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男朋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个吻带着讨好的意味,甚至仓促得有些青涩。谢闻星说完那句话后紧张地看着关鹤,这是他能想到最后的办法了,如果这样关鹤都还表现出抗拒,他真的……

手落在他的肩膀上,谢闻星心里一颤。

他被往前一拽,整个人跌进了另一个人怀里,周遭都是木棉细腻绵长的香气。关鹤低下头吻他,和刚才谢闻星那种小动物一样的碰触不同,这个吻潮湿又缱绻,炙热得令人心神摇曳。

缠绵之中,谢闻星感觉到关鹤的手……

即使被亲得喘不过气来,谢闻星也知道再搂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他试探着去勾关鹤的脖子,他的动作令亲吻他的男人顿了顿。

极佳的自制力让关鹤只在谢闻星唇上不轻不重咬了一下,他嗓音低哑:

“你什么意思?”

“就、就这个意思。”天知道谢闻星说出这句话用了多大的勇气。关鹤却慢慢放开了他,谢闻星急忙去拉对方的手腕。实在直白得过分了,根本不懂一点儿**的技巧。

关鹤被他硬拉过来,忽然莞尔。

“可这里什么都没有,这是单人套房,会很痛,你还可能流血。”

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谢闻星脸上本就没消掉的红色蔓延倒了脖颈,他喏着声音说了句什么。太小声了。关鹤凑过去:“没听见,你说什么?”

“没关系,”谢闻星深吸一口气:“我不怕流血。”

他说话时眼神有些躲闪,显然是害怕的。

他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去打架拼命,关鹤看着看着就笑了。

真的好可爱。

他亲了一下谢闻星泛着红的脖颈,柔声道:“可是我怕你流血,以后再说。”

他又问,“而且我们这样算什么?”

他其实已经知道了谢闻星的意思,但谢闻星的反应实在太有趣了。原来不管过去多少年,面对自己的心上人时他还是跟小男生一样恶劣。

想使坏,想看见对方因为自己害羞。

“你不是说你追我吗,”谢闻星吞吞吐吐的:“那……你现在追到了。”

“你有安全感了?”

谢闻星点头,说正事他还是摆正了态度:“从你挂我电话起就有了,我后来想了想,印象中你只跟我一个人生过气。”

在回忆每一次吵架时,谢闻星也想起了很多过去没有注意的细枝末节,关鹤这个人其实非常容易让人误会他脾气好。无论是黎衍作死、同学之间发生摩擦、被女生追着表白……他都不会有什么特殊反应。

事实上他可能只是太冷感了,对很多人和事都不在意,自然就显得脾气不错。

唯独对上自己,关鹤跟什么易燃品似的一点就着。

“我觉得你跟我生气是因为在乎我,这样就很好了。”注意到关鹤的神情逐渐柔软,谢闻星趁机把话题绕了回来:“你现在消气了吗?”

“早消了,”关鹤顿了顿:“我想要一个承诺。”

谢闻星没说话,眼神却明显在问他要什么。这样的眼神让关鹤没由来地觉得他要什么谢闻星都会给。

那是不是他要谢闻星戒游戏、只给他一个人唱歌、只对着他笑,谢闻星都会说好?

算了。

他打消掉这些突如其来的幼稚念头。像谢闻星说的,在一起就很好了。

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嫌我烦。”

“我怎么会觉得你烦?”谢闻星笑了,几乎有些不可思议,“我就算嫌自己烦也不会嫌你烦的,我真的……很喜欢你。”

简单直率的语言,却轻而易举将关鹤心头的利刺剔除。谢闻星说话时一直看着他,像满心满眼都只有他一个人。

关鹤心软了,大概男人都会喜欢这样漂亮又乖巧的伴侣,亦或者因为谢闻星无论做什么都很对他的胃口。

“乖孩子。”

他用呢喃一样的声音说话。

这句话让谢闻星脊髓中都仿佛涌过了电流,来不及笑话对方的语气像变态,关鹤把他拉了过来,他们拥抱在一起。

“如果骗我,”关鹤的手轻轻抓着谢闻星的头发,拇指摩挲过他的眼角:“我就干-死你。”

第二天早晨,关鹤开门时还是把谢闻星吵醒了。

谢闻星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翻身起来,他昨天为了舒服睡觉时换了关鹤的衬衣穿,套上自己的裤子后谢闻星匆匆跑向了门边,他想看着关鹤出门。

