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爱的小游戏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驻唱的最后一晚,江曜特意来了酒吧找谢闻星,想请他吃个饭、或者干脆找地方喝点酒。

他到得有些迟,再过大概半个小时谢闻星和乐队就要下班了。江曜进门时谢闻星正好休息,注意到谢闻星一直看着一个方向,江曜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那边是个卡座,坐了两个年轻的男人。

其中一个在兴致勃勃地说话,另外一个显得心不在焉,即使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难接近,但就凭那张脸,也惹得不少人看了又看。

“我日……”江曜怪叫一声,惹得谢闻星扭头看他:“老子居然看见了自己的青春期阴影。”

谢闻星有些诧异地嗯了一声。

“你不会没认出来吧?副中高我们两级那个学长啊,好像姓关?”

谢闻星觉得好笑:“我认识,可他为什么成了你的阴影?”

“你居然忘了?我以前陆陆续续喜欢过两个学姐一个同级,我去表白,我靠,三个都拒绝我,三个的理由都是喜欢他,”江曜一脸苦逼:“第三位学姐拒绝我的时候我真心想揍他,可惜打不过,惹也惹不起。”

谢闻星没忍住,哈哈地笑了出来。乐队的人过来叫他上台,谢闻星边笑边对江曜点了点头。

他上台唱歌了,是首粤语歌,谢闻星唱得很好听。

江曜听了会儿离开了后台,他一出去就被一位吧妹叫住,女孩有些迟疑地看着他:“老板,那边那两位客人找您……”

她以目示意一个方向。

巧了,刚好是江曜青春期阴影的位置。

江曜走过去。近些看,这两个人面容就越清晰。

事实上他对关鹤的印象已经非常模糊了,只记得是个很好看的男生。今天一见,“好看”这个印象也确实不错,只不过对方已经从男生变成了眉目深敛、气质沉稳的男人。

关鹤对面坐的人看起来也有几分眼熟,似乎同样是副中的学长。

“二位好,”江曜笑道。他记得无论是关鹤还是另一位背景都不小:“请问有什么需要?”

黎衍见老板来了,稍微坐直了些,他盯着江曜的眼睛问:“你们这儿能点人出台吗?”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这类服务。不过如果公主自愿那就相当于出台了。”

黎衍哦了一声:“不能强人所难是吧?”

江曜刚要答应,黎衍的目光落到了谢闻星身上:“我点他可以吗?”

江曜有些恍惚,黎衍笑眯眯地掐灭了他的希望:“就正在唱歌那个。”

“这…要自愿的……”

“那你帮我问一下他愿不愿意,价格好商量。”

愿意个屁。

江曜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面上还得对这位祖宗客客气气:“不好意思先生,他只是临时的驻唱,他不靠这个吃饭,这些事他应该是没有兴趣的。”

“临时驻唱怎么了?临时工比较了不起?”黎衍戏瘾上来了:“不陪-睡是吧?不陪-睡我就把你们这儿砸了,老板您看着有些眼熟,在上海是不是不止一家酒吧?报个名字,一起给您打包砸了。”

“……”

眼看他说得有模有样,就算这些话异常傻逼,黎衍身上的浑劲儿也让江曜有些忌惮。

偏偏这时候,黎衍指了指一直没说话的关鹤。

“你别弄错了,你跟唱歌的小哥哥说,是他要的人。”

江曜虽然不怎么记得黎衍了,对关鹤的记忆还是非常深刻的。黎衍这么说江曜更加心惊肉跳,他看着关鹤,小心翼翼问:“您找他干什么啊?”

“还能干什么,”黎衍嗤笑:“当然是干啊。”

江曜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我找他……”关鹤想了想:“教我打游戏。”

本来以为自己说得比较正常,江曜应该就不会这么戒备了,想不到他说打游戏,江曜居然露出了更惊恐的神色。

黎衍已经在旁边狂笑了:“对对对,教阿鹤玩游戏,玩爱的小游戏啊。”

关鹤有些无语,黎衍还在演:“你把他叫过来,他不愿意是他的事,你要是不叫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样吧,他唱一晚上多少钱,我们帮他给了,不做什么,就当买他的时间行吧?”

江曜拗不过,等谢闻星下台后还是叫了他。在后台对着谢闻星嘱咐了一大通,江曜有些急:“怎么偏偏最后一晚遇见这种事……你小心点,我跟你一起过去,你放心……”

谢闻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唱歌时就看见黎衍一直跟江曜说话,看黎衍一脸坏笑估计就没说什么好事。

他去了那边的卡座。

注意到谢闻星过来,黎衍对他嬉皮笑脸。他一只手轻轻拍了下关鹤的肩膀,说话时看着谢闻星:“小哥哥,他点你出台,赏个脸呗?”

