人午餐有没有什么偏好……

只住了一个晚上就要走,老谢对此也没什么意见,倒是继母居然关心了自己几句,谢闻星颇感受宠若惊。

关纱为此特意在中午回了家,小姑娘就在电梯口等,看见谢闻星从车上下来她哒哒哒地跑向他。

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谢闻星的手臂:“嫂子你手伤好了吗?我看看有没有留疤,之前那些视频吓死我了,我都不敢给妈他们看。”

看着看着关纱又叫了一声:“嫂子你好白啊,比我都还要白呢!手腕怎么也这么细啊……”

她还没摸个够,有人把她的手一下拍开,拉着谢闻星就往电梯里面走。关纱愣了愣,旋即嚷嚷着跟上去:“哥你干什么?我就看看,我什么都没做!你太过分了……”

关鹤不理她,关纱却越说越来劲,电梯升到了走廊口,关母一下就听见了关纱的声音。

“怎么又激动成这样?”关母责备道:“都要成年了,还一天到晚大呼小叫的。”

“不是我的错啊,都怪哥,”关纱笑嘻嘻,“他太霸道了,讨人厌。”

说出那句讨厌时关纱的语气又是小女孩一样的娇嗔,关母无奈地笑了笑。她看向后面的两个人,注意到谢闻星偷偷拽了一下关鹤,大概是想让他别反驳关纱,关母目光微微一亮。

比起上次,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好多了。

吃过午饭,关纱午睡后就要回学校上课,她同样是念的副中,现在在学美术。原本该是司机送她回去,临行前谢闻星忽然说:“我也想回副中看看。”

说来也巧,上大学后他除了大三那年一次都没再进过母校。正好下午也没什么事,他就想顺便去副中看一看。

“学校现在管得很严,进出要刷卡的,好多家长想看孩子门卫都不让进。”关纱眼睛骨碌碌地转,她突然道:“哥和嫂子一起去吧?哥可以刷脸,副中那些老师基本都记得你。一个个恨不得把你的光鲜履历裱起来,用来欺骗我们这些学弟学妹好好读书……”

不用她多说,关鹤便点了头,他从司机那儿拿过了钥匙,关纱见状欢呼一声就推着他往电梯口走。

像关纱说的,副中的老师都认得关鹤。有了一位女老师帮忙他们很顺利就进到了学校。

副中对他们两个来说都太熟悉了,绕过球场就是大操场。要是等到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这里就变成了学生们的约会圣地。在漆黑不见五指的操场上,经常会有情侣依偎在一起散步或者接吻。

谢闻星还记得,高中部的总主任非常心机,最喜欢在晚自习后提着手电筒来操场上抓情侣,常常一抓一个准。有次他和关鹤也在操场上瞎逛,主任突然来堵人,周围的情侣都在惊慌地逃跑,只有关鹤,在主任气势汹汹的逼问下不慌不忙问了个好。

他们两个都是男生,主任一时之间没想到那方面,关鹤态度自然地把主任忽悠走了。从头到尾关鹤都死死抓着他的手,谢闻星心慌得不得了。

主任手里的电筒如果再向下点就能照到他们十指相扣的惊人场景,要是主任再仔细些,还能发现谢闻星不仅嘴唇是破的、衬衫扣子也没扣好、锁骨还被人咬了一口,留下了模糊的牙印……

关纱在车上说,让他们一定记得从操场翻出去,在围墙另一面是他们学校的表白墙。

她说那里有八百个人排队给她哥表白,都成了学生之间私下流传的风景名胜了,千万要去看一看。

等真的翻了过去,谢闻星才意识到关纱确实没有开玩笑。

这是一条购物街的小巷,附近墙面到处是色彩张扬的喷漆涂鸦,有一面墙上贴了无数的便利贴、小纸条……

有很多便利贴都是给心仪对象表白的,短一点的就是一句xxx喜欢xxx,长一点的简直写成了小作文,从初遇时的心动到现在想尝试发展一下,谢闻星边看边笑。

还有奇葩一些的:

[高二三班陆一琛,男,荣耀王者、贵族v8、外冷内热小哥哥、可盐可甜小狼狗

缺女友:

要求不高,带我脱单就很好]

……

谢闻星一路看下来,还有很多纸条告白对象都是一个人:

[那个考上了常春藤的学长,明人不说暗话,宋泽薇暗恋你很久了]

[表白以前的校草,高我七届,名字里有一只鸟那位]

[曾经高三一班的关鹤同学,咎于我们班主任把你拿着offer的照片挂在高考倒计时旁边,每天一抬头就能看见你的帅脸,这几天发现自己心跳有点快,大概是弯了

我是男生,你要是能看见,加vx*********,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打赌输了来表白,关鹤同学,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真的非常牛逼了。

“学长,”谢闻星笑着道:“人气很高啊。”

关鹤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他没看多久就在旁边点了烟打发时间,听见谢闻星说话才转过来看那些留言。

看了一会儿,他又把视线移开了,有些兴致缺缺地附和了谢闻星一声。

谢闻星不奇怪他是这个反应。跟这些多少带着玩笑意味的喜欢不同,以前关鹤读书时收到的表白要比这厉害多了,他条件这么好,工作后肯定更不乏示好。

就算是他,也很难不被关鹤的美色吸引。就像现在,谢闻星看着他抽烟,那么好看的一双手,吐息间白白细细的烟雾朦胧了英俊的五官。

谢闻星忍不住一直看。

等关鹤望过来,谢闻星才察觉到自己的视线太过于明目张胆,他和对方对视了须臾,关鹤忽然把烟头按灭在表白墙上。

烟掉下来,关鹤踩灭了剩余的火星。

谢闻星有些不自在:“还剩这么多,你不抽了?”

“不抽了,今天才换的烟,没想到味道这么苦。”

关鹤说话时一直盯着他,谢闻星被看得心里发憷。前者唇角微微扬:“太苦了,你帮我去一下味。”

“?”

没等他明白这话的意思,关鹤靠了过来,轻而易举就分开了谢闻星的唇。气氛开始升温,手指点过肌肤,混乱至极中谢闻星听见把他压在墙上的关鹤恶人先告状:

“干嘛那么盯着我看……看得我都有感觉了。”

他身后全是学生们写的表白,被表白的对象把谢闻星按着亲个不停,放肆得不得了。

关鹤甚至让他们尽可能的贴近,肢体相触时充分向谢闻星说明他是哪方面有感觉。

等关鹤终于亲够了,他心满意足舔了舔自己的唇。

“不苦了,”他说,语气里带着笑:“你嘴里很甜。”

谢闻星被他难得展现出的流氓气慑住了,尤其是那句甜,越想越暧昧,都快让谢闻星整个人烧起来。

“看了这么多表白,你想要表白吗?”

关鹤和他靠得很近,几乎贴着谢闻星说话。

和当初在操场上一样,拧开的衬衫纽扣、锁骨上面的牙印、一脸自然又占尽他便宜的关鹤。

“确认关系那天我什么都没说,现在给你补一个。”关鹤学着表白墙上那些留言的样子:“初三七班的谢闻星同学,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说了……”

记忆里唱着歌的少年,笑起来有双灿若星辰的眼睛。

一眼就掌控了他的视线。

“你闪烁一下,我的世界火花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