关鹤的助理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被助理用看狐狸精的眼神看着,谢闻星突然呲牙咧嘴朝对方做了个鬼脸。

特别丑那种。

大概是他的鬼脸太丑,助理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谢闻星没绷住笑了一声,关鹤扭过头来看他。

想也知道是谢闻星做了坏事,关鹤看了眼他光着的脚,突然弯腰把他抱了起来。

实打实的公主抱。谢闻星虽然个子高,因为瘦,抱起来也不费什么力气。被一下抱离了地面谢闻星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的视线乱瞟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关鹤抱着他的小臂上。

肌肉凸了起来,看上去很硬。

助理眼睁睁看着刚才还气焰嚣张的狐狸精缩成了一团,被放上床后,还非常软地扯了一下他们先生的西装袖口:“你……你多久回来啊?”

“下午就回来了。”

“那一起吃晚餐?”

关鹤点头。

日尼玛,太宠了。助理这分钟感觉即将窒息。

下午谢闻星去机场退了酒店,顺便把自己的行李取了出来。他来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关鹤迟迟不见他,他是真打算在这边蹲点的,为了不耽误直播,谢闻星干脆连电脑和摄像头都带了过来。

关鹤回来得有些晚,原本是打算带谢闻星出去吃饭的,想不到开门时谢闻星已经在播了。看见他进来,谢闻星打了个招呼就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关鹤识趣地没去打扰他,想了想,干脆订外卖了。

“这把ban谁?想玩把卡特,把加里奥锁了吧,不想看见这个傻逼英雄。”又开了一把游戏,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刚扭头想看关鹤在做什么,一双夹着酥皮豆腐的筷子伸了过来。

谢闻星自然而然地张开嘴。

“有点烫,你吃慢点。”

谢闻星边点头边嚼。

[我日!]

[我不仅看见了男人的手,还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老公你出轨,女孩我跳起来就是一个爆哭]

[啊啊啊啊啊这个小哥哥声音也很好听啊,又温柔又性感!]

[手也很好看!手指好长!还白!]

“看什么看,有我好看吗?都不准看了,再看收钱。”谢闻星心里有一丝暗爽,他逼逼几句后才想起来选英雄,一看自家的ban位谢闻星有些没反应过来:“我的卡特被锁了?为什么现在还会有人锁卡特?”

[卡特现在打野很猛啊]

[再猛正常人也不会锁卡特吧?]

[谁让你就知道吃,信号也不发,吃死你算了]

[啊啊啊宝宝你解释一下你在哪儿?我好像看见了你后面的床脚,这么大的房间不会只有一张床吧?]

……

[还用解释?摸神明显在睡男人啊]

一语激起千层浪,见关鹤还在那边拆其他的外卖盒,谢闻星也压低了声音跟着他们闹:“嘘,他害羞。”

[本女友粉今天就要流下热泪]

[你简直可以,睡男人?蓝鲸最后一个直男主播弯了?]

[至少摸神是钙圈稀缺的1,爱过,放你走]

[只有我好奇老摸找的受长什么样?手和声音都不错,脸应该也不错?]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啊,神他妈受。

谢闻星都要笑死了,听着后面传来了脚步声,他反应迅速地关掉了弹幕。

“可乐和红茶,要哪个?”

“可乐。”

关鹤帮他把吸管放进去,谢闻星拿过纸杯咬住吸管口。

“少吃一点,订的正餐还没送过来,刚才问前台,她们说附近有家西餐厅很好吃。”

谢闻星嗯嗯嗯。

不得不承认,关鹤在这些方面一直很温柔。

等关鹤走了,谢闻星打开了弹幕准备继续乐一乐,可惜画风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

[感觉好像喂小动物……]

[我怎么觉得老摸好软,是因为他今天不够骚吗?]

[我也觉得他今天没骚起来,气场被人家压下去了,听话得一批]

[说真的,刚才那个我更愿意相信是摸神的金主爸爸]

“金主爸爸?”

关鹤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谢闻星手一抖,一不小心加到了w技。

弹幕也看见了他的失误,嘻嘻哈哈嘲笑谢闻星心慌得一批。谢闻星也知道不能再闹了,看见弹幕都在要求他介绍一下后面的人,谢闻星说:“这是我朋友……”

关鹤的手放在了他的后颈上,有些威胁的意味:“朋友?”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语气,绝了,请大家品一下什么叫攻受分明]

[让你乱几把说话,人家不乐意了]

关鹤捏了一下他的脖颈,意思很明显。

谢闻星轻轻咬了下唇:“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