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做错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关鹤离开那天,谢闻星去医院拆了线。

沈医生叮嘱他刚拆线要注意保护手臂,最好别做太繁复的运动。

谢闻星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我要玩游戏……?”

沈医生了解他的情况,想了想道:“一天最多四个小时,不能连续,中途必须要休息。”

谢闻星答应了。

回到家,时间在微信群里疯狂呼唤他:[来玩啊,峡谷啊,吃鸡啊,守望啊,老子现在看见你就跟看见刑满释放的囚犯似的,好几把激动]。

谢闻星也很激动:[玩玩玩,八百年没碰过键盘,我手都要发霉了]

flash欢呼一声:[战斗到天明!]

eve的辅助:[正好我们最近轻松,今晚一起吃鸡?老子二十四小时内不想看见英雄联盟这个游戏]

……

谢闻星当然没什么异议,关鹤加了他的lol好友,他一上线对方就能看见,但吃鸡不一样了,他就算在里面玩一整天关鹤也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有医嘱在前,谢闻星也不敢太浪了,他跟另外几个人定了时间,接近直播时他才启动了电脑。

刚要进直播间,他收到了关鹤的微信:[今晚要播?]

谢闻星回了个嗯。

[注意手,不要玩太久了]

[好啊好啊]他答应得很痛快。

谢闻星鸽了近十天,他一开直播,无数蹲点的观众开始疯狂刷屏。

[我日!!我的摸!!我好想你!!]

[没有崽崽可看的日子我感觉我要死了]

[都怪朝宁发疯,打人不打脸、打网瘾少年不打手,江湖规矩都不懂的?]

[摸摸手伤好了吗?]

“基本好了,”谢闻星对着镜头晃了一下自己的小臂:“今天拆的线,医生技术很好,是不是看不出痕迹?”

弹幕应和着他的话,谢闻星开了加速器,进到绝地求生的界面后拉了时间他们。

[eve两个、加上时间和摸神,今晚豪华套餐啊?]

[不是我说,摸神玩这类射击游戏是真的菜,玩ow也一样抠脚]

[还是要靠弗皇carry]

“谁在夸我菜?”谢闻星看着弹幕:“对,今晚我sorry全场,给你们展示一下什么叫反向吃鸡。”

[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喜欢你不要脸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绝了,喷你菜你还得劲]

跟弹幕说得差不多,进了游戏谢闻星基本属于划水选手。玩了几把才渐渐有了手感。打到第六局终于吃了一次鸡,感动得观众纷纷刷礼物,直叹flash拖家带口辛苦了。

玩游戏时谢闻星很难有时间观念,等他接到关鹤的电话,他才惊觉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

“你等等,我插个耳机。”谢闻星手忙脚乱把手机耳机插上,一边盯着屏幕晃动鼠标,一边跟那端说话:“怎么了?”

“小谢你跟谁讲话呢?”

“哥好像接了个电话,要不躲一躲?”

“躲个屁啊,都跑毒了兄弟。”

谢闻星又问了一遍:“你打电话是因为我玩游戏太久了吗?马上啊,我很快打完,这把结束我就不打了。”

关鹤声音淡淡的:“你玩多久了?”

“四、四个多小时吧?……可能四个半?”

“沈医生跟你说不能超过几小时?”

谢闻星心虚:“四小时。”

“别玩了,退游戏。”

他说得干脆直接,谢闻星愣了愣,这种被对方管着的感觉……有点突兀,但也算不上讨厌。关鹤这么把控他的游戏时间,让谢闻星觉得对方的确非常在乎自己。

“你别担心,其实我手不疼的,”谢闻星放软了声音:“我感觉这把能吃鸡,玩完这把就停好吗?”

“你还要不要你的手?”

“要要要,就一次……好不好?”

那边沉默了下来,谢闻星以为关鹤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他的行为,谢闻星干脆直接问:“我先挂了?一会儿给你打过去……喂?这什么……?!”

他惊讶地看着突然弹出来的界面,是来自蓝鲸的系统提示,那上面说,他的直播间被超管锁了,五小时内不能开启。

和他连麦的几个人也都炸了。

时间:“小谢你怎么了?超管有疾病?”

flash:“哥粉丝都跑我这边刷屏了?”

eve辅助:“超管锁房间?为什么锁不给个理由?喷他kill走一波。”

也就是闹哄哄的空当,谢闻星操作的游戏人物被对面用枪打死,屏幕变成了黑白。

“你们别乱骂,”谢闻星顿了顿:“你们继续,我有点事。”

不用想也知道超管是谁找来的,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又在耍无赖,对关鹤的态度也敷衍至极,他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谢闻星开口:“我刚刚……”

“你手不疼吗?”