“你……”

江曜站在谢闻星后面,听见他犹豫不决的声音,眼睛都冒了红。

他正要去把谢闻星拉走,站在他前面的人说:“你来接我吗?”

江曜一愣,他急忙上前一步,看见了谢闻星的眼睛。

那里面哪是害怕或者耻辱。

分明是略微的不好意思,还有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

“你干嘛跟着黎衍欺负我同学?”谢闻星上了车,边系安全带边说话:“江曜认识你,人家本来就把你当青春期阴影,你皮这一下他对你印象可能更差了。”

关鹤漫不经心地唔了一声,分明对江曜的想法毫不在意。

有时候谢闻星不免觉得,关鹤这个人真的有些薄情。时间也说过要不是跟谢闻星关系好,关鹤估计不会主动加他的微信,之前其他主播发好友申请关鹤就一个没理。

他的好和温柔是分人的,典型的双标。

明明是性格缺陷,为什么老子会这么爽?

谢闻星正在胡思乱想,关鹤在旁边说:“我后天要出差,大概走一周。”

“嗯?去哪里?”

关鹤报了个地名,南方的大城市,和上海隔了千里远。

“没办法陪你拆线了,我跟沈医生打过电话,他让你后天上午随便找个时间过去。”

谢闻星答应。

“我走以后要按时吃饭,晚上不要吃太辣的东西,少吃宵夜。”

“好……”

“过了凌晨不要玩游戏,九点以前起床吃早餐。”

“知道了知道了。”

谢闻星有点好笑,怎么感觉关鹤像在养儿子?

车内沉默了一会儿,他听见关鹤说:“回去加一下lol好友。”

“你终于要重回召唤师峡谷了?”谢闻星一下来了兴趣:“你新号什么段位?青铜是吧?以后我就是你的王者爸爸——”

“不是,我不玩游戏。”

“那你加我好友干嘛?”

“看你的历史战绩,”关鹤侧过来瞟了他一眼:“如果你又熬夜玩游戏,回来我就断你的网。”

谢闻星愣住了。

怎么会有控制欲这么强的人?

反应过来他又有些不甘心。关鹤要走他确实是舍不得,但他刚刚也想通了,他原本打算趁着这段时间把自己的rank熬夜打回来……

不等他抗议,关鹤继续说:“刚才在酒吧,黎衍说他想起来了一件事,关于你id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又不是什么大事,取这个名字就是觉得好玩。”谢闻星有一点心虚。

取这个名字,分明就代表着他从头到尾没忘记过关鹤。

六年前副中的大讲堂,讲师在讲台上侃侃而谈。

因为是关于学生心理健康的讲座,在全校都抽了人,谢闻星、关鹤跟黎衍都被抽到了。

难得可以跟谢闻星光明正大待在一个教室,关鹤没理由拒绝。黎衍见太子都没有逃课的意思,他作为合格的狗腿自然跟着关鹤去听讲座。

那时关鹤跟黎衍都升入了高三,和整天惹事的黎衍不同,关鹤不仅要自己学习,还要抽出时间辅导谢闻星,他有些犯困,讲师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就成了最好的催眠剂。

关鹤趴在桌上睡着了,少年枕着自己白皙健壮的小臂。微微起伏的睫毛、额前的发丝和挺直的鼻梁像一幅画,谢闻星觉得有意思,忍不住想去碰碰他。

他的小动作被台上的讲师看见了,从一开始进来他们几个人就不安分,黎衍坐在前排玩手机,讲师没办法吼黎衍,干脆吼了谢闻星:“你们两个,你摸我一下、我摸你一下干什么呢?”

关鹤头都埋着,讲师不知道他是谁,态度自然非常恶劣。黎衍站起来大声道:“报告!阿鹤在睡觉呢!他没有摸小谢。”

大教室四面八方传来窃窃的笑声。

谢闻星恼羞成怒,他踢了黎衍的椅子一脚,黎衍居然夸张地哇了一声。讲师在上面就要发作,看着黎衍的脸硬生生忍了下来。

他们闹得动静大,关鹤被吵醒了,本来他是有些微起床气的,关鹤皱着眉,心情略感糟糕。

也就是这个时候,谢闻星为了方便看他,歪了歪头凑过来。

“你醒了吗?”他说。

撞进关鹤视线的,是谢闻星带了些笑意的眉目。

好漂亮。

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倒流,关鹤睡不着了,眼神也有些飘。

他想把这颗近在咫尺的星星摘下来。

想上他。

想藏起来。

是他的,谁也抢不走。