谢闻星实话实说:“其实不怎么疼。”

“那你继续玩吧。”

关鹤态度也冷了下来。这其实不是他们第一次因为游戏发生矛盾,高中最开始认识谢闻星,对方也是一副离了电脑就要死的样子,后来即使谢闻星向他保证过戒网瘾,关鹤也不得不时常去网吧抓人。

谢闻星现在这个样子,实在和以前犯浑的模样太像了。关鹤有些没忍住:“你想玩就玩,玩出毛病随便你。”

谢闻星一下就慌了,他急忙道:“别生气了,是我不对,对不起……你今天是不是很忙啊?”

关鹤不理他。

“我保证、保证没有下一次了。我好久没碰游戏了,玩起来收不住,我以后一定看时间,”谢闻星小声道:“你说句话好吗?不要不理我。”

他的声音小小的,从手机那端传来,显得忐忑而讨好。

关鹤心软了,又一次。

他叹了口气:“以后别这样了。”

话是这么说,真正打游戏的时候,人其实是很难控制时间的。

一盘游戏玩多少分钟根本不受玩家的控制,谢闻星为了防止又惹关鹤不高兴特意多关注了时间,眼看着离四小时还差四十分钟,他理所当然开了把排位。

谢闻星想把自己的rank打回来,他看了看一区的rank天梯,如果判断不错,这局打完他就回前二十了。

开了比赛,谢闻星伸了个懒腰。

为了以防万一,他特意拿了自己最擅长的ad位。可打着打着情况渐渐有些不受控制,对面认得他的id,从一开始就在疯狂针对谢闻星的发育,开局居然全部跑到下路团。

谢闻星心态好,他当主播以来被针对习惯了,弹幕正在夸他稳、心理素质是真的强,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谢闻星察觉到了什么,他瞟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心里隐约有些烦躁。

他的烬被蹲了一波,死了。

谢闻星摘了麦去接电话。

观众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却能从摄像头看见他的眉头慢慢蹙起,不明所以的观众嘻嘻哈哈:

[老摸这把真的倒霉,打野不会抓,他能怎么办?对面那些妖怪简直跨越峡谷追杀他]

[有没有人记得上次吃鸡摸神也是接了个电话,然后直播间就进超管了?]

[死亡电话,赌一块钱摸神即将掉线]

[巧合吧,谁家查岗这么牛逼啊?]

那句弹幕刚飘过去,直播间就被超管封掉了。

房间是锁了,谢闻星还是能看见弹幕的:

[卧槽?又这样?]

[摸神怎么回事?rank赛都能断,不会临时找代练去了吧?]

[神他妈锁房间不给理由,哪个主播能忍?陆瑶瑶上次被锁十分钟都没忍住爆粗了,直接把超管骂成傻狗]

[心疼,老公心态是不是要炸了?]

谢闻星不说话,关鹤也不说话,相互安静片刻后,关鹤听见电话那端的谢闻星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对不起,我没看时间。”

关鹤正要说话,他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然后是很明显的换气声。

谢闻星点烟了。

很长一段时间关鹤没看见谢闻星抽烟了,因为要去江曜的酒吧唱歌,这段时间他都有意保护自己的嗓子。看来不仅是他,谢闻星心情也很烦躁。

又是这样。

和高中时真的太像了,他一管,谢闻星虽然表面答应,但一些小动作常常泄露他的心思。

谢闻星觉得很烦。

他知道谢闻星面对自己,习惯性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仗着他喜欢他为所欲为,就只知道用撒娇敷衍问题。

这些他都可以忍。

但他忍不了谢闻星觉得他烦。

七年前,大雨滂沱的初夏,还是少年的谢闻星对他说,他觉得他不值得了。

就算知道那并不是谢闻星的真心话,这么多年,当时冰冷的场景早就成了他心里难以剔除的刺。

关鹤道:“随你开心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谢闻星一怔。

怎么……就挂电话了?

关鹤不想管他了吗?

谢闻星试着打电话过去,关鹤还是不理他。

他呆住了。

他以为他把那点烦躁藏得很好,想不到关鹤居然看了出来,懊悔止不住地涌上心头,谢闻星把烟按灭在一边。

他明明答应了关鹤不超过四个小时啊。

他还保证过了,斩钉截铁说以后不会这样。

房间锁了就锁了,有什么好生气的啊……

怎么办?

他又做错事了。

他是不是……该去哄关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